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术·文摘 > 列表

上师大学报:一切权利的根源在劳动

作者:何云峰

 

  社会文化价值是社会各阶层人们的价值共识,而价值共识的达成必须要有最终的根基。资本主义所有文化价值都是基于天赋人权而建构起来的。因此,所有的分歧和价值纷争最后都到天赋人权为止。社会主义不同于资本主义,其独特的文化价值形态特征在于它基于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人权而确立。也就是说,所有的分歧和价值纷争最后都到劳动人权为止。
 
  劳动人权和天赋人权有本质的不同,它是用劳动来解释人的权利和社会合理性的理论或者学说。只有劳动人权,才是符合马克思、恩格斯本意的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根基。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劳动并不是一个活动的概念,而是一个本体概念。他们把劳动本体化了。之所以说,劳动被本体化,是因为劳动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是跟“造物主”划等号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所有理论假设离不开上帝创造人。为了与资本主义的这个原初假设相对立,马克思、恩格斯强调的是劳动创造人。所以,马克思、恩格斯主张的是劳动人权,并以此跟资产阶级的天赋人权论相对立。一旦将劳动放在与“上帝”齐名的同等角度来加以理解,就可以非常容易地理解“劳动人权”的内涵了。
 
  所谓“劳动人权”,是指用劳动来解释人的权利和社会合理性的理论或者学说。在他们看来,社会文化价值的终极共识应该是:一切权利的根源在于劳动,不劳动就没有权利;人类社会任何合理性的根据,最终解释都是劳动;人类社会真正的发展是人的全面发展和彻底解放,而人的解放主要表现为人和劳动关系的发展程度。这种关系要经历从奴役劳动、谋生劳动到体面劳动,最后到自由劳动,这样一个发展过程。在此发展过程当中,最核心的是生产力高度发达,没有生产力高度发达,一切都是空的,摆脱不了奴役劳动和谋生劳动,也就不可能走向体面劳动和自由劳动。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是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是一种超越资本主义天赋人权学说的科学理论。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既展示了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也展示了社会主义对人类的独特文化价值贡献,更展示了社会主义以独特的人的解放学说对资本主义颠覆性的超越。(原题《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散论》)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2016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