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术·文摘 > 列表

人大学报:“应得”是一种批判力量

作者:姚大志

  姚大志提出:“应得”这个词有两种基本功能,在道德哲学中被用作道德评价,在政治哲学中被用作分配原则。在当代政治哲学中,“应得”(desert)是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概念,特别是在分配正义的问题上。当应得被用于分配正义的时候,它被看作是一种正义原则,并与其他的正义原则相对立,如平等和资格。从应得理论家的观点看,只有应得的正义原则是正确的,其他原则(如平等)都是不正确的。更为重要的是,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国内,一些学者明确表示赞同应得理论,并且试图用应得原则来抗衡甚至取代平等原则。
 
  西方的很多主流政治哲学家反对应得理论。从反应得理论家的观点看,应得不能用于分配正义,他们的论证本质上都源于罗尔斯对应得观念的批判:人们之间的收入差别产生于天赋运气或环境运气,而人们对于运气不是应得的。但是,罗尔斯以及其他反应得理论家没有对这个关键问题提供一种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应得不能用于分配正义?从应得理论家的观点看,作为应得基础的东西应该是相关个人的事实,比如说,某个人先前的表现或者现在的能力。但一个人能够做出什么样的贡献或达到什么样的成就,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他出生在什么家庭以及具有什么样的天赋有关,这是一件涉及运气的事情。用罗尔斯的话说,从道德的观点看,一个人拥有什么样的家庭环境和自然天赋,这是偶然的和任意的。也就是说,一个人对于其家庭环境和自然天赋不能说是应得的。
 
  应用于不同场合的应得存在含义上的差别。说某个人应得其赞扬或谴责,与说某个人应得其收入或财富,两者明显不同。应得是一种道德评价,它表达了回报与相关行为的一致性,也表达了人们的道德态度。如果这样,那么应得的观念显然不适用于收入和财富。一方面,如果应得表达了回报与相关行为的一致性,那么收入和财富与人的行为之间则不存在这种一致性,因为在市场经济中人们的收入是由劳动力的供需关系决定的。另一方面,如果应得表达了人们的道德态度和道德价值,那么道德态度和道德价值与收入和财富的分配完全无关,正如罗尔斯一直坚持的那样。
 
  但仍有许多人把应得的观念用于收入和财富。更为重要的是,当应得观念用于收入和财富的时候,虽然它已经成为一种分配原则,但是却仍然被误认为是一种道德评价。使问题变得更复杂的地方在于:虽然应得不能作为分配原则用于收入和财富,但是它作为道德评价却可以。当应得作为道德评价用于收入和财富的时候,人们是用它来表达对现有分配制度的批评。在这种场合,应得的使用形式通常是否定的,比如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批评,“某个明星的高收入不是应得的”。因为应得实质上是被用作分配原则,但是却被误认为是道德评价,所以被频繁地应用于收入和财富,在日常生活和政治哲学中都是如此。因为应得被用作分配原则但是根本就不能成为分配原则,所以应得被用于讨论分配正义问题,就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应得为什么不是也不能成为分配原则?如果应得不是分配原则,那么什么是这样的原则?
 
  结论就是:一方面,应得不是价值,也不能被制度化,因此它不是也不能成为分配原则,更不用说分配正义的原则。与应得不同,平等和资格(自由)是价值,而且也能够被制度化,因此它们能够成为分配原则。但是,这只是说平等或资格能够成为分配原则,而不是说它们是正义的分配原则。哪一种分配原则是正义的,这在政治哲学家之间是有争议的。另一方面,虽然应得不是也不能成为分配正义的原则,但应得是一种道德评价,而且它作为道德评价也能以某种方式用于分配正义问题。当应得作为道德评价用于分配正义问题时,它所发挥的功能是否定的,即对现行分配制度的批判。应得作为一种前制度的道德评价对现行分配制度永远具有一种批判的力量。(文章原标题为《谁应得什么?》)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