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学术·文摘 > 列表

哲学动态:人类命运共同体,当代全球化的建设性逻辑

 
  丁立群指出,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世界历史理论以及揭示出的世界历史趋势,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奠定了理论前提。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是对当代全球化的明确定位,即由经济全球化到总体全球化。在当代总体性全球化过程中,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提出第一次以非西方中心的立场,即涵括世界各民族需求和利益的立场,构建了一种总体逻辑:它既包括世界安全关系、经贸关系的普遍原则,也包括全球文化互动的交流原则;其核心价值则是由世界各民族的共同价值凝聚而成。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意味着当代全球化已经由初期的消极的消解性逻辑进入到积极的建设性逻辑。当代全球化初期,其主要矛盾总体上可以理解为后发展国家与发达国家、东方与西方的相互作用中的本质性矛盾。这种本质性矛盾是文化同质化和文化异质化两种趋势的矛盾。无论是文化同质化和异质化的矛盾,还是其背后的文化逻辑,都是一种相互对立、相互冲突的逻辑。它们之间在冲突中相互消解,使西方的“普世性”价值不可能是普遍的,反而成为以“普世”面目出现的特殊性;而各民族文化的特殊价值迫于西方文化的压力以及同化力,也不可能得到充分的发展。要重建全球化新秩序,就必须由这种对立而消极的解构性逻辑,进入到一种和谐而积极的建设性逻辑中。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意味着,当代全球化的普遍性理念由西方的“普世价值”转换为人类的“共同价值”。需要着重强调指出的是“普世价值”与“共同价值”是截然不同的。在当下的语境中“普世价值”就是指西方价值;而“共同价值”则是指人类在共同利益、共同需求基础上形成的“共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是人类的共同价值,它综合了世界各民族文化所蕴含的共同的价值诉求,其中生存与发展是最重要的两个观念基础。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超越了以往全球化的单维物质主义基础,实现了生存价值与发展价值的统一。一方面,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强调,人类的生存危机即全球问题必须靠世界各国各民族人民的共同努力才能解决,各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休戚相关,处于同一个命运共同体中。另一方面,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共同价值不仅包括了人类的生存价值,还包括了人类的发展价值乃至世界各民族文化传统的理想价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为中国道路的特殊性维度升华为普遍性维度提供了可能性,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原文标题《人类命运共同体:唯物史观时代化的典范——当代全球化的建设性逻辑》)
 
《哲学动态》2018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