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融梗”:“窃书”的当代变种

作者:上海《青年学报》主编 刘宏森

  ◤融梗者能够快捷地得到丰厚的利益,这是抄袭、“融梗”行为屡禁不止、各种“山寨”之作充斥于社会的主要原因,更是我们许多行业原创能力不足的根本原因。
 
  “超越”孔乙己
 
  孔乙己偷了何家的书,被人揭露而遭吊打。他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明明是偷,孔乙己却说成“窃”。这大概是因为“偷”字名声太臭。相对而言,“窃”字人们用得比较少,显得古雅些,“窃”的又是书,属雅物,他又是个读书人,臭味因此减弱不少,窃书似乎便好听了起来。
 
  近期,在议论《少年的你》原著涉嫌抄袭东野圭吾的作品《白夜行》一事时,人们使用的不是抄袭一词,而是一个近年生造的词汇——“融梗”。什么是“融梗”?目前还没有标准的答案。其大概意思是说把别人描绘的细节、创作的故事等足以成为“梗”的东西,用自己的语言和方法,融入自己的文艺作品中。本来,抄袭跟偷一样属贬义,见不得阳光,但一用“融梗”,抄袭竟一下子凭空就消减了很多贬义。这或许跟“融”这个字的特点有关。“融”可以跟不少词搭配:圆融、融合、融资等。与“融”搭配而成的词汇,往往都散发出一点平和、合为一体、和顺之类的意味。于是,有了这个“融”字的“加持”,“融梗”听上去就多了那么一点雍容。这就跟孔乙己“窃书”的自我辩护路子同构了。
 
  孔乙己只是想让自己不至于太难堪而在字面上做文章的。今日一些绝顶聪明之人,则善于通过“洗稿”、生造“融梗”一词等手法,尽可能不着痕迹地洗白自己的抄袭行为。他们不光在技巧上远胜孔乙己,心理素质比孔乙己也要好上很多。“窃书”的孔乙己会“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今日抄袭者则云淡风轻,优雅随意地来上一句——“融梗”。
 
  “融梗”就是窃取
 
  “融梗”中的“梗”不是植物的枝、茎,不是阻塞等意思,而是指桥段、笑点等。所谓“桥段”,大致上是主意、计策的意思,主要指电影电视里情节安排的伏笔或抖包袱等。笑点大致就是指笑料。简言之,“梗”是艺术作品中一种特别引人注目的创意。“融梗”的核心就是拿来——“融合”他人的创意。
 
  创意来自于人们的灵感。灵感是人们长期观察、感悟、思考的产物,可谓“得之在俄顷,积之在平日”。然而,“积之在平日”,却未必一定就能“得之在俄顷”。灵感很“任性”,往往可遇不可求。在当今社会生活中,创意作为创新、创造的核心要素,其作用和价值越来越大,是越来越显得稀缺的资源。因为是稀缺资源,一闻到好创意一丝一缕的味道,人们都会两眼放光,蜂拥追逐。
 
  一般情况下,创意常常还只是火石上迸出的一星微弱火花,常常需要其他人参与进来,协力添加细绒,一点点把火花吹大吹亮。从字面上看,“融梗”具有一种参与、合作的意义。问题在于,你“融”了别人“梗”的作品,实际上已经成为“你们”共同的作品。“融梗”其实也是一种“融资”。别人的创意就是一种被你融合的稀缺资本。既然是一种“融资”,“融梗”者自然就有相关利益分配的义务和责任。然而,现实生活中,抄袭别人创意者,往往并不承认自己抄袭,有的甚至连“融梗”都不愿意承认。其实质,就是实现对创意者利益最大限度的窃取。多年来,围绕“融梗”的种种纷争,大抵均因为“融梗”者窃取他人的资源和利益而产生。
 
  在这方面,“回家”故事被多次“融梗”,却并未引起纷争的事实,意味深长,值得深思。1973年,《纽约邮报》刊登了“回家”的故事。此后,受“回家”的启发,欧文·莱文等人创作了民谣歌曲《老橡树上的黄丝带》。1977年,山田洋次与朝间义隆拍摄了电影《幸福的黄手帕》。2007年,美国拍摄了美国版《黄手帕》。显然,《老橡树上的黄丝带》《幸福的黄手帕》《黄手帕》一定意义上都“融”了“回家”故事之“梗”。艺术家们并不讳言“回家”之“梗”对自己创作的“第一次钟摆”的特殊意义,同时,他们都融入了各自的创造。这样的“融梗”反而成就了一段佳话。
 
  “融梗”是创新之敌
 
  10月30日,《新京报》载文指出:“‘融梗’比洗稿还要高级,因为它复制的是创意和智慧,而不是简单的文字。”相对于简单的文字抄袭,“融梗”要做到更加巧妙无痕,事实上要耗费相关人员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然而,“积之在平日”,孜孜于形成新创意,一方面往往有相应的专业素质要求,另一方面,新创意可遇不可求,所以,相对于“融梗”,形成新创意可能要耗费人们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因此,通过所谓“融梗”,融梗者能够更加快捷地得到更加丰厚的利益。这是抄袭、“融梗”行为屡禁不止,各种“山寨”之作充斥于社会生活很多角落的主要原因,更是我们许多行业原创能力不足,在国际交流和竞争中容易被“卡脖子”的根本原因。
 
  抄袭是创新之大敌。所谓“融梗”正在毁灭原创。为此,多年来,人们采取了多种方式打击种种抄袭行为。在学术研究领域,“查重”软件不断优化,大显身手,让抄袭行为无从逃遁。这些年来,不少学人,甚至一些知名学者纷纷在这个问题上折戟。相对而言,艺术创作中,哪些是原创,哪些是抄袭,更多处于模糊地带,人们常常难以划出一道泾渭分明的界限予以明确。这片模糊地带,便成了抄袭者的乐园,呆在这片模糊地带,“融梗”者们快捷窃取他人创意带来的全部效益,乐此不疲,不愿收手。如何消除这片模糊地带,这需要人们不断加强研究,不断强化法制法规建设,同时充分发挥网友作用,打击“融梗”,鼓励原创。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2期6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