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从参考文献作假说起

作者:盐城工学院 邓 笛

  百度贴吧中,有人发了一篇题为“参考文献引用的三种作假手法”的贴子。发贴人认为,参考文献的作假手法有三种。
 
  第一种是假引用。假引用也分三种:其一是“友情引用”,即被引用的文献和本文没有多大关系,作者和引用文献的作者相互抬举,目的是提高彼此的学术“知名度”;其二是“装门面引用”,即引用者罗列一大堆“权威”文献,尤其是国外文献,只是给自己装门面,他们也许从来就没有研读过它们,或者这些文献根本与所论毫不沾边;其三是“滥用自引用”,即在毫无必要的情况下滥用自引用,目的是自我抬举与炫耀。
 
  第二种是该引用的偏偏不引用。明明引用了人家的材料和思想,却出于某种目的而刻意回避,在列举的参考文献中难觅其踪影。
 
  第三种是伪引用。伪引用分两种:其一,明明都是自己的观点和原创,但为了显示学术性,硬是把这些原创的观点说成是引用自某些有份量的文献;其二,明明是二次引用,却把自己根本没有读过的原始文献作为参考文献列出。
 
  我将此贴子的内容与几位高校“青椒”作了交流。他们表示,这些情况确实存在。有一位青椒说,他读研究生的时候,导师曾这样指导他:论文写得可以,但文后参考文献列得太少,且已列的文献中近三年的新文献少,权威出版社和权威期刊出的文献少,应该予以充实。于是学生回去后将参考文献部分做了“加工”,而论文内容本身并无修改,再给导师看,导师便认可了。
 
  写论文的时候,尽量采用权威出版社和权威期刊出的文献,这个建议本身没错,错就错在没有实事求是,错在弄虚作假,更错在导师的世故和“坦率”,可是又怎能完全怪导师呢?“项目体”“学位体”下的论文十分看重形式,至于论文立意是否创新、提出的问题是否有研究价值、研究过程是否严谨求实,在某种程度上反倒成了次要的东西。这种学术环境培养出来的学者很难耐心地读书,更多是在翻书和查书,为写论文而写论文,追求所谓的“成果”而非真理,崇尚时髦的话题而非创新,尊重权威的声音而非实践,弘扬格式的精致而非理性,离学术研究的本质越来越远。学术论文的写作变得功利化。
 
  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奖获得者托马斯·苏德霍夫在由厚益控股和《财经》杂志联合主办的“世界科技创新论坛”上发表演讲时称,科学的价值是为了发现,而不是为了功利主义,“科学知识必须是独立的,而且只是为了追求事实来进行的研究”。相比之下,目前中国高校的科研生态环境令人担忧。学术研究已经变成了喧哗躁动的“被学术”运动,异化成赚取名利、金钱或谋取“官职”和“待遇”的工具。在这场全民“被学术”的运动中,脱颖而出的不是那些潜心做学问的真学者,而是那些不太做学问,但是有资源、有权力的“社会活动家”。
 
  不少人因此对自己原本热爱的专业丧失了兴趣。有一位同行告诉我,他喜欢学术研究的原因之一就是学术研究可以帮助他逃避社会上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但是现在看来他不但未能逃脱这种关系,而且学术研究使这种关系变得更加复杂,他为此痛不欲生。还有一位老师跟我说,完成一个项目,真正用于研究本身的时间只有一半,另一半全部用在繁复的文牍、复杂的人际关系和不愉快的报帐上,他因此决定不再申报项目了。另有一个同行抱怨说,自己写一本专著花了五年时间,其间吃苦受累也就罢了,关键是写作期间没有成果应付考核,这个压力实在受不了,而有些人只要花钱就能买到论文甚至论著,活得有滋有味,什么好处都得到了。
 
  目前的学术规则导致了一些荒唐事情。对老师们来说,成也规则,败也规则。这样的状况,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所改观?
 
  《社会科学报》总第1706期8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