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神话叙述建构和生成民族共同体意识

作者: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张同胜

 
  ◤族源神话叙述实质上是历史演绎和文化事件,它生成着政治共同体的“我们何以为我们”的集体记忆;同时,时代性共同体意识的需求也生产着始祖神话叙述的当代性。
 
  族源神话是共同体意识的身份表征
 
  神话叙述是上古时代人们“相信真实”或“信仰真实”的话语,它具有形塑族类共同体意识的切实功效。在宗教仪式中,创世神话回答世界起源的问题,包括我们人类从何而来、我们何以成为我们的共同体意识问题。
 
  据《圣经》,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用泥土创造了亚当,又用亚当的一条肋骨创造了夏娃,从而回答了人类的起源问题。古印度的四大种姓即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虽然彼此之间区隔犹如水火,但他们何以能够安分守己地和平相处数千年?这是因为印度人坚信他们毕竟都是同一个祖先,即神话中的原人普鲁沙的后裔。古罗马人相信皇帝是埃涅阿斯神的后裔。英雄的传说时代,是帝王将相建构其为神的后裔的时代。古希腊神祇的谱系就表明了“我们都是神祇的后裔”的共同体意识。
 
  《太平御览》卷七八引应劭《风俗通》云:“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者,絙也。”中国女娲抟土造人的神话,不仅解答了汉人从何而来的族源问题,还回答了为何或生而富贵或生而卑贱的阶级差别的叩问。但无论贵贱贫富,他们都来自黄土。
 
  黄帝是战国时期大一统政治所需要的共同体意识的产物,是古代中国历史传说中的部落酋长的符象化(Ekphrasis),是英雄即神(Euhemerism)的理性实践。司马迁《史记》云:“黄帝,姓公孙。”王国维《殷商制度论》认为,西周初年才出现了姓,且只有贵族女子才有姓。《通志》记载:“男子称氏,妇人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战国时期,姓与氏混淆为一,而公孙是战国时期才出现的姓氏。《新唐书》记载:“(武)后尝问:‘祝儒言氏族皆本炎黄之裔,则上古乃无百姓乎?’”上古委实没有姓或者氏,当时皆“称名不举姓”,从而可知黄帝作为华夏民族的始祖,实乃族群共同体的政治意识的体现。
 
  黄帝作为文化符号又是五行思想的具体展现。从五色来看,东为青,南为赤,西为白,北为黑,中为黄。“黄”是中的符号表征。五行思想盛行于战国时期,从此之后,它与阴阳思想一道构成了中国文化生产机制的深层结构。战国时期,战火连绵,国族纷争,人民涂炭,少壮填沟壑,老病转运输,于是广大的民众盼望国家统一、社会和平。正是这种政治上的热切吁求,在精神世界里才出现了救世主一样的人王,他就是黄帝。
 
  黄帝的神话化或历史化,其效果历史表明了一个人文精神的真理,即神话叙述的生产和再生产建构和生成着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家国意识。这种政治情感意识自战国时期以至当下,依然是华夏民族天下一家之凝聚力和文化认同的神话本源。
 
  神祇谱系即政治共同体意识的阐连
 
  文献记载炎帝姓姜,黄帝姓姬,这是战国时期共同体政治建构的说法。炎帝又名神农氏,是古代农业的业祖,在神话故事里的形象为“人身牛首”。《贾子》云:“牛者,中央之牲也。”五行“东木、南火、西金、北水、中土”,因此牛“属土”,宜农。
 
  《史记·楚世家》云:“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逸周书》云:“其帝炎帝,其神祝融。”
 
  《汉书·律历志下》云:“《易》曰:‘炮牺氏没,神农氏作。’言共工伯而不王,虽有水德,非其序也。以火承木,故为炎帝。教民耕农,故天下号曰神农氏。”又曰:“‘神农氏没,黄帝氏作。’火生土,故为土德。与炎帝之后战于坂泉,遂王天下。始垂衣裳,有轩冕之服,故天下号曰轩辕氏。”从而可知,炎帝、黄帝始祖身份的神话叙述与历史建构,其内在机理为五行相生相灭之结构。后来,“炎帝神农融合了火神、太阳神、农神、战神和医药之神,其神话传说成为中华民族的重要信仰。”
 
  “三皇五帝”的所指颇多版本,这多种说法表明神祇谱系的建构性。《史记·秦始皇本纪》认为,三皇为天皇、地皇、泰皇;《史记·补三皇本纪》中的三皇为天皇、地皇、人皇;《尚书大传》中的三皇指的是燧人氏、伏羲氏、神农氏;三皇为伏羲、女娲、神农的说法出自《春秋运斗枢》;而《三字经》中的三皇是伏羲、神农、黄帝。
 
