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术·文摘 > 列表

哲学分析:实质合理性的当代论证

作者:吴畏

 
  韦伯最先区分了实践合理性、实质合理性、理论合理性和形式合理性等四种类型的合理性,但他区分这些概念的目的在于,通过划分作为精神过程和行动规则的不同合理性类型,把具有具体性、偶然性、丰富性和易变性的社会实在归结到可理解的和有意义的规律性,来考察这些合理性类型与不同种类的社会行动的关联方式。韦伯所阐发的实质合理性,是要证明人具有价值合理性行动的内在能力。在当代的分析哲学、教育哲学和实践哲学(或行动哲学)的论域当中,实质合理性被当作关于人的信念、判断、论证、决策和行动的本质的一个重要论题,并受到了来自后现代主义、多元文化主义和女性主义的挑战。从认识论的立场来看,形式合理性是一个相对封闭和逻辑自足的概念,而实质合理性则是一个论域开放和认识辩护的概念。 
 
  实质合理性的当代论证是与对合理性的认识论辩护、对批判性思维的阐发和对相对主义的反驳紧密联系起来的。实质合理性,从它的认识逻辑上看,处在抽象理性(或大写理性)、科学合理性、理论合理性、认识合理性,这个从抽象到具体的逻辑链条的末端;从它的主体条件看,它处在从一般的理性主体、科学共同体、合理性的人、具体的人,这个从一般到个别的主体系列的实在层面。实质合理性是个体基于可中立判断和评价的“好理由”、由批判性思维所主导、在认知和行动中以理性评判和道德评价相结合的方式来实际建构的合理性。从认识论上说,实质合理性可以为关于人类认知和活动的复杂性和多样性的判断、分析和评价提供概念框架和认识辩护。(文章原标题为《论实质合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