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中国国际理解教育具有巨大发展潜力

作者:全球化智库(CCG)

 
  ◤随着21世纪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国际理解教育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重视,我国也积极推行国际理解教育。前不久,北京王府公益基金会(BRCF)、全球化智库(CCG)与南南国际教育智库研究院在京发布了《国际理解教育在中国——现状与未来》报告。报告指出,我国在创新国际理解教育的过程中,不断思考着培养什么样的人以及怎样培养人的问题,极大地丰富了国际理解教育思路的内涵,形成了自己的基本特色和发展思路。
 
中国国际理解教育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在庆祝改革开放 40 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到,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繁荣也需要中国。我们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实行积极主动的开放政策,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全面开放新格局,为我国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开拓广阔的发展空间。习近平主席进一步强调,前进道路上,我们必须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恪守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外交政策宗旨,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
 
  中国国际交往战略的原则也是中国国际理解教育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中国的国际理解教育首先要为国家扩大对外开放、不断推动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思想准备与人才储备。我们知道,“国际理解教育”的理念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正式提出并不断深化。国际理解教育以责任、公正、平等、自由、包容、和解、人性等为核心价值,倡导加强不同文明、文化之间的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和相互借鉴,以构建更加包容的世界,促进世界和平、合作与交流,建设人类共同的美好未来。历年来,世界各国以及包括世界经济与合作组织在内的国际组织为国际理解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多元化的支持与丰富的实践经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国际交往战略的原则与国际理解教育在理念上是趋同的,在方向上是一致的。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基础教育界与高等教育界都在以本土特有的方式,推动着国际理解教育的开展。
 
中国国际理解教育领域的三大特色
 
  第一,中国学生知识面广、掌握扎实,为国际理解教育的开展奠定了良好基础。实际上,中国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科教育,如语文、历史、地理、政治与哲学等,贯穿着丰富的关于世界各国各地区风土人情以及主要国际组织的知识介绍。从历次PISA测试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中小学生对于知识的掌握,通常是比较扎实的。同样也不难理解,中国的中小学在和其他国家的中小学开展跨国交流合作、姊妹校互动时,往往会发现中国的孩子对于其他国家的了解,在知识层面的广度上是相对优越的。中国的孩子对于国际社会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有着朴素的、普遍的好感。这是国际理解教育的中国特色之一,也是优势之一。
 
  第二,中国持续升温的出国留学热催生了对国际理解教育的巨大需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人在改革开放后对国际社会和其他国家一直保持着开放的态度,希望通过出国留学学习和借鉴其他国家先进的发展经验。据教育部统计,2018 年度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 66.21 万人,稳居全球留学人员输出国榜首。但是,中国留学人员在国外常常遇到诸多困难,例如,对国外文化不够了解,难以融入当地社会。因此,急需提升预备留学人员的综合素养,使其能够更好地适应全球化的生活、学习和工作环境,而这一点恰与国际理解教育的目标相匹配。所以,学校、家长、学生等利益相关者纷纷将国际理解教育作为培养留学预备人员的有力抓手。
 
  第三,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对国际化人才的渴求昭示着国际理解教育的重要价值。从世界范围看,伴随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国逐步开始以全产业链的姿态,参与到国际分工当中。中国企业对具备国际视野、深度理解国际社会和其他国家、有能力参与国际合作的人才有着不言而喻的深切渴求。同样,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政府在各个领域中所需要的外交人才,以及向国际组织派驻的工作人员,在数量上和质量上都远远没有到位。通过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现任中国官员的访谈发现,跨文化沟通能力以及对不同文化的充分理解,是任职于国际组织的关键性能力门槛,但中国人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并且,目前中国教育体系善于培养专业性人才,但在培养人在跨文化背景下的沟通能力方面还有所欠缺。由此可见,中国在满足这类国际人才需求的教育基础方面,还有较长的一段距离要走。国际理解教育是培养上述企业和政府所需人才的重要方面,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发展必要和发展潜力。
 
中国国际理解教育的新导向
 
  中国国际理解教育政策的产生可追溯到 20世纪八十年代,并于九十年代萌芽。1983年9月,邓小平在景山学校题词时指出,“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随后,于 1985年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将邓小平的“三个面向”作为未来中国教育发展的战略方向。1993年颁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第二部分第十四章指出,“进一步扩大教育对外开放,加强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大胆吸收和借鉴世界各国发展和管理教育的成功经验”。该政策的颁布拉开了中国出国留学和来华留学繁荣发展的序幕,为中国与世界的双向理解和交流作了铺垫。1995年,中共中央第十四届五中全会宣布将进一步扩大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这进一步拓宽了国际理解教育导入我国的外部条件。
 
  2010年,“国际理解教育”这一名词正式出现在国家政策文本中。《国家中长期教育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下简称《纲要》)第十六章提出,面对国际化,中国应做到“借鉴国际上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育经验,促进我国教育改革发展,提升我国教育的国际地位、影响力和竞争力。适应国家经济社会对外开放的要求,培养大批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能够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竞争的国际化人才”。客观来看,该政策目标偏于强调追求被默认为“更高水平”的国际标准。与此同时,这个培养思路沿袭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人才教育的一贯思路,即倾向于国家与社会发展格局的宏大叙事,但对具体到“学习者”本身的人格提升与成长体验尚未充分展开。《纲要》颁布之后,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开始积极推出多元化的国际理解教育政策。
 
  2016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在此背景下提出了明显兼顾国际视野与国家认同、全球化与本土化的四大发展原则——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以我为主、兼容并蓄;提升水平、内涵发展;平等合作、保障安全。2017年1月10日,国务院印发《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首先在开篇指导思想中提及了习近平的四大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并围绕受教育者的文化修养提出要“培育青少年学生文化认同和文化自信;加强多元文化教育和国际理解教育,提升跨文化沟通能力”。可见在当前,坚守本土自信与注重多元沟通,已经成为中国国际素养教育的原则之一。
 
  众所周知,中国基础教育的相关成就早已为世界各国所瞩目,对中国教育经验的参考和借鉴,在多个国家已经开始进入实践阶段,如在中英人文交流机制下,英国教育部宣布自2017 年起的四年内,在全英近半数的 8000 所公立小学推广中国式教学法。教育对外开放成为我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重要途径,而中国基础教育国际化的内涵,也从对国外的单向仰视与思想输入,开始走向平等的双向互鉴与经验输出。随着“一带一路”的稳步推进,中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承担更多责任义务,为人类和平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的愿景正在逐步铺展。
 
  承上所述,中国国际理解教育的发展思路,至少要有两个方面的重点考虑:一是要兼顾吸收国际优质教育思想与坚守本土自主自信之间的平衡;二是不能单纯局限在“培养应对国际竞争人才”等工具主义的思路下,局限在“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更要从人的全面发展理念出发,引导师生体验世界多元而卓越的文明给身心成长带来的裨益,注重情感素养的提升,拓宽思想境界与生命境界。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2期5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