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当代高等教育须有“全球视野”

作者:香港大学教育学院 杨锐/教授 沈裕挺/博士研究生

  ◤“全球视野”不是一个空泛的概念,而是有详细深入的论述,能对高等教育如何培养具有全球视野的公民产生具体的指导意义。这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有很大启发性。
 
  “全球视野”究竟是什么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全球视野”的重要意义在个体、组织和社会不同层面上都日显突出。就高等教育的发展而言,一方面,现代高等教育体系作为西方文明的产物,随着全球化的浪潮传播到全世界;另一方面,高等教育进一步形塑与巩固着西方文明主导下的全球化体系,非西方文明下的高等教育体系都不得不将“国际化”作为自己的目标之一。对非西方国家而言,其现行高等教育在制度和理念上都不再是原有的单一文明的产物。这种状况在我国尤为明显。而且,我国对高等教育的国际化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即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建设。可以说,今天我们的高等教育必须具有全球视野,也必须培养具有全球视野的人才。
 
  那么,全球视野究竟是什么呢?不少人曾尝试界定全球视野,观点纷呈。至今最为人们所推崇的一个观点是由罗伯特·汉威(Robert G. Hanvey)提出的。早在1975年,汉威发表了《可达成的全球视野》(An Attainable Global Perspective)一文,并在1982年再度精简修订发表。在文中,他界定了考察全球视野的前提,即全球视野对个人不是有还是无的问题,而是具备还是缺少某些维度的问题;教育作为社会化的过程,要让个人具备所处社群认可的全球视野的特定维度,例如专门技能、倾向、态度等,但个人不需要达到一样的智力和道德发展水平。在此前提下,他将全球视野分为五个维度:对视野问题的觉察、关于“全球状态”的意识、跨文化意识、对全球动态特征的了解和关于人类选择行为的意识。“全球视野”的这种定义在西方广为流传,时至今日依然对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和人才培养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觉察视野问题
 
  汉威指出,个人要认识到其世界观不仅不是普适的,而且会一直被没有意识到的影响形塑。尤其是其成长所处的文化环境会提供一幅强有力的认知地图,以至于个人很难超越日常生活中的“常识”带来的先验性规定。但是我们通过努力至少能发展出一种隐约的感知,即我们拥有一种被微妙的影响所塑造的视野,而其他人群拥有的是和我们根本不同的视野。高等教育在全球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其实恰恰体现了对这种视野“感知”的缺乏。在此前的一两个世纪中,西方国家的高等教育体系传播到了世界各地。教育体系背后有其文化基础,西方文化并非始终尊重非西方文化的价值,弱势的非西方社会往往被动接受西方模式的高等教育体系。更严重的是,许多非西方背景的学者由于受到西方教育的影响而不能充分意识到本土社会视野和西方视野之间的重大差异,盲目照搬外来高等教育模式,以至于自身高等教育发展陷入困局。所幸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强调真正的全球化发生在多文化之间的相互交流学习之中,而不是以一个“普适”的标准去压制其他社会的本土文化。在汉威看来,类似这种深层的视野是可以习得的。从宏观层面而言,我们发展高等教育时需要有这样的视野;在个体层面上,应引导年轻人去感知这种视野,意识到其不能直接见到的深层方面。
 
  具备“全球状态”意识
 
  汉威主张,人们需要意识到当下的世界情形和发展状况,包括人口的增长和迁移、经济状况、资源和物理环境、政治发展、科学技术、法律、健康以及国家间与国内的各种冲突等。虽然大众传媒提供了了解全球问题的平台,新闻媒介也有助于增强全球意识,但真相常常会被各种因素扭曲。政府的政治理念、国防安全的需求、受众的趣味都会影响媒介对信息的筛选和对真实的世界图景的呈现。汉威认为,学校教育有突破此类限制的功能,比如,基础教育可以给学生提供全球化的议题,以促使他们形成全球视野的思维框架,帮助他们理解全球性问题。对我国高等教育而言,具备“全球状态”意识的思维方式更是必不可少。高等教育要让青年人认识到全球化和本土化是一体两面的问题,世界上其他地方发生的事件与自己的生活并不是割裂的,而是息息相关的。在如今这个互联互通的时代,我们要学会真正了解全球性的事件和其他国家的事务,这样才能更好地开展自己社群范围内的生活;我们要学会真正认识全球化时代下的西方文化霸权,这样才能在西方与本土文化的交汇中形成我们新的文化身份认同。
 
