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解放人民: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历史使命

作者: 复旦大学 孙关宏 章慧

——重读《毛泽东选集》的体会

 

  作为十九大的主题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对中国人民来说,可谓家喻户晓,人尽皆知。它有着深刻的历史意蕴和理论意蕴,从中可推导出政党与国家,政党与社会,政党与人民的理论逻辑,甚至演绎出政党与历史发展规律的关联。对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解读,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例如从党的历次代表大会通过和修改的党的纲领和章程的角度,从党的历次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的报告的角度,从党的历史上主要领导人的思想阐发的角度,还可以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原点的角度,即从《共产党宣言》看党的初心和使命。本文主要从重新阅读《毛泽东选集》的体会来谈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历史使命。

 

  《毛泽东选集》的思想内容涵盖了中国革命的多个阶段,毛泽东对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的理解,在不同历史革命阶段有不同的表述,且随着历史的发展,初心内容不断丰富和深化。究极而言,自始至终都是围绕着“解放人民”。

 

“解放人民”思想的初步提出

 

  全国工农民众还没有得到解放。《毛泽东选集》中的第一部分,即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收集了毛泽东的两篇著作,即《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和《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在这两篇文章中,深刻阐发农民问题是中国革命的中心问题和无产阶级政党领导农民运动的极端重要性;针对党内的阶级阵线不明的机会主义错误,对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状况作了详细分析,明确提出,工业无产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而农民则是无产阶级的最广大和最忠实的同盟军,要坚决支持农民的革命要求和革命运动。这些基本思想为以后的论述做了理论铺垫。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时期,毛泽东在《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1928.10.5)一文中,分析国内的政治状况时,指出,“现在国民党新军阀的统治,依然是城市买办阶级和乡村豪绅阶级的统治,……全国工农平民以至资产阶级,依然在反革命统治底下,没有得到丝毫政治上经济上的解放。这是毛泽东在《毛泽东选集》中第一次提出全国工农民众还没有得到解放。

 

  中国革命旨在实现民权革命和民族解放。在《井冈山的斗争》(1928.11.25)一文中,毛泽东在写到“革命性质”时,说“中央要我们发布一个包括小资产阶级利益的政纲,我们则提议请中央制定一个整个民权革命的政纲,包括工人利益、土地革命和民族解放”。本文是毛泽东在《毛泽东选集》中第一次明确提到“民权革命”和“民族解放”。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1936.12)一文中,毛泽东在分析战争的目的时,指出,“最大最残酷的非正义的反革命的战争,迫临在我们的头上,我们如果不打起正义战争的旗帜,人类大多数就要遭受摧残。……中国正义战争的旗帜是拯救中国的旗帜。”毛泽东在这里认为中国革命是为着解救中国大多数人。

 

  中国必须立即实行政治制度的民主改革。在《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1937.5.3)一文中,毛泽东指出,在民族矛盾和国内矛盾的目前发展阶段,要“为民主和自由而斗争”,“中国必须立即开始实行下列两方面的民主改革。第一方面,将政治制度上国民党——党派——阶级的反动独裁政体,改变为各党派各阶级合作的民主政体”,“第二方面,是人民的言论、集会、结社自由,没有这种自由,就不能实现政治制度的民主改革,就不能动员人民进入抗战。”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对中国的民主改革展开论述。同时,毛泽东指出,“在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民主共和国的一切任务而奋斗时,共产党员应该作到最有远见,最富于牺牲精神,最坚定,而又最能虚心体会情况,依靠群众的多数,得到群众的拥护”。这是毛泽东对中国共产党人作出的基本要求。

 

“解放人民”思想的展开与成熟

 

  抗日战争是中国革命过程中的重要历史阶段。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思想得以展开并逐步成熟。

 

  民族解放和人民解放是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的本质。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10.14)一文中,毛泽东在论及“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时指出,“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将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结合起来。我们是国际主义者,我们又是爱国主义者,我们的口号是为保卫祖国反对侵略者而战。”在《纪念白求恩》(1939.12.21)一文中,毛泽东特别强调,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要学习白求恩的国际主义精神和共产主义精神,“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毛泽东在这里把民族解放和人民解放看成是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的本质,是中国共产党的奋斗目标。

