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我们真的需要保健吗

作者:张闳(同济大学)

 
健康焦虑是核心焦虑之一
 
  保健品销售总是与中老年人上当受骗联系在一起。经常有媒体报道,某地有老人将生活费大多用来购买“保健品”,以致子女不得不为他补贴更多的费用。家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保健品”,根本不可能吃完,而且其中多数被证明完全无用。人们在谴责保健品销售商缺乏商业道德之余,不免要嘲笑老年人愚昧无知、轻信谎言、迷信养生,等等。但事实上,为“保健品”所困扰的并非单是老年人。年轻人,乃至青少年,也未能逃脱。日前,《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问卷调查显示,有半数以上的年轻人经常服用保健品,其中不乏所谓“90后”的青少年。可见,在理解和处理身体健康的问题上,青少年跟中老年并无本质差别。如果说要有什么差别的话,那只在于他们服用所谓“保健品”的名称和功能上有所不同而已。一般而言,中老年所服用的常常是被称之为“滋补品”的东西,而年轻人所服用的才是所谓的“保健品”。这种代际差异可以将服药人群区分为“滋补派”和“保健派”。
 
  “滋补品”与“保健品”当然有所不同。前者建立在传统医学的观念基础之上,认为人的身体在某种情况下(因年龄、性别、时令和健康状况的不同)可能会有所亏空,需要及时地予以“滋补”,方可保持身体状态的平衡,而这种平衡被认为是健康的保障。肾亏要补肾,血亏要补血,气虚要补气。至于怎样一种情况属于“亏”和“虚”,则没有什么明确的指标,全凭医生的估计和自己的感觉。这对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一代人来说,自然是一件荒谬可笑的事情。至于所谓“保健品”,听上去自然要合理得多。“保健”是一个现代概念,似乎是以现代医学理论为基础的健康和护理的观念。比如多种维生素、氨基酸类和蛋白质类制剂,等等,这些保健品说明书上,一般都明确标注了这些具有药理功效的元素含量,分类细致、数据精确,甚至精确到以微克为单位,看上去相当的科学。医学科学的名义让保健品更具合理性和合法性,也更具吸引力,进而也更易让人接受,于是,理直气壮地服用那些效果可疑的物品,并且有理由鄙视那些服用传统保健品的中老年人。接受了较为完备的现代科学教育的年轻一代人,当然更愿意“科学地”保健,而不是像上一代人那样搞那种“半巫半医式”的养生。
 
  在养生保健的认知上,固然存在着这样那样的文化上的差异,但从对身体与健康的关系方面看,却无根本上的不同,总之是认为自己的身体内部有某种亏损,需要通过某些方式去补足。至于亏损的是“气血”“阴阳”之类,还是“维生素”“微量元素”之类,其实并非问题的关键。对于一般民众而言,“滋补派”固然不能确认自己体内的“气血”“阴阳”的盈亏虚实情况究竟如何,但同样,“保健派”其实也很少知道自己体内各种维生素、微量元素、激素等诸如此类的“科学化”的元素的含量,虽然医学检验能够检测这些元素值。也就是说,那些相信现代科学的“保健派”,在面对保健品的时候,跟那些有些迷信“滋补品”的老人,没什么两样——都是跟着感觉走。
 
  保健跟着感觉走,感觉跟着保健品广告走。这是所有养生保健方式都具有的逻辑。保健品销售广告无孔不入,强有力地渗透到每一个角落和每一阶层人群。我们真的需要保健品吗?保健品说明书上的数值可能都是真实的、合乎科学的,但未必是你所需要的。然而,人们需要一种身体健康的安全保证,人们缺乏的正是这种安全感。保健品营销商洞悉服药人群的深层焦虑——健康焦虑。保健品广告制造了保健需要,仿佛我们都是有病的人。因为健康焦虑是现代人生存焦虑中的核心焦虑之一。
 
购买的实际上是一种消除健康焦虑的可能性
 
  并不是我们的身体真的有病,而是我们的心理出了毛病。我们的焦虑,来自于我们对自己身体的不信任。固然,我们身体常常可能缺乏这种或那种营养素,但在身体机能健全的情况下,机体会自我调整摄入。只有在生活方式,尤其是饮食习惯长期严重不正常的情况下,机体才会表现出因某种营养素不足而产生的病症。在这种情况下,首先需要的是改变不良生活习惯,然后是进行医学治疗,在医生指导下,服用某种药物,以达到身体营养平衡。不然,过度而又随意服用所谓“保健品”,那些多出来的营养成分会被排泄掉,并不能作为机体防止日后匮乏的储备,只能徒然增加肝脏、肾脏等脏器的负担。如果排泄机能不畅,反而会因为某种元素积累过多而对机体带来损害。
 
  购买大量的保健品,看上去似乎是为了有备无患,实际上是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健康前景缺乏信心。当我们在嘲讽老年人吃保健品的时候,年轻人自己也在为自己的健康焦虑。他们一边努力地工作赚钱,一边将自己的钱投入到购买保健品当中。可是,他们的日常生活习惯和工作方式却在不断地摧残着自己的身体。或者说,他们知道,自己目前的生活状况对身体极为不利,或多或少都有健康方面的问题。他们为自己的身体购买保健品,为自己的身体买保险,为自己的健康焦虑,保健品成了救命的稻草。保健品崇拜,是人们对于自己身体健康缺乏把握的焦虑的表征。当我们在购买保健品的时候,我们所购买的实际上是一种消除健康焦虑的可能性。
 
  人们企图通过购买保健品夺回对自我身体健康的支配主权。人们甚至错误地觉得只要有足够的保健知识和足够量的保健品,就能够成为自己健康的主宰。前些年有几部畅销一时的书籍,如《求医不如求己》《身体使用手册》,就是这一错觉的最好证明。讽刺的是,这一身体主权被保健品所攫取了。当保健品成为我们身体健康的偶像的时候,我们正在逐步失去对自己身体健康的支配权。我们对自己身体状况的认知更多地被保健品的宣传广告所诱导和支配,它让我们相信,我们的身体需要不断地补充它为我们定制的各种营养素。人们将身体健康主权实际上让渡给了以科学名义制造出来的营养素需求,那些看不见的营养素成为支配我们生命健康的神秘力量,自己成了这种神秘力量的崇拜者。
 
  现代人一方面维持着既有的不良生活习惯,无节制地损害身体,另一方面则将保健的渴求寄托在保健品上。伤身——吃药——再伤身——再吃药,这就是现代人保健生活的恶性循环的逻辑。如果没有健全的理性、健康的生命观和合理的生活方式,这种逻辑是难以摆脱的,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
 
  《社会科学报》总第1689期8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