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文化中国的地缘政治

作者:南开大学 李东君

  学者的抱负,由西北边疆史地,转向海国志,从魏源开始。
 
五条历史地理线
 
  地缘政治,其来有自,《战国策》已有之。
 
  策士们游走各国,活动在长江与黄河之间,围绕“秦岭—淮河”一线。这一线,是自然地理上的中国南北分界线,也是中华文明的中轴线。孔孟和老庄,都是这一线上的人物,汉唐两帝国,都在这一线上崛起,所谓“逐鹿中原”,就在这一线。这一线,还是政治地理上的王朝生命线,控制这一线,就能建立王朝。
 
  秦汉以后,地缘政治空间往北,越过黄河,进入华北大平原,拓展了“龙门—碣石”一线,这条线是农牧分界线,也是帝国生命线,万里长城就分布在这一线,握住这一线,王朝就能成长为帝国,丢了这一线,王朝就窝在中原难以进展。农牧文明在此融合,一旦成熟,就能生长帝国。
 
  跨越长城,往西北去,有“阴山—天山”一线,这一线,是帝国边际线。汉唐盛世,也有翻过帕米尔高原,驰骋中亚之时,但总体上,还是“不教胡马度阴山”,地缘政治未能超越这一线。
 
  回到中原,我们往南看,还有一条线,便是江南及长江流域一线,这是王朝中国的底线,守住这条底线,还有个南北朝的局面,使王朝得以安生,丢了这条线,异族就能入主中原。
 
  从江南南下,至东南沿海,还有“下西洋”一线。这一线,是中国海权线和海外贸易线,中国近代史就在这一线上开端。由沿海一线发动,江南一线推进,两条线合力,为共和国接生。
 
  这便是中国历史上的地缘政治大视野,是从古代到近代形成的地缘政治大势。
 
  关于地缘政治,明末有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和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将经国之略,用兵之术,钱粮之用,放在山川形势、国土区划及其历史沿革中来考察,但两者体例不同。
 
  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指出,《天下郡国利病书》属于资料长编性质,并非系统著述,长于对国计民生考察,“实一种政治地理学也”,或称“历史的政治地理而已”。而《读史方舆纪要》则着重于军事,“实为极有别裁之军事地理学”,“其著述本意,盖将以为民族光复之用,自序所言,深有隐痛焉”。张之洞《书目答问》亦认为,《读史方舆纪要》“专为兵事而作,意不在地理考证”。
 
  此二书者,以地理为经,历史为纬,自成一文化中国地缘政治格局。然其所谓地理,尚囿于本土两河流域,所言海域,不过南洋、东瀛而已。近代,海域大开,列强西来,取代游牧民族,环伺中国,亦商亦战,游弋“中国海”,以制海权,立通商口岸,国人地缘政治视野,遂转向海域。
 
破了文化底线
 
  魏源有了新的地缘政治著作——《海国图志》。
 
  其视野,焦点已非中原,而在海疆,从广州到上海,从上海到天津,沿海这一线,成了近代中国的生命线。传统天下观,尽管很少有过海洋抱负,但也向这一线倾斜了。学者的抱负,由西北边疆史地,转向海国志,从魏源开始。
 
  “海国”,乃相对于中国而言,中国之外,都是海国。“海国”的提出,是天下观的新发展,将天下分为中国和海国,天朝居中国,四夷居海国,所以《海国图志》里面没有中国,以示天朝不与四夷为伍。在《海国图志》里,言及外国,皆一“夷”以蔽之。除《海国图志》,魏源还著有《圣武记》,魏这两本代表作,或述本朝以“圣武”经营中国,或言当下,欲以天朝“圣武”经营海国。这两本书,加上他那套《皇朝经世文编》,而成一帝王学体系。在帝王学里,制夷,与其说是爱国主义,而毋宁说是王权主义。更何况,以世界为“海国”,显然忽悠了地理常识,与“中国—海国”的说法相应,魏源就难免不顾事实,将横跨欧亚大陆的俄罗斯,划在他指定的“北洋”国里。
 
  魏源的《海国图志》扩充了天下观,尽可能搜罗海国,把它们都搬到天下观里去,治国平天下的视野,从西北边疆转向东南沿海,由此而发展出一套新天下观——以经营海国为目标的天下观,其经营之道,除了攻夷、治夷、制夷,此外,他喊出了新的口号:“师夷之长技以制夷”。
 
  《海国图志》初问世,好评如潮,郭嵩焘称赞它可以“考览形势,通知洋情,以为应敌制胜之资”。后来,批评渐起,对于“以夷攻夷,以夷款夷”,冯桂芬以为是“自居于纵横家者流”,“欲以战国视诸夷”,“徒逞谲诡,适足取败而已”,不过,他对“师夷长技以制夷”,还算满意。
 
   “师夷”说,迎合了举国上下同仇敌忾,面对强敌却又无可奈何的人心,因而一纸风行。言出如箭,不可乱发,连这样的话都说了,价值观也就成了兵法,凡事都可以兵不厌诈。
 
  要“师夷”,就要取消华夷之辨;要华夷之辨,还要“师夷”,就会破了师道。魏源两者都要,他把矛盾放在这句口号里,只管有用,不问原则,两条原则,在一个口号里打架,而生机会主义。其后果很严重,以机会主义立人,做人的底线就破了;以机会主义立国,治国的底线也破了。
 
  以文化立人立国,原本崇尚“天地君亲师”,师道破了,文化也就破了。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3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