  何谓“五帝”?五帝的所指,或为黄帝、颛顼、帝喾、尧、舜(《大戴礼记》),或为羲(伏羲)、神农、黄帝、尧、舜(《战国策》),或为太昊、炎帝、黄帝、少昊、颛顼(《吕氏春秋》),或为黄帝、少昊、颛顼、帝喾、尧(《资治通鉴外纪》),或为少昊、颛顼、帝喾、尧、舜(伪《尚书序》)。
 
  依据五行思想,东方天帝太昊伏羲,属神句芒;南方天帝炎帝神农,属神祝融;西方天帝少昊金天,属神蓐收;北方天帝颛顼高阳,属神玄冥;中央天帝黄帝轩辕,属神后土。《孔子家语·五帝》云:“季康子问于孔子曰:‘旧闻五帝之名而不知其实,请问何谓五帝?’孔子曰:‘昔丘也闻诸老聃曰:“天有五行,水火金木土,分时化育,以成万物,其神谓之五帝。”古之王者,易代而改号,取法五行。五行更王,终始相生,亦象其义。故其为明王者,而死配五行,是以太皞配木,炎帝配火,黄帝配土,少皞配金,颛顼配水。’”
 
  传说,黄帝发明了车、船、宫室、衣冠、历法、医术等,炎帝发明了耒耜、五弦琴、陶器、草药学……黄帝、炎帝因而成为了文化英雄,他们的发明创造是箭垛式集成,是后世的想象、假设和打造。汉民族是农耕文明的创造者,因而其神话谱系也多富有农业文化的言说和叙述。
 
  黄帝与炎帝为兄弟,中华民族都是炎黄子孙。作为始祖记忆的黄帝、炎帝真正解决了政治上的、民族上的、文化上的共同体意识问题。神话叙述中的黄帝、炎帝和蚩尤等始祖神祇,对于凝聚大一统的政治体制、生成文化共同体的归属意识都起到了神奇而伟大的功效。
 
  民族共同体意识:族源神祇的文化认同
 
  中国的游牧民族也以黄帝为其始祖,认同自己为黄帝的后裔。《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黄帝之后,尧、舜、禹禅让。大禹的儿子启创建了夏王朝,此之谓夏后氏;而夏后氏为匈奴的先祖。
 
  据陈寅恪的考证,鲜卑人为白种人,体征为“肤白、黄发”。然而,《魏书·序纪》记载:“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其后,世为君长,统幽都之北,广漠之野。畜牧迁徙,射猎为业,淳朴为俗,简易为化,不为文字,刻木纪契而已。世事远近,人相传授,如史官之纪录焉。黄帝以土德王,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其裔始均,入仕尧世,逐女魃于弱水之北,民赖其勤,帝舜嘉之,命为田祖。”从而可见,通过神话记忆的书写,鲜卑人也认同黄帝是其始祖,这就为北魏孝文帝汉化改革创造了文化身份认同的坚实基础。汉化改革的推行促进了民族之间的大融合,而族源文化上的神话认同则是其改革成功的根本保证。
 
  汉语言文献一般将《山海经》视作古代中国神话的渊薮。《山海经·大荒西经》云:“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北狄之称谓源出自五行之方位和华夷意识。从而可推知,《魏书》的族源神话书写或取自《山海经》。
 
  中华民族融合过程中的姓氏认同,也是族群共同体意识生成的重要路径。安息、天竺、贵霜人来到中土后一般以其国为姓。昭武九姓本为粟特人,也以国为姓,东迁中土经商、生活,仅从姓名不能区分其为异族。李白、刘禹锡、白居易、陶渊明、欧阳询、元稹、刘蜕、萨都剌、余阙、颜宗道、瞻思、辛文房、隋杨皇室、李唐皇室等对其始祖的追根溯源,都展现了认同华夏文化的共同体意识。从根本上来说,始祖族源的身份文化认同,实乃神话叙述的效果历史使然。
 
  国族建构,黄帝成为了“中华”的象征。黄悦认为,“炎黄子孙之说,其实就是借用英雄祖先和兄弟民族的历史心性,将炎帝和黄帝部落之间的争斗关系,转变为祖先记忆统摄之下的亲族叙事。”杜贵晨说得好,“无论黄帝其人在历史上的真相如何,他的形象都实已成为中华多元统一国族的超级图腾与共同信仰,中华‘大一统’恒久不变的象征。”古今中外,族源神话叙述实质上是历史演绎和文化事件,它生成着政治共同体的“我们何以为我们”的集体记忆;同时,时代性共同体意识的需求也生产着始祖神话叙述的当代性。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7期6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