 

  中国共产党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10.14)一文中,毛泽东指出,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中国共产党人责无旁贷的责任,“因为只有为着保卫祖国而战才能打败侵略者,使得民族得到解放。只有民族得到解放,才有使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得到解放的可能。”而在在谈及共产党员在民族战争中的模范作用时,指出“共产党员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应以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而应以个人利益服从于民族的和人民群众的的利益”。在著名的老三篇之首《为人民服务》(1944.9.8)中,毛泽东开宗明义地指出:“我们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毛泽东在这里言简意赅地指出了共产党领导人民革命的目的,指出了党和人民关系的实质,一切为了人民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根本宗旨,也是中国共产党全部工作的意义所在。

 

  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中国革命和中国社会发展的重要阶段。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1939.12)一文中,毛泽东详细分析了中国社会,特别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特点,分析了中国革命的对象、任务、动力、性质和前途,以及中国革命的两重任务和中国共产党,指出:“现阶段中国革命的性质,不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而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我们称这种革命为新民主主义的革命”。“所谓新民主主义的革命,就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人民大众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中国的社会必须经过这个革命,才能进一步发展到社会主义的社会去,否则是不可能的。”所以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整个中国革命运动,是包括是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两个阶段在内的全部革命运动;这是两个性质不同的革命过程,只有完成了第一个革命过程才有可能去完成后一个革命过程。民主主义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准备,社会主义革命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必然趋势。”共产主义者的最终目的是要争取完成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只有认清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区别,同时又认清二者间的联系,才能正确地领导中国革命。”在这篇文章的基础上,毛泽东又写了《新民主主义论》(1940.1)一文,该文从中国革命的特点的角度出发,对新民主主义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做作了详细论述。毛泽东在这里科学地勾画了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要建立的新民主主义社会蓝图。

 

  新民主主义的国体、政体与国家民主化。《新民主主义论》(1940.1)是毛泽东思想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毛泽东在本文的第一部分“中国向何处去”中指出,“我们民族的灾难深重极了,惟有科学的态度和负责的精神,能够引导我们民族到解放之路。真理只有一个,而究竟谁发现了真理,不依靠主观的夸张,而依靠客观的实践。只有千百万人民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尺度。”在本文的第二部分,毛泽东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一切奋斗目的就是“建立一个新中国”,即“我们不但要把一个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的中国,变为一个政治上自由和经济上繁荣的中国,而且要把一个被旧文化统治因而愚昧落后的中国,变为一个被新文化统治因而文明先进的中国。”在第五部分“新民主政治”中,谈到“国家民主化”时,毛泽东讲了国体和政体的概念,以及两者之间的关联。他说,国体“就是社会各阶级在国家中的地位”,政体“是指政权构成的形式问题”。中国的政体可以采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省人民代表待会、县人民代表大会、区人民代表大会直到乡人民代表大会的系统,并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政府。但必须实行无男女、信仰、财产、教育等差别的真正普遍平等的选举制。在本文的最后,毛泽东热情地写到:“新中国站在每个人民的面前,我们应该迎接它。新中国航船的桅顶已经冒出地平线了,我们应该拍掌欢迎它。举起你的双手吧,新中国是我们的。”

 

  为建设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中国共产党召开了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开幕词和政治报告。这是毛泽东思想发展和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也是中国共产党发展和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毛泽东在开幕词——《两个中国之命运》(1945.4.23)中说:“我们这次大会是关系全中国四亿五千万人民命运的一次大会。”“在中国人民面前摆着两条路,光明的路和黑暗的路。有两种中国之命运,光明的中国之命运和黑暗的中国之命运。现在日本帝国主义还没有被打败。即使把日本帝国主义打败了,也还是有这样两个前途。或者是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富强的中国,就是说,光明的中国,中国人民得到解放的新中国;或者是另一个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分裂的、贫弱的中国,就是说,一个老中国。”“我们的任务不是别的,就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团结全国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在我们党领导之下,为着打败日本侵略者,建设一个光明的新中国,建设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统一的、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接着,毛泽东强调,我们有一个强大的中国共产党,一个强大的解放区。“我们党已经成了中国人民抗日救国的重心,中国人民解放的重心,建设新中国的重心,已经成了打败侵略者、建设新中国的重心。”

