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和合论”是方法论,更是生存哲学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 王 昕

  “和合论”既是一种方法论,更是一种生存哲学,作为生存哲学,讲究天人感应、阴阳调和。中国传统文化追求的理想境界是一种“诗意的栖居”,是人类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理想生存状况,它是和谐的、伦理的、审美的。
 
  当代社会,有五大冲突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无法避免的课题: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的心灵、不同文明间的挑战。除此之外,西方文化的挑战、现代化的挑战,都呼唤一种切实可行的方法论指导我们的工业化实践,回答现代化、城市化、全球化过程中人和自然究竟应是何种关系。
 
  立足中国当下,笔者认为我们应回到中华文化的传统资源和立场,推崇多元与和谐的价值观、重视伦理与审美的实践论。“和合论”既是一种方法论,更是一种生存哲学。这种“和合”资源凸显了中国传统文化所具有的和合精神与和合价值,作为一种思维方式与生存哲学对当代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合”的创生观内涵是“阴阳和合”。作为万物生成方式的“合”,几乎在古代各家的著述中都有表述。《周易·系辞传下》有言:“乾,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合”的价值论内涵是“和睦”,“合”也具有“和谐”、“和睦”的意思,这一点与“和”的主要用法接近,“阴阳合和”或“天地合和”,大都表示异质因素的结合而产生新事物,尤其是用来解释世界的产生过程;“合”的认识论内涵是“天人合一”,孟子提出的“天人合一”是古代哲人具有典型意义的认识论与宇宙观,表达了人容身于天地之中以达到体悟世界的想法。这一思想在《庄子》中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这种立足于传统文化的“和合理念”,使得千载以来,中国人都主张在山水中发现人的精神价值,自然的伟大和人类的渺小谦卑形成鲜明的对照,共同构成了中华民族敬畏自然、保护自然的传统,对当代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本文同时刊发于今日头条“理论小品”栏目)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0期3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