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改造我们的学习》手稿研究

作者:扬州大学 周一平 陶慧芳

  这份手稿,不是毛泽东1941年5月写的讲演提纲手稿,而是1942年毛泽东“按当时讲演提纲”重新“整理”后的手稿。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改造我们的学习》,一般都说是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议上所作的报告,实际上它是毛泽东在中央宣传干部学习会上作的报告。(详见周一平等《〈改造我们的学习〉报告作于何处》,《江海学刊》2018年第4期)《改造我们的学习》收入人民出版社1953年第1版《毛泽东选集》第三卷,标题后标时间为“一九四一年五月”。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中的《改造我们的学习》,标题下标时间为“一九四一年五月十九日”。即作报告的时间是1941年5月19日。(详见齐得平《关于〈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时间考证》,载齐得平《我管理毛泽东手稿》,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冯蕙等《〈毛选〉一至四卷第一版正文和题解的主要修订情况》,载中央文献研究室科研部图书馆编《毛泽东著作是怎样编辑出版的》,中国青年出版社2003年版)
 
    这两个不同的版本,一个是原始文献,另一个是加工原始文献后形成的文献。
 
  《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手稿已公开发表,现可以见到两个不同版本的手稿,一是中央档案馆编,北京出版社1993年10月出版的《毛泽东手书选集》第五卷《文稿(上)》收入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手稿影印件;另一个是杨宪金编,西苑出版社2003年3月出版的《毛泽东手书真迹》文稿卷(上册)收入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手稿影印件。
 
  这两个不同的版本,一个是原始文献,另一个是加工原始文献后形成的文献。两个版本的手稿影印件,手稿的页数是相同的,正文内容的文字是相同的。略有不同的是,北京出版社1993年《毛泽东手书选集》版,页面上保留着为了使《改造我们的学习》在《解放日报》上发表的他人的批示,包括编辑的排版指令。如第1页上有“放在第一版右面自上至下九三分”,“(一)——四号”等,第3页上有“(二)——四号”……这应是《解放日报》的编辑在为《解放日报》发表《改造我们的学习》写的排版指令。手稿第1页上还有“□□□□同志:请嘱同志们好好排,好好校对,同时好好拼版,保证一字不错”。这大概是当时《解放日报》的领导写的批(指)示。中央档案馆保存并公开发表的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手稿就是包含了他人批示的,没有第二份手稿。北京出版社1993年《毛泽东手书选集》版《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手稿影印件应该是原始文献的影印件。而西苑出版社2003年《毛泽东手书真迹》版的手稿影印件,应该是加工过了,大概就是在北京出版社1993年《毛泽东手书选集》版的基础上加工的,把手稿上他人的批示都删除了。西苑出版社2003年《毛泽东手书真迹》版《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手稿影印件,已失去了手稿原本的原貌。
 
    现在发表的《改造我们的学习》手稿影印件,大概是1942年3月写的,不是1941年5月写的。
 
  北京出版社1993年《毛泽东手书选集》版、西苑出版社2003年《毛泽东手书真迹》版的目录中都在《改造我们的学习》题名后标了时间“一九四一年五月十九日”。这个时间应该是毛泽东作报告的时间,而不应该是这份手稿的写作时间。如果认为书中收入的《改造我们的学习》手稿的写作时间是1941年5月19日,就不准确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手稿中没有标署手稿的写作时间,手稿的写作时间可以从手稿的第一句话来判断。
 
  手稿的第一句话说:“这是去年五月我在延安干部会上的一个讲演,现按当时讲演提纲整理发表,以供同志们讨论。”这表明,这个手稿是毛泽东在作《改造我们的学习》报告一年以后写的,即1942年为了发表《改造我们的学习》报告,毛泽东整理了1941年5月的报告提纲,提供给报刊发表。
 
  1941年5月19日毛泽东作了《改造我们的学习》报告后,并没有马上在报刊上发表。如胡乔木说的: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在听讲的干部中引起了思想震动。但当时负责理论宣传教育的领导同志没有理解它的深刻意义。对它没有予以重视。因此,也没在延安报上宣传报道。只是到了第二年,毛主席作了另外两个整风报告之后,才在《解放日报》(1942年3月27日)上公开发表了这个报告”。《改造我们的学习》是1942年3月27日在《解放日报》上公开发表的,而中央档案馆保存并公开发表的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手稿就是提供给《解放日报》发表用的。根据手稿的第一句话,可以知道,这份手稿,不是毛泽东1941年5月写的讲演提纲手稿,而是1942年毛泽东“按当时(按:1941年5月)讲演提纲”重新“整理”后的手稿。整理的时间大概是1942年3月,再具体点,大概是1942年3月上旬或中旬,整理完成后便在1942年3月27日《解放日报》上发表。即现存的这份手稿已不是1941年5月时的手稿,是1942年3月整理(修改)时的手稿,与1941年5月讲演时的提纲手稿可能不完全一样。至于1941年5月讲演时的提纲手稿是不是还在?据曾管理毛泽东手稿的齐得平先生说,没有保存下来。
 
《社会科学报》总第1637期8版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