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新时代理当为劳动精神点赞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所长 何云峰

  近日,从香港爆红“最美搬运工”在网上走红。对她的走红,有的人可能会解读为主人公的性格、高颜值、诚实、率性,但笔者更愿意相信是其所展现的特殊劳动精神所产生的特殊魅力所致。是啊,劳动精神!也就是,诚实劳动者所独具的那种精神面貌和心态特征。追求劳动幸福,崇尚劳动,敬畏劳动,因劳获义,就是这种精神的核心。
 
以诚实劳动为荣
 
  不同的人对劳动会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态度,不同的价值判断。这些关于劳动的认知和判断背后所一以贯之的共同点就是劳动精神。就像“最美搬运工”那样,把劳动看成是光荣的事情。也许,体力劳动跟脑力劳动有迥然的差异,每个人对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感受也不一样,偏好也不一样。但是,任何人没有理由只承认哪一种劳动的价值。在马克思那里,抽象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创造价值。因此,只要是诚实的创造性劳动,只要对社会产生有益性,不管何种具体劳动,都应该被看成是光荣的、有价值的劳动。劳动精神的核心所在:我劳动,所以我光荣。应该说,劳动精神有着非常丰富的内涵。以诚实劳动为荣的精神是其中最基础的要素。
 
  现实中,有的人对某些劳动看不起,持有不同的偏见。其实,这是非常不尊重劳动的表现。用自身好恶区分劳动价值,是对劳动的极不尊重,甚至是对劳动神圣性的恶劣玷污。我们每个人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劳动内容和形式,而且社会也会提供各种机会,增加我们大家的劳动自由选择性。时代越进步,这样的自由选择空间越大。
 
  劳动精神同时也是一种用劳动创造作为价值判断标准的精神。“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劳动当然也是一个奋斗过程。但劳动不是简单的使力气,而是要创造性地劳动,用人类特有的创新精神去谋求人类社会的幸福。人类社会历史之所以能够不断进步,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奋斗加创新的精神鼓励着人们不断创造出新的文明。  
 
劳动幸福权是所有人不可转让的初始权利
 
  劳动创造财富,劳动创造幸福,劳动创造未来。所以,我们必须要秉持创造性诚实劳动的精神。这似乎是一个很简单易明白的道理。不过,笔者以为,虽然无论怎么理解劳动的作用都不过分,尤其我们坚信劳动创造财富,有财富才有幸福。但是,并不是有财富就一定会幸福。劳动创造财富,但劳动并不是为了积累财富,而是为了幸福。幸福要从劳动中来,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不过,更重要的是,要使劳动本身成为幸福美好生活的一部分。笔者特别赞赏“最美搬运工”的正是这一点。她把在人们看来十分劳累的搬运工作当成快乐,当作享受,当作自己美好生活的一部分。这样的劳动精神不单单是主人公有因劳称义的自豪感,更是因为在劳动本身中寻找到幸福和快乐的源泉,让劳动活动本身成为享受。  
 
  诚然,劳动过程中的幸福感具有很明显的相对性,不同的人可能会对同样的劳动持有不同的劳动幸福感。但是,无论多么主观和具有相对性,社会整体上的劳动幸福程度与生产力发展水平是正相关的。所以,在社会主义条件下,为了保障劳动的幸福程度不遭受人为的损坏和阻滞,必须全力克服各种异化劳动因素,增加劳动的享受性和快乐性,最大限度地保障每个人的劳动幸福感不受人为干扰。我们在为“最美搬运工”点赞的同时,多少也会产生同情和痛心感。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是否应该有减轻劳动强度的各种办法和手段,以至于不再有这样的苦工劳动者,或者能够将苦力劳动者数量减少到最低限度?到那时,或许“最美搬运工”会失业?笔者相信,那将不是失业,而更大可能是主人公操纵着自动化的机器人在替代人类进行搬运。对于未来的人类来说,劳动创造精神本身不仅不能缺乏,更重要的是要创造性地提高劳动的可享受性,将劳动的强度减少到不影响人类幸福的程度,这才是人类要追求的劳动幸福时代。
 
  为了弘扬创造性诚实劳动的精神,在鼓励人们做“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造性劳动”的表率和模范的同时,似乎还应该要求劳动活动的组织者做点什么,以表明他们负有不可推卸的伦理道德责任去保护劳动价值,促进劳动价值创造力最大化发挥和具有可持续性。换言之,“最美搬运工”们在进行劳动价值创造的同时,需要得到最大限度的劳动价值承认和爱护,因为劳动幸福权是所有人不可转让的初始权利。
 
  总之,新时代我们需要为“最美搬运工”所展现的那种劳动精神点赞、呐喊。
 
《社会科学报》总第1641期3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