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从地域文化中寻找“根”与“魂”

作者:重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黄意武 江优优

  文化软实力建设迎来新时代
 
  我国文化软实力面临前所未有的时代机遇。一是世界经济发展多极化趋势更加明显。中国、西欧、日本等国家的经济实力将持续发展,进一步缩短与美国之间的差距。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的作用更加显著,这为我国文化建设奠定良好基础。二是世界的主流依然是和平与发展,世界政治领域的交流和发展、合作与共赢已经成为普遍共识,中国理念、中国精神也不断成为国际共识。习近平同志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引起世界各国的积极响应与广泛认可,这种国际形势为中国文化的对外传播提供了广阔空间和良好平台。三是世界现代化的发展浪潮向文化领域进行渗透。现代化不仅体现在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的转变中,更为重要是从工业文明、科技文明拓展到生态文明、精神文明的现代化。2020年后,新材料、新能源、生物技术等新型科技的创新发展给文化领域带来颠覆性的变革,这些新科技将极大改变文化的生产、传播、消费方式,扩展文化时空、文化内容和文化业态,渗透到现代人生活的各个领域,文化现代化的特征将越发明显。
 
  世界现代化的发展浪潮在不断推动中国文化的创新,中国文化的国际化步伐也在进一步加快,中国与世界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和经贸往来更加频繁,有助于更多的国家了解中国人民和中华文化,有助于宣传中国精神和中国价值。可以说,文化软实力建设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时代,这样的新时代为文化建设注入了发展动力,将进一步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发展融合地域文化基因的综合文化系统
 
  国家文化软实力体现国家文化的发展战略,代表国家文化的发展方向,是从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角度出发,思考推动国家综合国力提升、增强国家文化竞争力、繁荣和发展中华文化等重大战略问题。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通过社会制度、意识形态、文化价值观、对外传播等方面,对我国地域文化发展产生深刻影响。
 
  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引领地域文化的发展方向。地域文化的发展方向必须紧密围绕中华文化走出去并形成国际影响力这一目标来实现,要从我国丰富多彩的地域文化中寻找“根”与“魂”。在这样的视域下,我国地域文化的内容必须要符合时代审美的需要,要深入挖掘地域文化中的区域特征、民族特色,看其是否符合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的发展方向,是否有利于增强中华文化的吸引力和影响力,根据时代发展需要对内容上加以提炼,在形式上加以升级。
 
  二是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促进地域文化的推广展示。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是新时代我国实行的重大发展战略,其内在要求是通过健全文化管理体制,完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机制,增强现代文化市场的调节能力和作用,促进文化产业和文化事业的双轮驱动,从而提高中华文化的影响力和辐射力。地域文化的发展需要一定的平台和渠道加以传播和展示。比如,我国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战略,除了有其深刻的经济意义之外,还需要充分发挥其文化价值,我国独特的文化资源有着深厚文化底蕴,这些文化资源将在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中发挥独有的文化价值,促进民心相通,推动各民族之间文化相互认同,同时也充分展示中国独有的地域文化。
 
  三是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推动地域文化的创新升级。国家文化软实力的建设是基于现代文明形成的,这就迫使地域文化的发展必须符合现代文明的特点,地域文化创造性发展和创新转化是大势所趋。现代文明阶段对地域文化的影响是深刻的,使得传统文明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现代文明的冲击,应加速新时期地域文化的形成和创新,并且推进具有地域文化特色与现代文明各种要素的共同作用、相互依赖、相互渗透,从而共同创造出、进化出融合地域文化基因的综合文化系统。地域文化的内容虽然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不仅影响了地域文化的发展方向,更推动其创新升级,这样才不断促进文化的自我保持和自我更新,使得文化延续与发展、稳定与创新相互统一,不断繁荣和发展。
 
  弘扬中华地域文化基因
 
  地域文化助推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较长时期的探索与实施,需要各个方面的投入与支持,必须以全面创新来助推地域文化的发展。
 
  一是推动地域文化高品质发展。新时代群众对文化产品的需求更加凸显精细化和高品质,固守落后的、传统的、封闭的、原始的地域传统文化必将是没有生机和活力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转化必须要结合时代的需要,凝练出符合时代需要的地域文化精神的内核,赋予其与时代发展相适应的平台、技术,让高品质的地域文化产品走向市场、走向群众。深入推进文化改革发展需要构建全方位、立体式的文化发展网络,全面提升文化整体发展水平;可结合国家文化发展纲要的总体要求,立足地方实际,制定与本地域文化发展相适应的具体思路;以文化供给侧改革为根本途径,激活文化需求,推动地域文化发展的提档升级;积极引进优质社会资本,以及海内外资本投向地域文化相关产业,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弘扬中华地域文化基因,让更多的人认同中华文化。
 
  二是推动地域文化差异化发展。文化差异化是文化吸引力和影响力的重要保证。近些年来,我国不少地方在下大力气发展古镇文化、农耕文化等,但有些地方是“一窝蜂”地搞开发,缺乏地域文化特色,导致血本无归。在地域文化的开发中,需要进行全方位诊断,把握本区域文化的独有价值,提炼地域文化的精神内核,对同级别、同类型的文化进行对比分析,总结出在某方面优于其他地域文化的价值点,突出与地域发展定位相融合,合理设定适合本地域文化发展的战略目标,构建战略体系框架,并制定实施步骤的任务清单,突出文化产品创新,打造文化专属品牌,形成独具特色的文化产业链。
 
  三是构建地域文化发展保障体系。从完善制度的维度,建立更高规格的文化发展管理系统,整合人、财、物等各方面的资源,全力支持地域文化创造与创新,比如,设立地域文化发展财政专项资金、打造服务地域文化创作的综合平台、建立地域文化创意品牌、形成地域文化精品创作奖励扶持机制等。从协同推进的维度,要打破“各自为政”的封闭式思维定势,让地域文化走出行政区划的藩篱,推动地域文化资源共享、品牌共创、产业共建等方面构建整体联动、多方协同的融合式发展,促进要素资源的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从文化传播的维度,依托现代传播技术,拓展文化传播渠道,丰富文化传播手段,加快构建传输快捷、覆盖广泛的地域文化现代化传播体系。从人才培养的维度,要注重对战略策划、经营管理、创意营销等地域文化创新型人才的培育与引进,加强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行业协会等专业领域的深度合作,培养地域文化发展所需要的人才。【此为黄意武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地域文化与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研究》(批准号为15XKS022)的阶段性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2期6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