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平凡的人生如何才能具有价值

作者:张慧瑜 (北京大学)

      对于每个时代来说,安顿生命的价值,让普通人觉得生活有意义,都是关乎社会良性运转的大事情。
 
不是一个过时的话题
 
  作家路遥有一部著名的小说《平凡的世界》,这本书对改革开放以来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产生了巨大影响,被视为人生励志故事。与一般的成功学不同,《平凡的世界》有独特的价值观和人生观,这不是“了不起的盖茨比”,也不是“从奴隶到将军”,而是生活在“平凡的世界”里的平凡的人们的故事,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也不是改天换地的大时代,就是农村青年孙少平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奋斗,成为工厂工人的故事。在这部小说中,平凡人的选择、普通人的生活是有价值的,也是有尊严的,这与90年代以来大众文化中成为成功人士、社会精英的想象是不同的。
 
  本来衡量人生意义的标准有很多,但是在现代商业社会,成功者似乎只有一种,就是掌握政治、经济、文化权力的社会精英。现代社会是一个高度竞争、高度分化的社会,人们从小就学会如何与他人竞争,如何争取更好的资源,这确实极大地激发了人的潜力,但也让整个社会弥漫焦虑、不稳定的情绪。少数幸运儿成为社会精英阶层,大部分人只能过着朝九晚五的职场生活。尤其是人到中年,面临各种压力,可能不会像年轻人那样进行不切实际的狂想,但也不意味着不会思考为什么活着这样的问题,否则就不用羡慕“诗和远方”了。人生的意义不是一个过时的话题,而是涉及到大多数人安身立命的大问题。
 
  在美国,大部分人追求的不是美国梦,因为白手起家、成为资产阶层的美国梦只存在于18世纪、19世纪美国高速工业化的时期。进入20世纪,“二战”之后,大部分美国人追求的都是中产梦,是拥有稳定的工作、家庭、房子和孩子的中产之家,工作之余还能有大量时间旅游、读书、野营等。就像好莱坞电影所呈现的那样,哪怕地球毁灭,哪怕人类灭亡,婚姻一定不能破裂,最重要的是中产阶层家庭保持完整。这种中产梦让大多数美国人找到了人生价值的来源,否则他就是失败者或被主流社会所淘汰的人。不过,随着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这种高度稳定的中产阶层生活开始变得不稳定,尤其是中下层中产阶层面临失业、通货膨胀,以及随之而来的还不起房贷、被扫地出门的危险。这无疑增加了美国社会的焦虑情绪和紧张感。恰如2018年奥斯卡大赢家《绿皮书》,借60年代种族隔离的老故事,比较直白地呈现了穷白人与富黑人之间的种族与阶层差异,白人司机认为自己是比富黑人更黑的人,只因他是穷人,这很大程度上也是特朗普上台的阶层基础。
 
平凡的世界其实很简单
 
  回到中国,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进行了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大规模城市化和工业化,有一半人口已经变成城市人口,这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生活在贫困、短缺经济下的状态,逐步进入与美国中产类似的小康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大多数中国人已经过上高度现代化的都市生活,只是相对短暂的时间完成如此规模的城市化,也面临各种社会、文化制度上的不匹配。《平凡的世界》之所以具有一种奋斗精神和道德力量,是因为这部作品有着清晰的社会前提和文化基础,这就是社会阶层相对平均化以及一种以基层生活为主体的文化价值观,“孙少平”们虽然渴望离开农村,但认同于农村生活所携带的劳动伦理。孙少平成为国有煤矿的矿工,也是一种具有稳定性和主体感的工作状态,这些都是“平凡的世界”得以成立的制度前提。从这个角度来看,如何让中产阶层感受到生活的意义,还需要重建一种适合大多数人或者普通人的生活伦理和社会秩序。
 
  第一,中产阶层的稳定感来自于其劳动价值获得社会承认,也就是主要依靠职业收入就能获得相对安稳的生活。近些年,投资性收入、资本收益过热,如房地产、金融行业过多地吸引社会投资,使得雇佣劳动收入变相贬值,这是导致中产阶层获得感减弱的重要原因。再加上教育、医疗等领域的市场化,也推高了都市生活的成本,使得很多人选择“逃离北上广”,回到中小城市或者乡村生活。另外,弹性工作制取代了相对稳定的工作制度,996变成常态,比如高校教师,本来是比较稳定的职业,但在追求“指标”的量化考核中,职业的流动性也在加大。
 
  第二,社会一方面变得越来越竞技化,另一方面非竞争性因素又在提升。好的社会职位越来越少,经常出现“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现象,而少数成功者会使成功的可能性进一步固化,变得世袭化、垄断化,这就导致青年人想成功非常难。其实,竞争机制发展到一定阶段,如果没有外力的调节,就会走向垄断,走向非竞争化。这就会催生出两种典型的人格:一种是过度竞争性人格,人的行为与出发点来自于纯功利的目的,很少顾及价值和社会维度,只从个人得失考量;第二种是去社会化人格,过度宅化和佛系,拒绝走向社会、参与竞争,甚至连房门也不愿意迈出半步,沉浸在虚拟的网络社群中。这两种状态都不是良性的,也影响到社会公共利益和整体活力。
 
  第三,基层社区建设有待进一步加强。社区作为社会的最小单位,是个人、家庭幸福感的重要来源。在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通过市场购买商品房成为构成社区的主要形式,物业管理也采用商品化的方式,住户与物业公司是购买社会服务的关系,这反而导致住户参与社区生活的积极性不高,基层社区缺乏社会化和有机性。这需要社会工作者或基层管理者用多种方式来构建社区的公共生活,培育为社区服务的志愿者意识,构建和睦相处、互帮互助的邻里关系。农村社区也是如此,也需要文化、公共活动来重新激活基层社会的活力,这也能够缓解家庭作为社会基层组织的负担。
 
  平凡的世界其实很简单,就是平凡的人从事普通的工作,也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比如能够购买房子,能够满足基本的城市消费,除此之外,还能有一些业余文化生活。但是要真正实现这种大多数人的小康生活并不容易,需要稳定的就业、相对充足的社会福利,还需要从家庭到社区、从小社区到大社会的有机和睦。对于每个时代来说,安顿生命的价值,让普通人觉得生活有意义,都是关乎社会良性运转的大事情。
 
  《社会科学报》总第1689期8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