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术·文摘 > 列表

法学研究:以宪法建构国家认同

作者:陈明辉

  国家认同是国家治理的合法性支撑。国家认同所面对的个体与国家归属关系,属于宪法学问题域。在宪法学的理论表述中,人们通过制宪程序联合起来组建国家,国家通过宪法赋予个体公民身份,完成个体与国家关系的基本建构。国家认同的本质,是主权者通过宪法锻造同质性的人民。
 
  国家认同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而转型期国家面临的认同困境更为严峻。在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型过程中,启蒙打破了人的自在状态,使人成为自为的主体,忠诚和服从不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是经过人的理性检验之后的主体确认。国家认同成为一个问题可能肇因于从传统向现代转型过程中的主体意识的觉醒。主体意识的觉醒意味着人不再是国家任意支配的客体。个体和民族均从传统秩序中脱嵌而出,个体向国家争取自由,民族向国家争取自主。民族认同作为现代国家的认同纽带的不稳固性,源于民族作为认同对象并不具有一成不变的特定本质。民族意识是想象的产物,能够与各种身份填充物结合。不同理念主导着民族主义,就产生了不同性质的民族认同。无论以何种民族主义为认同纽带,都只是现代国家认同建构的起点而非终点。随着现代社会理性化过程的不断深入,民族国家在现代化道路上向前行进,会不断褪去传统社会残留的胞衣。
 
  中国虽然很早就通过语言文化建立起了强烈的民族和国家认同意识,但在社会转型过程中,国家认同方面也承受着来自国内和国外的冲击。当下中国内部面临着转型风险,外部承受着全球化的冲击,如何维持牢固的国家认同是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一个值得高度重视的问题。随着血缘、民族、历史、文化等传统认同形式与政治认同的分离,转型期中国正面临传统认同资源消散而现代政治认同形式尚未定型的认同困境。造成转型期国家认同困境最直接的原因在于,支撑国家认同的原生性认同纽带在社会转型过程中逐渐消散,却没有及时有效地建构出替代性的政治认同纽带来重塑国家认同。解决认同问题的一个可行方案,是以宪法为认同纽带塑造国家认同,引导国家认同从历史、文化、民族等原生性认同向基于公民身份和公民权的宪法认同转变。
 
  在建设法治国家的背景下,应当充分发掘宪法的认同塑造功能,将国家认同的内容从传统的文化主义和近代的民族主义,转移到作为国家根本法的宪法。由于宪法无法像历史、文化、民族等原生属性一样为政治国家划定界限,只能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国家内部发挥作用,宪法认同的建构仍然要依赖历史、文化、民族等原生性认同纽带所划定的政治实体,因而完成国家认同的现代转型并不是简单地以宪法认同取代文化认同和民族认同,而是以宪法为载体,将文化认同、民族认同等原生性认同资源以及宪法确认的价值目标、制度体系和公民权利等建构性认同资源整合起来,拧成一股综合性的认同纽带。以宪法建构国家认同、培育宪法爱国主义,并不是要削弱日渐微弱的文化认同和民族认同,而是要以宪法确认、保障并引导这些认同资源。在宪法实施的过程中,应该注重将文化认同、民族认同等认同形式整合到宪法认同纽带之中,充分发挥宪法的国家认同塑造功能。以宪法培育公民忠诚,将国家认同与宪法的实施结合起来,以宪法所确立的共同政治理想和公民宪法权利作为国家认同的内容,以宪法规定的民主政治制度作为培育国家认同的平台,以宪法日和宪法宣誓作为使宪法成为国家象征的契机,完成中国国家认同的现代转型。实施这一方案的具体方法包括:通过理想塑造认同,即以宪法中确立的共同政治理想凝聚国家向心力;通过利益塑造认同,即通过人权保障强化国家的向心力;通过程序塑造认同,即完善并践行民主制度,以民主的政治吸纳和政治整合功能凝聚社会共识;通过象征塑造认同,即以宪法日和宪法宣誓制度的建立为契机,推动宪法成为国家象征,增进国家认同。(原文章标题为《转型期国家认同困境与宪法学的回应》)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3期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