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知识理论引领人类行为模式

作者: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胡 军

  ◤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社会逐渐走进现代社会,现代人类的行为模式已经发生了巨大变革。本文指出,知识理论引领着人类的行动结构,从而推动人类社会逐步发展。我们要充分意识到知识理论体系对于当代社会发展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并进一步提升我们自己对知识理论研究的能力。
 
知识理论为工业革命奠定基础
 
  在蔓延了几千年的传统农业社会中,人类行为模式或结构基本是以感性经验为基础的。后人是通过观察,并模仿前人的行为模式而形成自己的行为模式。这样的行为模式极其简单,缺乏系统性的结构。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农业社会流传下来的行为模式逐渐被淘汰了。现代人类的行为模式或结构必须要以相应的知识理论为指导。此处所谓的知识理论是指经过系统论证而形成的关于自然、社会等领域的理论知识体系。
 
  需要指出的是,这里所说的理论知识不是与经验毫无关系的,而是通过对经验的提升或总结而形成的。我们可以瓦特发明蒸汽机为例来解读现代人的行动结构或模式。瓦特是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的仪器修理工。瓦特的父亲也是仪器修理工。与其父亲不同之处在于,瓦特不满足于仪器修理方面的经验积累,而是在此基础上学习了牛顿的力学理论。更为重要的是,他经常去该校物理学院听课。物理学院的教授也经常去他的仪器修理所。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真空理论,物态、气态转换温度不变但会释放或吸收大量的热等相关理论的指导之下,经过反复实验,瓦特最终于1776年成功地制造出了具有使用价值的蒸汽机。
 
  与之相应,电脑的发明和制造直接得益于图灵、冯·诺依曼等人1950年前后的创造性的工作。但我们在此不得不补充的却是,他们发明和制造电脑的理论基础即二进位制却是德国哲学家、逻辑学家莱布尼茨在1679年创立的二进位制理论。二进位制理论成熟于英国哲学家、数学家布尔在1850年发表的《逻辑规律研究》一书。此书以二进位制的代数演算方式来模拟人的思维模式。由此可见,上述的理论知识为电脑、手机的芯片技术奠定了理论知识基础。如果没有上述的二进位制的知识理论,我们就很难想像电脑、手机这样高科技产品是如何问世的。
 
  由上可见,正是相关的知识理论为近现代以来的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
 
知识理论对社会发展至关重要
 
  知识理论不只是引领着工业革命的历程,也对社会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如英国哲学家洛克在《政府论》中的社会契约理论对美国的发展起着奠基性的作用。我们可以从美国的独立宣言及其他重要的法律文件的言辞中清晰地看到洛克政治哲学的重要影响。
 
  近现代以来的历史发展也清楚地表明,知识理论也与科学技术密切相关。关于中国古代究竟有无科学是一个颇有争议的大问题,中外学界对此有过较多的讨论。比如,1953年美国科学史家斯威策曾写信给爱因斯坦,就询问他对这一重要问题的看法。爱因斯坦在给他的回信中是这样说的,“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个伟大的成就为基础的,那就是:希腊哲学家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欧几里得几何学中),以及通过系统的实验发现有可能找出因果关系(在文艺复兴时期)。”(《爱因斯坦文集》中文版,商务印书馆,1976年,第一卷,第574页)。正是基于如此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古代似乎没有西方所谓的科学。他所谓的形式逻辑体系,其含义是以逻辑理论方法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各种知识理论体系。知识理论就是现在所谓的科学(science)。而他所说的实验技术(technology)形成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而实验技术必须以相关的知识理论为基础或依托。正是由于知识理论与实验技术的结合,才形成了十八世纪后的多次工业革命或技术革命。
 
知识理论对社会发展至关重要
 
  其实,近现代以来,知识理论的重要性不只是表现在工业革命、社会发展等领域中,其实,人文艺术的进步也与知识理论密切相关。十九世纪中后期逐渐形成了系统的心理学、美学等学科的理论体系。又如声乐学习,十九世纪前学习声乐的过程是经验性的,即学生跟着老师面对面地学唱。但1858年之后,学声乐的行动模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就是在那一年西班牙歌唱家加西亚在总结前人相关经验的基础上发明制造出了“喉镜”。将此仪器放进歌唱者的喉部,我们就能通过反光镜清楚看到唱歌时声带震动的状态。这就为后来的声学理论建立奠定了基础。之后声乐学习的模式发生了变化,学习者首先要学习的是关于声乐的知识理论,然后才是学唱某些歌曲。而且学习唱歌的流程有其固定的结构,即需要将口腔打开、声带震动、腹式呼吸等环节紧密结合在一起。
 
  同样,近现代以来的体育锻炼也不只局限于经验性的,而是必须以体育数学、体育力学、体育生理学、体育心理学、体育美学等相关知识理论体系为基础。正是在上述种种理论知识的指导之下,体育运动呈现为一套独特而复杂的行动结构。体育锻炼的目的就是从最初的有意识的行动训练逐渐变成无意识的行动表演。体育中的个体项目如体操等项目趋于复杂的结构,而集体项目如篮球、排球、足球等就呈现为更复杂的行动结构,都必须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能达标。而这里所谓的严格训练的基础就是相关的知识理论。现代的舞蹈艺术也呈现出同样的结构性变化的特点。如芭蕾舞演员必须满足“三长一短一小”形体要求,即胳膊长、腿长、脖子长、脸小、腰短。但此处所说的长、短、小,仍然有更精细的比例要求,以肚脐为界,上、下身身段的黄金比例应是5∶8。这一黄金比例是古希腊数学家毕达哥拉斯根据数学原理推导出来的。当然,芭蕾舞演员的动作有着更为严格的要求。
 
  我们还必须注意的是,工业革命之后,社会结构随之发生了极大变化。最为显著的变化就是大城市或超大城市的出现,人口密集、楼房密集、道路交叉层叠等,这就使得市民生活及其行动结构发生了极大变化。比如,楼房、道路设施的建构完全必须按照建筑力学、建筑材料学、建筑设计学、建筑美学等相关学科为基础的设计方案来进行施工。又如,我们现在的出行方式或结构早就有了本质性的改变。我们可以开着汽车、坐着地铁或高铁或飞机去远途旅行。众所周知,这一类的交通工具的发明和制造都必须有相关的知识理论作基础,否则是绝无可能的。即便我们在城市里的道路上行走时,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也首先要清楚安全出行的相关知识。
 
提升我国知识理论研究的能力
 
  由上所述,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现代人类的行为模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即知识理论引领着人类的行动结构,并推动着人类社会逐步发展。不少未来学家预言,知识理论更是引领着未来社会的发展方向。因此,我们更应该进一步倡导知识理论体系的研究和创新。
 
  当然,在此必须注意的是,我们强调知识理论对于现代人类行动模式或结构的决定性作用时,不是要否定经验的重要作用。相反,本文认为,经验知识本身就是对相关经验的提升和总结,没有相关的经验,我们就不可能形成关于外在对象的知识理论体系。更为重要的是,知识理论也必须要通过相关的经验行动来落实。经过论证的知识理论通过实验技术就有可能形成相应的技术产品。所以,本文的目的绝非要用知识理论来替代经验,这是完全不可能的。本文的宗旨只是在促使大家要充分意识到理论知识体系对于当代社会发展的至关重要的作用,促使我们提升对于知识理论研究的能力,并进一步形成我们自己的知识理论体系。只有如此,中国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文化复兴。
 
  《社会科学报》总第1638期5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