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一生堪景仰,两书值千金

作者:实习生 周静研

WDCM上传图片

 
 
  2018年正值著名文学史家、杂文家陈子展先生诞辰120周年。近日,“纪念陈子展先生诞辰120周年暨《陈子展文存》出版座谈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陈子展,湖南长沙人,原名炳堃,字子展,上世纪30年代以来历任《读书生活》主编、复旦大学等校教授,是我国文坛一位有杰出成就的学者。他早年间在中国近代文学研究、中国古代文学及文学批评史研究上贡献颇丰,其《中国近代文学之变迁》和《最近三十年中国文学史》两部著作着眼于1898年至1928年三十年间中国文学的发展变迁,别开生面,不落窠臼,堪称近代文学研究的两部开山之作。赵景深先生特别称赞其书“有他自己的研究心得,并且时带诙谐,书中文笔流畅,条理清楚,对文学大势说得非常清楚,读之令人不忍释手。”
 
  自40年代中期对《诗经》的语译尝试开始,直至晚年,陈先生的研究重心转到了《诗经》和楚辞。这也是他毕生钻研最深、成就最大的领域。陈先生自语“一生所在,唯此两书”,指的就是《诗经直解》与《楚辞直解》两部专著。在写作时,他特别提倡遵循历史唯物主义,“不苟同,不苟异,不溢美,不溢恶”,“不读遍天下书,不妄下断语”。复旦大学陈允吉教授回忆先生曾幽默地称自己的研究是“和古人扯皮”、“和今人抬杠”。这两部《直解》共经八次改易,荟萃名家与别具一格两大特点兼备,历来广受学界赞誉。
 
  陈子展先生曾用笔名楚狂、楚狂老人、蘧庐、大牛、湖南牛等,其为人率直倔强,从笔名用字中便可见一斑。他的杂文也正是凭借其短小精悍、砭刺锋利泼辣的“鲁迅风”驰名文坛的。复旦大学吴中杰教授称许“30年代的杂文,自鲁迅以下,就当数聂绀弩、唐弢、徐懋庸和陈子展”。当时风行的报刊杂志《申报·自由谈》、《太白》、《人间世》、《芒种》等,陈先生都是其副刊上常见的撰稿人,他发表的杂文无论数量、稿酬都堪与鲁迅比肩。
 
  1943年,为提倡“大众语”、反击“读经运动”与“文言复兴”的浪潮,陈子展先生等上海文化界的十二位进步人士在茶室举行座谈,决定以发表文章、展开讨论的形式表达对此风气的不满和抗争。陈子展在《申报·自由谈》上首先发表《文言—白话—大众语》一文,为“大众语运动”打响了畅快淋漓的第一枪。
 
  有趣的是,除了犀利冷峻的“鲁迅风”,他也同样擅长涉笔成趣的“知堂体”。从花鸟鱼虫到方言土产,又或是风土人情、乡间景物,陈先生无不信手拈起,娓娓道来。他撰写“中国人吸烟考”,研究六朝的裸体运动,或是湖南人种橘食橘的历史,甚至搜罗与“放屁”有关的古诗文,见识渊博,妙笔生花,见什么都有趣味,写什么都是不拘一格,兴致盎然。
 
  陈子展先生一生著述颇丰,此次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陈子展文存》以1949年为限,收入先生在此之前出版或发表的著述文字,共三编,合计一百多万字。其中上编收入文学、经史方面的论文与随笔,对古代社会历史文化进行综合研讨,深度、广度皆非同小可;中编收录他的杂文与旧诗,包括《孔子与戏剧》、《论学诗》等;下编则是其1949年以前学术著作的选编,主要包括《中国文学史讲话》(三卷)和三种古代人物传记的单行本,及其早年讲授中国文学批评课程时的讲义(即《中国文学批评讲授资料录要》)纲要。作为“复旦中文先哲丛书”继《朱东润文存》和《赵景深文存》之后推出的文存,《陈子展文存》对于学术统绪的薪火相传有着重要意义。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9期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