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传染病如何影响人类世界?

作者:[美]普渡大学 L.N.玛格纳 复旦大学 刘学礼

  在某种意义上,一部人类发展史,同时也是一部人类与传染病进行艰苦卓绝抗争的历史。现在越来越多的医学史家在研究传染病史的时候,不只是专注传染病认识、诊断和治疗的历程,而是将其放在社会背景和历史长河中,考察传染病的社会文化意义。继《生命科学史》《医学史》之后,著名历史学家L.N.玛格纳推出又一力作《传染病的文化史》(刘学礼主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选择》杂志(Choice)评论道:“本书生动回顾了传染病和微生物世界的整个历史,将疾病的发展纳入整个社会历史中考察,尽管以学术的方式表达,但仍能吸引对此感兴趣的普通读者。”
 
文献提供了一些见解
 
  在古代文明的文献、文物和人类遗骸中保存的碎片化证据,为人们思考健康和疾病的方式提供了一些见解。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印度和中国的传染病和医学观念尤其显著。特别是古代文献揭示了这些早期文明中心独特的学术传统的发展。此外,在印度和中国,古代文献还为传统医学实践提供了哲学基础。
 
  来自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文献反映了这样一种信念,即疾病和不幸是由魔鬼和邪灵造成的。这些文献还保存了一些证据表明,医生熟悉包括血吸虫病、痢疾、肺炎和各种寄生虫病在内的广泛疾病。虽然来自古埃及的医学文献包含了对与超自然物质有关的疾病的讨论,但医生也将疾病归因于肠道腐败、有害的风、昆虫以及可见和不可见的蠕虫。骨骼、肖像和木乃伊提供了疾病沉重负担的丰富证据,这些疾病包括疟疾、寄生虫和血吸虫病。
 
  古代印度的医学文献暗示了至少有1000种疾病的存在,但发烧被认为是疾病之王。对间歇性发热和发热发作间隔的强调,可能反映了应对疟疾发热模式的经验。印度教的神话和传说描绘了一个复杂的万神殿和一大群能够引起疾病和瘟疫的恶魔。传说中的治疗师和神癨与导致疾病和瘟疫的恶魔搏斗。根据中医的学术传统,疾病基本上是由造成体内不平衡的因素引起的,所有的治疗都是为了恢复和谐状态。然而,学术型的医生只能关心一小部分人口。大多数人认为恶魔和精神起了导致疾病的作用。中国的记录还为印度、罗马和阿拉伯贸易网络的发展提供了线索,而这一贸易网络可能会促进天花和其他疾病的传播。
 
疫苗项目的困境
 
  为流感大流行做计划是非常困难的,这在1976年得以验证。当时,流行病学的文化史家们看到了新的流感强毒株带来的令人不安的迹象。发生在新泽西州迪克斯堡军人间的几例毒力较强的流感病例引起了大范围疫苗接种运动。病毒学家们从一个死于流感并发肺炎的军人身上分离出新的流感病毒,后被称为猪流感。流行病学家、公共卫生专家和记者提醒,猪流感可能具有与引起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病毒一样的传染性和致死性。媒体报道引起了大范围的恐惧,人们处于歇斯底里的边缘。
 
  为应对不断增长的恐惧,杰拉尔德·鲁道夫·福特总统支持了一项针对所有美国人的免疫运动。一些医学专家则敦促实施更多的保护措施,即储存疫苗和开始大范围免疫(若流行可能即将来临)。为新病毒制造安全有效的疫苗被证明比预期中更困难。为鼓励药厂生产和出售猪流感疫苗,联邦政府同意为疫苗副作用承担责任。但是,当在同一个诊所接种的3个老年人死亡后,许多州决定终止他们的免疫运动,即使调查事实显示死亡和疫苗并没有关系。又因媒体对一种出现在接种人群中的极少见的被称为吉兰巴雷综合征的麻痹病的报道,人们对疫苗的恐惧不久便超过了对疾病本身的恐惧。流感专家埃德温·D.基尔伯恩称,没有流行但拥有疫苗总好过没有疫苗的流行,但接种项目的失败对处理传染性疾病和保护性疫苗的公共卫生项目产生了严重影响。猪流感疫苗项目展现了疫苗相关并发症和意外死亡事故是如何引起媒体的狂热,使得关于风险和收益的理性讨论黯然失色。
 
抗争仍在继续
 
  人类行为和技术的改变给致病的微生物媒介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几千年的狩猎、觅食、烹饪,以及动植物的驯化和永久居住地的形成,改变了人类和微生物的关系。在更近的历史中,农业、畜牧业、商业、居住、旅行、交通、性关系,以及注射、输血、组织器官移植等医疗技术的使用,都给传染病的传播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20世纪上半叶,医学微生物学大大促进了药物、抗毒素、抗生素和疫苗的发展,这使得防治许多重大传染病成为可能,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但是到了20世纪后期,正当许多人满怀信心地预测人类将攻克传染病的时候,一些旧的传染病死灰复燃,一些新的传染病肆虐流行,一些不明疾病侵袭新的地区,一些致命病原体开始对一度强大的抗生素产生耐药性。传染病学家一致认为,新发传染病和耐药病原体已成为全世界的主要威胁。21世纪,如果出现像1918年流感病毒一样具有高致病性和传染性的病毒,其影响也可能会因保护性疫苗、抗病毒药物和症状并发症管理的发展而被削弱。现代治疗方法和支持性技术在理论上能够降低死亡数,但许多专家认为,即便最富有的国家也不能为严重的大流行做好充足的准备。尽管有国际流感监控系统,疫苗生产依旧会太少和太迟。虽然医疗介入能够削弱致死性流感病毒在有合适资源区域的影响,但在被感染个体意识到他们生病之前,现代交通又为病毒散播到全世界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建立和执行航空管制和国际检疫措施将明显产生重大的经济和社会影响,却会和古老的检疫规则一样不受欢迎,可能会是无用的。
 
  医学在进步,科技在发展,社会在前进,人类与传染病的抗争仍在继续。传染病如何影响了人类世界?社会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我们今天又如何对待传染病?《传染病的文化史》为我们思考这些问题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4期8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