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术·文摘 > 列表

学术月刊:重建“信德”助力道德建设

作者:高瑞泉

  高瑞泉提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信”是支配人们道德生活的五大观念之一。这些观念被统称为礼教的核心即“五伦”或“五常”。显而易见,五常和三纲一起,近代以来不再具有它们在古代社会中曾经有过的高度权威,但不等于其中所有的观念都丧失了现代价值。不过,对于它们在社会生活中的现实性和可能具备的价值,今天的国人一方面表现出相当的热情,一方面又确实并未形成高度的共识。因而如何实现传统“信德”的创造性转化尚需要不断探索。文章尝试从“信”的观念史出发的路径:一方面考察最重要的儒家文献中(以孔子、孟子、荀子和《四书章句集注》为中心)有关“信”的论述,一方面不忽视近代哲学家对他们的某种批评;一方面承认“信”的历史价值,一方面不停留在观念领域对“信”的抽象肯定,而是直面当代社会“信”之实存及其多向度的要求。
 
  信德丧失是现代道德危机的重要表征,重建“信德”既有现实的迫切性,又有实践和观念的复杂性。从传统文化开掘重建“信德”的基础,可以集中于儒家经典中“信”的观念史分析。古代儒家“信”的观念,包含了多向度的意蕴:“信”是一项重要的个人美德;作为个人美德,“信”主要体现为处理朋友一伦的品德,但因为必须服从“孝悌”的原则,所以在家族伦理中处于边缘的地位;“信”作为一项个人德性,既有存在论的意义,又有工具的意义——尤其在政治活动之中;在政治实践中,“信”具有“权”与“经”的两面性;孔子以后,由于“诚”或“诚信”概念的阐发,“信”观念之形而上学凸显为理论的重心。在实践哲学的视阈中,后儒对“信”的具体德目缺乏详明的讨论。因此,重建“信德”、对“信”的传统观念作创造性转化,需要综合处理好“信”之四项:主要通过稳定的法律制度与风俗内化结合的途径建立“信用”;以广泛的“信用”为基础,提高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社会“信任”度,使“信”从单纯的私德扩充为公德;面向“信任”可以挂搭的“信念”世界,有待于建设合理的价值体系,实现社会团结;正视信念的超越向度“信仰”对于道德建设的意义,同时也扩充论辩的合理性来解决不同信念或信仰之间的紧张。(文章原标题为《重建“信德”:从“信”的观念史出发的考察》)
 
《学术月刊》2017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