 

  新民主主义制度保障中国人民发展个性、发展私人资本主义和保护私有财产。毛泽东在七大的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1945.4.24)中,指出,为了实现自己的奋斗目标,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和一切抗日的民主党派迫切地需要一个互相同意的共同纲领。这种共同纲领分为一般性的和具体的两部分。一般性的纲领是指:在彻底地打败日本侵略者之后,建立一个以全国绝对大多数人民为基础而在工人阶级领导之下的统一战线的民主联盟的国家制度。这样的国家制度就是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制度。在解释这种制度的时候,毛泽东强调指出:“有些人怀疑中国共产党人不赞成发展个性,不赞成发展私人资本主义,不赞成保护私有财产,其实是不对的。民族压迫和封建压迫残酷地束缚着中国人民的个性发展,束缚着私人资本主义的发展和破坏着广大人民的财产。我们主张的新民主主义制度的任务,则正是解除这些束缚和停止这种破坏,保障广大人民能够自由发展其在共同生活中的个性,能够自由发展那些不是‘操纵国民生计’而是有益于国民生计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保障一切正当的私有财产。”毛泽东进一步指出,“对于任何一个共产党人及其同情者,如果不为这个目标奋斗,如果看不起这个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对它稍许放松,稍许怠工,稍许表现不忠诚、不热情,不准备付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而空谈什么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那就是有意无意地、或多或少地背叛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就不是一个自觉的和忠诚的共产主义者。只有经过民主主义,才能到达社会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天经地义。”“没有几万万人民的个性的解放和个性的发展,一句话,没有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新式的资产阶级性质的彻底的民主革命,要想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废墟上建立起社会主义社会来,那只是完全的空想。”“对于中国共产党人,任何的空谈和欺骗,是不会让它迷惑我们的清醒头脑的。”

 

  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实现人民的七大自由。在《论联合政府》一文中,讲到“我们的具体纲领”时,毛泽东谈了十点,其中前三点是,“第一彻底消灭日本侵略者,不许中途妥协”。“第二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毛泽东强调指出:“不管国民党人或任何其他党派、集团和个人如何设想,愿意或不愿意,自觉或不自觉,中国只能走这条路。这是一个历史法则,是一个必然的、不可避免的趋势,任何力量,都是扭转不过来的。”“第三人民的自由”。毛泽东指出:“人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这几项自由,是最重要的自由。在中国境内,只有解放区是彻底地实现了。”“第四人民的统一”。毛泽东说,为了消灭日本侵略者,防止内战,建设新中国,必须将分裂的中国变为统一的中国,而统一的实现绝对不能离开人民的自由、人民的民主政治。

 

“解放人民”思想的发展与深化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即解放战争时期,是中国革命的决胜阶段。此时,毛泽东更多地从中国人民自身的角度出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去争得最后的解放,实现中共七大制定的奋斗目标。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人民的军队,它的宗旨是解放中国人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1947.10)中,毛泽东写到:“中国人民,为了自己的解放和民族的独立,同日本帝国主义英勇奋战了八年之久。日本投降后,人民渴望和平,蒋介石则破坏人民一切争取和平的努力,而以空前的内战灾难压在人民的头上。这样,就逼得全国各阶层人民,除了团结起来打倒蒋介石以外,再无出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称红军,在抗日战争时期称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和新四军,到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则称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新的称呼有什么新的含义呢?毛泽东指出:“本军是中国人民的军队,一切以中国人民的意志为意志。本军的政策,代表中国人民的迫切要求”,接着例举了八大要求。本文摘录第一条和第三条,第一条:“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第三条:“废除蒋介石统治的独裁制度,实行人民民主制度,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项自由。”《宣言》最后呼吁:“本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同志们!我们现在担负了我国革命历史上最重要最光荣的任务,我们应当积极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务。我伟大祖国哪一天能由黑暗转入光明,我亲爱同胞哪一天能过人的生活,能按自己的愿望选择自己的政府,依靠我们的努力来决定。”以上表明,解放战争是为着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解放战争是中国人民自己的事情,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性质是中国人民的军队,它的宗旨是解放中国人民。换一种表述方式就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组成人民解放军,经过解放战争,达到解放自己的目的。这其中蕴涵着一定的哲理,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本质是中国人民自己解放自己的工具。所以,为什么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领导的军队称中国人民解放军?为什么这个历史时期说是解放战争时期?这是有其深刻逻辑含义的。这里说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性质和宗旨,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所以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对中国共产党的分析上。

