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今日简史》:是时候思考当下问题了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 郁 锋

  内观或许是一种比理性思维更好的观察自己的方法,可以让我们脱离种种复杂的故事构造,以一种给心灵做减法的方式,找到关于人生和人性的最佳定义。
 

WDCM上传图片

 
  《今日简史》是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最新著作。其畅销书籍《人类简史》行销数十个国家,概述人类的历史,“审视一种几乎微不足道的猿类怎样成为地球统治者”;“简史”系列第二本为《未来简史》,讨论了“生命的远期愿景,思考人类最后可能会如何成为神,智能和意识最终又会走向怎样的命运”。此第三本著作探究的是人类社会的当下,21世纪的21个议题,是每一个人都逃不开的共同议题。作者在其中详细阐述了其对包括科技、政治、自由与平等、主义、宗教、人生意义等议题的思考,犀利而深刻的语言向我们揭示着问题的根本,像一位快人快语的智者在警醒着人们,是时候开始思考当下的问题,谁也不能逃出社会的洪流而独善其身。
 
激变时代来临
 
  人类的历史长达二十多万年,众多的史书稽考,让我们可以一窥历史的变迁与人类的进化发展。史前发展是缓慢的,但是我们不难感受到,人类发展的步伐正在加快,当今时代经历着激变。进入21世纪,科学技术发展带动个体消费者消费习惯的变化,网络购物、物联网发展,让我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质的变化;近几年,AI(人工智能)技术的兴起与发展,开始挑战人类思维的独特性和生存的基本样态。典型问题之一是人类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发生着的深刻变化:不能被AI所代替的工作还剩下什么?未来的十年几十年会发生什么?我们可能无法像十年前预测未来十年那样去预测之后的十年,科学技术的发展带来的变化将是跳跃式的,而非渐进式的,所以怀抱着“我们可以慢慢去适应未来的变化,我们无需太过担心,社会会留给我们时间去改变”思想的人们可能面临着被时代抛弃的危险。我们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变化发展是否能够容许我们每个人拥有一张车票,带领每一个人到达下一个目的地。那么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要做的一项工作就是,看清楚今日社会的问题以及走向,不要让其走向只保留在少数人手里,而使自己成为大多数被裹挟着前进的沧海一粟。
 
  人工智能或生物技术也对人类提出了不小的挑战。在过去的一百年中,人类社会虽然从农业文明进入了工业文明,但是一份终身的职业仍是屡见不鲜。然而在今日世界,人类却要面临非线性的社会变化,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一切坚固的东西都会被打碎得烟消云散。在马克思所处的时代,被打碎的是社会结构,而当下,解构的是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科学技术的发展让每个人的生命和身体变得可数字化,你的生命和生活,包括呼吸、运动、睡眠、购物、旅行等等数据都变得可以被数据编码解析的时候,你的人生大概也可以被他人所控制。当所有的数据都可以被采集之后,谁将会获得并掌控这些数据,这些数据的使用将由谁来进行监控,这些都将决定着未来社会我们将如何对待个体、对待人民以及对待权力。
 
  信息的爆炸让我们更加容易获取各种各样的信息,但是你是否在接收“真相”呢?我们该如何甄别“真”的信息呢?有人说,“现在是一个全新而骇人的后真相时代,我们身边充斥着各种谎言和虚假”。但是,过去的时代就不是如此吗?人类的历史建立在无数的故事之上,这些故事都是虚构的,若说是谎言也丝毫不过。只是,当一个虚构的故事只有一小撮人信的时候,它就是谣言、谎言;如果有数以亿计的人相信,它就脱离了“谎言”,变成了“信仰”。赫拉利坦言,“事实上,人类一直生活在后真相时代,智人就是一种后真相物种。智人之所以能够征服地球,最重要的因素就在于创造并传播虚构故事的能力。”“只要每个人都相信同样的故事、遵守同样的法律,就能有效地彼此合作”。无论创世纪的传说,现世的宗教,法治社会的规则,团体的价值观,所有这些都是大家信服的故事,只有相信,我们才能思想统一,步调一致。但是,我们该如何掌握适度,以确保我们的“自我”不被操纵?今日社会,我们身边充斥着谎言,互联网上充斥着数以万计条人们无法识破厘清的谎言,我们的思维仍被无形操纵着,以我们自以为清醒的方式相信着“某个团体”灌输给我们的故事。客观环境使我们很难去识别谎言和故事,但是在某些情况下,是我们自己本身存在的自我阻力阻挠着我们去识别这些故事,去追求真相。“如果个人身份认同和整个社会系统都是以某个故事为基础,就很难再去质疑这个故事。原因并不是这个故事证据齐全,而是因为一旦崩溃就会引发个人和社会的灾难。”我们如何才能不活在虚构的故事中,或者我们如何去寻求一个更好的故事,这是我们必将终生追索的。
 
探索心智的奥秘
 
  信息喧嚣、智能爆炸的时代,我们无比困惑,我们应该追求的所谓人生意义到底是什么?AI是否会最终代替人类,人类的独特性是否会荡然无存?物质的极度发达为什么没能使我们的精神世界得到足够的充盈,我们该如何升华自己的精神世界?所有这一切问题在科技社会的发展中时隐时现,古老的故事对找到今天的答案而言已经难以为继,新的故事还没有被谱写确立,我们该怀抱着怎样的信念生存下去?可能没有一个人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完美的答案,但是对自己心智的认识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更多地去接近自己的答案。
 
  赫拉利在《今日简史》的最后一章中,向读者介绍了自己探索心智奥秘的一种方法——内观。内观要求我们心无旁骛,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呼吸上,感受自己的一吸一呼,慢慢体会自己身体的各种感觉,比如冷热、压力、疼痛。内观法的倡导者们认为,“心智的流动与身体的感觉密切相关”。内观或许是一种比理性思维更好的观察自己的方法,可以让我们脱离种种复杂的故事构造,以一种给心灵做减法的方式,找到关于人生和人性的最佳定义。
 
  内观或许是一种比理性思维更好的观察自己的方法,可以让我们脱离种种复杂的故事构造,以一种给心灵做减法的方式,找到关于人生和人性的最佳定义。
 
《社会科学报》总第1636期8版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