  以跨文化意识发展高等教育
 
  汉威强调,我们要对世界文化特征有整体的把握,对各地多元的观念和实践有所认识,并且意识到如何比较这些观念和实践。他认为,这种意识是最难培育成型的。掌握世界形势的知识是一回事,但形成理解、接受进而欣赏人类创造出的各种独特文化的基本能力是另一回事。近年来,高等教育学界逐步形成共识:大学未来发展的路径并不局限于现代西方大学一种模式。对这种多样性的理解不应该只停留在历史或知识的层面,而应该走进现实,即每个人都需要以跨文化意识去理解不同社群的学术传统,结合多元文化发展适应本土需求的高等教育理念。例如,许多非西方国家的高等教育体系都经历过西方化甚至被殖民的过程,西方大学理念已被高度制度化。因此,不仅是西方化的大学,甚至表面看来完全是本土的大学都会有意无意间否定传统高等教育的价值。而跨文化意识所强调的正是对所有文明的高等教育价值的平等认识,它要求我们理解并尊重各种文明下不同的高等教育传统和价值。
 
  了解全球动态特征
 
  对变化的掌控是全球化时代的核心问题。汉威认为,“全球视野”意味着对全球系统的关键特征和机制至少要有一些基本的理解,这种认识可以提升对全球变化的洞察力,并对之进行可能的控制。高等教育可以提供针对复杂的全球系统的教学,以促进学生对全球变化的认识。高等教育不仅作为知识经济的龙头服务于国家经济和科技发展,还通过人类社会的跨文化交流成为国家软实力的关键组成部分。在此背景下,受到普遍讨论的世界大学排名正体现了社会对高等教育影响的关注。通过排名,不同国家的大学在西方学术标准下被量化评估,排名不尽如人意的大学似乎都不得不有所变化。那么,高等教育中有哪些是应该随时代之变而变化的?哪些则是应该守护的根本使命?凡此都应该从全球视野的角度进行思考。对非西方国家而言,具备全球视野尤其重要和迫切,需要在洞察全球性变化的基础上,调整好自身文化传统和强大的西方影响之间的紧张关系,重新找到自己立足的价值基础。
 
  人类抉择的意识
 
  由于对全球系统的认识正在扩展,汉威特别指出,应意识到个人、国家和人类在面对选择或决策时可能出现的问题。人类在进入现代文明之后,决策和选择的行为模式变得日益复杂。如今,单个国家的利益和活动常常难以与其他国家清楚地分离开来。针对超越国家、地区或联盟的问题,人类的抉择必须有系统性、全盘性的考虑。对高等教育而言,要重新探讨其在国家、地区和全球中的参与性策略。例如,我国的高等教育是东亚高等教育的一部分,历史上对东亚文化圈的高等教育产生了深远影响,近代后也曾向日本学习现代高等教育发展的经验,如今虽然给东亚地区的其他国家带来了一定的竞争性压力,但也为东亚区域性联盟注入了生命力。因此,我国当下高等教育建设首先要站在面向世界的角度,做好中国观点、中国理论的阐释,培养出有全球视野的公民,进而通过这种具有全球视野的高等教育为东亚高等教育的区域性发展提供借鉴,而对东亚的区域性联盟的认同又将进一步丰富全球化时代下的话语,促进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的实现。
 
  可见,“全球视野”不再是一个空泛的概念,而是有详细深入的论述,能对高等教育如何培养具有全球视野的公民产生具体的指导意义。这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有很大启发性。全球视野是我国高等教育必须培养的公民素质。但同时我们也要意识到,全球视野并不只是面向全球的,也是扎根在自己本土文化的基础之上的,它本身是多元、包容与开放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全球视野要求中国年轻一代具备会通中西的能力,成为中西高等教育知识体系间的摆渡者。
 
  《社会科学报》总第1705期5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