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术·文摘 > 列表

政治学研究:人能群,国也能群

作者:陈曙光

  “超国家政治共同体”缘于民族国家生存发展的内在需求和强烈意志,是国与国之间结成的“有机生命体”。“共同性”构成超国家政治共同体的身份密码,根据不同的“共同性”,可以分为原生共同体、次生共同体和再生共同体三大类型。超国家政治共同体有其内在的生成逻辑,民族国家对于“确定性、安全性和归属感”的渴望,对于自身“完美性”的期待,对于“共同利益”的追求,构成了超国家政治共同体的创生动力。共同体品类繁多,功能各异,但不同的超国家政治共同体背后有着相同的精神特质,比如,集体主体性、认同感、保守性、团结等。
 
  随着全球化的深入推进,超国家政治共同体在维系和平、促进发展、共御风险方面扮演着愈来愈重要的角色,国际秩序的和谐稳定得益于超国家政治共同体的积极作为,超国家政治共同体的有效运转取决于共同体内部的机制安排。如“合作”与“妥协”,即超国家政治共同体作为一种集体主体,如何凝聚共同意志、采取一致性。“承诺”和“契约”,“承诺”意味着共同体成员间彼此信任,这是共同体有效运转的重要条件。一个国家只有“出于对政治共同体的共同忠诚而拥有强有力的相互承诺,才能确保其合法性的稳定持久”,才能确保共同体的良好运转。“集体主权”与“公共权威”,共同体能否作为一个整体而行动,关键取决于共同体是否具有集体自主权(或者说公共权威),“集体自主权是判断共同体是否成功的标准”,缺乏“公共权威”的共同体只能是一盘散沙。“回应”与“配合”,共同体的有效运转,离不开共同体成员的配合与奉献。一般来说,只有当成员国的需要和利益得到了共同体的正面回应,共同体的权利、主张才能得到成员国的支持与配合。
 
  超国家政治共同体是一个矛盾统一体,只有当团结与分离、秩序与自主、安全与自由、共赢与利己、界内与界外之间的矛盾张力达到平衡态时,共同体才是善的,共同体生活才是值得过的。(文章原标题为《超国家政治共同体:何谓与何为》)
 
《政治学研究》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