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思想·文史 > 列表

名曲译名宜厘清

2021-04-07  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 张健敏

  原汁原味地传承世界音乐先贤留下的艺术瑰宝,让中西文化融会贯通,是当代人的责任与担当。有鉴于此,厘清当下扑朔迷离却流传甚广的世界名曲译名是源自本义,还是“后期开发”,是个有趣的命题,对于深植于人心的经典音乐加以重新认知,无疑具有启示意义。
 
  德沃夏克1893年创作的第9交响曲《自新世界》(From the New World),俗称《新世界交响曲》,是迄今为止最流行的交响乐之一,1969年阿波罗11号登月,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将《新世界交响曲》录音带上月球播放。
 
  纵览诸多版本的译名,几乎清一色将该曲译成《自新大陆交响曲》,“新大陆”从文义上疑为“美洲新大陆”,姑且推测,译者或以为德沃夏克1892年至1895年任美国国家音乐学院院长,对美洲新大陆情有独钟。然而,详其出处,德沃夏克有自己的解读,1893年12月15日,也就是该曲在卡内基音乐厅首演前一天,德沃夏克接受《纽约先驱报》专访说:“我实际上没有使用任何‘美洲原住民’的旋律,我只是反映了印度音乐特色的原创主题,并利用这些元素作为主旋律,采用现代节奏、‘对位法’(counterpoint,音乐写作技法)和‘管弦乐音色’的所有资源来加以演绎。”就音乐多元性而言,《新世界交响曲》第三乐章所呈现的捷克风格旋律,似乎还借鉴了波希米亚民间音乐的节奏,特别是斯拉夫舞曲,由此看来,所谓“新大陆”译法是闭锁的,“新大陆”仅是地域性的范畴,德沃夏克所言的“新世界”(New World),具有更宽广的意境,其音乐“开阔空间”来自印度音乐节奏,来自非裔美国人民歌,来自其家乡的波希米亚旋律,诚如音乐家伯恩斯坦所言:“交响乐的基础就是真正的跨国。”《自新大陆交响曲》不仅语义不合,更有违德沃夏克音乐主题思想的本意。
 
  《吉普赛》是西班牙作曲家萨拉萨蒂1878年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作品名称源自欧洲通用术语“Zigeunerweisen”(德文“吉普赛”,因首演于莱比锡,故以德文标注),萨拉萨蒂以吉普赛作为主题命名,有其严格的阐释,然中文译名《流浪者之歌》,文辞虽曼妙,现实却悲怆,吉普赛人遭受的苦难远非“流浪者”所能详尽。
 
  吉普赛人祖先被认为是源自印度次大陆的族裔群体,几个世纪的迫害和歧视,导致该民族居无定所、四处飘泊,迁徙成了失落者生存的无奈之选。然迁徙与流浪似有本质区别,吉普赛人有独特的谋生手段:通灵算命,当金属手艺工匠、小贩、兽医或动物贸易商,并非以乞讨为生的流浪者,吉普赛人有栖息居留的家。就文化而言,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和音乐,吉普赛的音乐旋律激发了几代音乐大师,在勃拉姆斯、李斯特、拉赫马尼诺夫、拉维尔的舞曲音乐中,都蕴涵吉普赛民族狂放不羁,且弥漫着哀婉凄美的旋律。《流浪者之歌》梦幻般的译名,恐非萨拉萨蒂所能读懂,更未揣摩吉普赛人的感受!
 
  莫扎特的《土耳其风格回旋曲》(Rondo AllaTurca),俗称《土耳其回旋曲》,是《莫扎特第11钢琴奏鸣曲》三个乐章的最后一个乐章,它汲取了奥斯曼土耳其Janissary乐队的音乐元素,因其音乐呈“回旋曲”形式,故俗称《土耳其回旋曲》,本该直译的曲名,却讹误成《土耳其进行曲》。
 
  “进行曲”是一种循序渐进、具有强烈节奏感的音乐,为军队行军或游行而写,由军乐队演奏,如贝多芬为戏剧《雅典的废墟》创作的序曲《土耳其进行曲》(Turkish March)。“回旋曲”则是周而复始、交替重复主题的音乐形式,并且节奏大多是非常快,如果将莫扎特《土耳其回旋曲》作为军队行军音乐,想必士兵的步伐会像当今的街舞一样,令人发噱。其实,著名的经典图书公司出版的古典雕版乐谱Rondo AllaTurca,曾清楚地使用《土耳其风格回旋曲》这一原始命名。
 
  音乐曲名翻译,犹如白话《论语》,倘若抹去原文,自创新义,俨然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每首经典曲名,寥寥数语,实则会有音乐家的灵魂,非浅学所能知晓,笃信大师原作才是常道,自作解人、臆测经典,则“名存”的根基都没有了。
 
  音乐曲名翻译,犹如白话《论语》,倘若抹去原文,自创新义,俨然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社会科学报》总第1749期8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