 

  毛泽东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的讲话》(1949.6.15)一文中,说的最多的概念是“人民”。他说:“全国人民拥护自己的人民解放军,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这一次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从一九四六年七月开始,到现在,业已三年了。”“这是全中国人民的胜利,也是全世界人民的胜利。”最后,毛泽东充满信心地强调,“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是保护人民的。《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6.30)是《毛泽东选集》中最后一篇重要文件。毛泽东在这篇文章中,系统总结了中国革命的经验,阐述了中国革命胜利后要实行的基本政治制度,即人民民主专政制度。他说:“总结我们的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指出,中国人民已经取得的主要的和基本的经验之一,就是“在国内,唤起民众”。并说:“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团结起来,组成自己的国家,选举自己的政府,……”在说了对反动派实行专政和独裁后,指出:“对于人民内部,则实行民主制度,人民有言论集会结社等项的自由权。”“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在这里没有提解放人民,但显然,这个内容已经包含在人民民主专政的阐述中了。在人民内部实行民主制度,又享有各项自由权利,就可以实现解放人民的目标。毛泽东认定革命战争的胜利“是人民的胜利”,新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而“人民的国家是保护人民的”。所以,毛泽东对“人民共和国”是欢欣鼓舞的。

 

  努力工作,创设条件,使阶级、国家权力和政党自然归于消灭,使人类进到大同境域。值得注意的是,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6.30)这篇文章的开头,强调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和人类社会的远景。“阶级消灭了,作为阶级斗争的工具的一切东西,政党和国家机器,将因其丧失作用,没有需要,逐步地衰亡下去,完结自己的历史使命,而走到更高级的人类社会。”他强调说,“我们和资产阶级政党相反。他们怕说阶级的消灭,国家权力的消灭和党的消灭。我们则公开声明,恰是为着促使这些东西的消灭而创设条件,而努力奋斗。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专政的国家权力,就是这样的条件。不承认这一条真理,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毛泽东最后指出:“对于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和共产党,则不是什么被推翻的问题,而是努力工作,创设条件,使阶级、国家权力和政党很自然地归于消灭,使人类进到大同境域。”毛泽东特别指出,“为着说清我们在下面所要说的问题,在这里顺便提一下这个人类进步的远景的问题。”我们认为,毛泽东在这里反复强调,阶级、国家权力和政党并不是永恒的,最后会自然地归于消灭,使人类进入大同境域,是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历史意义的。说明毛泽东思考问题的深度,其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人民的解放和人类的解放,而非国家、政党本身。

 

  综上所说,毛泽东在《毛泽东选集》中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历史使命,论述最多的是解放人民或人民解放。就是说,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闹革命的根本目的是什么?首先就是为了让人民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压迫下解放出来。或者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让人民自己解放自己。如何解放?就是推翻国民党的专制独裁统治,建立真正的人民共和国,让人民自由选举自己的政府,让人民享有言论、思想、集会、结社、出版、身体等各项自由权利。毛泽东说话简要明确、铿锵有力,毫不含糊。尤其是毛泽东还说过:中国共产党人除了人民的利益,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这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一份宝贵的思想遗产,理应学习和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