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刘增人:摸清文学期刊家底

作者:青岛大学教授 刘增人

◤文学期刊是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重要的史料来源之一。近年来,学界出于对空疏学风的纠正,越来越重视原始期刊的研究,以回到“历史现场”的方式重新理解、评估现代文学现象。近日,文学期刊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学术研讨会在山东师范大学召开。会上,学者们对面世不久的青岛大学刘增人教授等人编著的《1872—1949 文学期刊信息总汇》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并对文学期刊与文学研究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WDCM上传图片

1872—1949 文学期刊信息总汇
 
 
  在电子媒体出现以前,文学的生产与消费即作家与读者两极,完全是由文学书籍、文学副刊和文学期刊联系在一起的。书、报、刊,就像三根坚固的柱石,支撑起现代文学的摩天大厦。它们是现代文学发生、发展、沿革、变异的最直接见证与最具象载体。把这三种传统文学媒体的基本情况理清,复原其原生态状貌,是现代文学学科的基础建设,用已故现代文学史料专家樊骏先生的话说,这叫“摸清家底”。早在1992年11月,书目文献出版社就推出了北京图书馆编《民国时期总书目(1911-1949)文学理论·世界文学、中国文学》,收录书籍16600余种,上、下两卷,3066千字。叶圣陶先生1985年12月在该书的《序》中称:“《民国时期总书目》编纂了二十多年,现在开始付排了,应该说这是我国文化界、学术界、出版界的一件大事。”1993年12月,福建教育出版社又推出了贾植芳、俞元桂主编的《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收书13500余种。文学副刊的编目,据说也由北京著名高校编纂中,已经有二十余年了,现在还没有听说杀青或出版的消息。我们所做的,则是文学期刊的信息汇编,即摸清文学期刊家底的事业。
 
判断是否属于文学期刊的标准
 
  对于现代文学期刊的调查统计,其实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已经开始。上海文艺出版社是最先拿出文学期刊目录的先导,可惜未能赓续已成规模的事业。1988年,天津人民出版社推出了《中国现代文学期刊目录汇编》,收录276种。2010年,《中国现代文学期刊目录新编》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收纳了657种文学期刊目录。这两部巨著都是权威版本,提供了各种文学期刊各期的目录,但还有相当数量的文学期刊没有“入围”。这不是资料不足所致,更不是编者见闻所囿,关键在于对于文学期刊的界定、认知不同,即何者为文学期刊,何者不是,掌握的标准、尺度存在明显的差异。以《青年》杂志(次年改称《新青年》)为例,几乎所有相关著录全都毫不犹豫地列为标准的“文学期刊”。其实,它与《小说月报》《诗》《戏剧》等区别非常明显:不但社会论文、政治论文刊发颇多也更为重视,而且后期完全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机关刊物,是标准的政治期刊。我们认为,如果要编撰文学期刊史,当然要而且也必须首先要选择影响大、作用大、质量高、水平高的刊物;而调查统计文学期刊,则必须巨细无遗,宁滥勿漏。判断是否属于文学期刊,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其内涵的文学性。
 
  我们归结出文学期刊至少有两种类型,一是纯文学期刊;二是涉文学期刊。前者除涵盖传统的小说、诗歌、散文、戏剧四大门类外,其他如电影文学、儿童文学、民间文学、外国文学等门类,文学批评、文学史研究、文学理论研究等领域的期刊,均应列入收集范围。所谓涉文学期刊,即涉及文学的非纯粹文学期刊,系指设有文学、文艺栏目,或以一定篇幅发表文学、文化作品,文学研究、文化研究文章的综合性、文化性期刊,以及以一定篇幅发表文学、文化作品或文学研究、文化研究文章的其他专业性期刊,如校刊、学报、同学会会刊等。当我们按照文学性内涵这样的标准去认真发掘整理时,才发现我们的文学期刊真像是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花果累累。
 
起点上移,复原历史
 
  在统一标准、扩大视野的同时,我们还注意了文学期刊的边界尤其是起点的界定。我们最初的上限定在1917年“文学革命”的发动。后来觉得此前的文学期刊,从内容到形式其实并无明显差别,就上溯到1912年,把课题名称更正为民国文学期刊研究。2014年在预备申报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时,请教北京大学严家炎先生。他指出民国建制以前的文学期刊,亦应囊括在内。于是,我们找到学术界公认的我国第一份文学期刊《瀛寰琐记》创刊的1872年11月,作为整理的起点。这样既规避了现代、近代、民国等人为的时间切割,又符合文学期刊自身从内容到形式的本来面目。至于下限,安排在1949年10月1日。起点上移,复原历史,就成为我们的又一心得。
 
网格定位期刊“身份”
 
  总览文学期刊这个极其庞大的家族,同刊异名、异刊同名的实在太多。刊名叫做文艺或以文艺打头的,至少有105种,刊名叫做文学或以文学打头的,至少有75种,刊名叫做小说或以小说打头的,至少有39种。而《文艺阵地》《文艺春秋》《红》等杂志,却不断改名,或者衍生出若干这样那样的特刊、合刊,而实际上还是那家刊物。怎样识别这些姓名相似而“血统”各异的“叔伯兄弟”,不致混淆彼此,则是我们必须解决的“棘手”问题。经过多年的考量思索,我们设计了循实定名、网格定位的模式,即在刊名之后,用圆括号标示刊物的创刊时间与地点,以刊物实际出版的时间与地点为其“身份”的标识,类似商品的“条形码”,给读者判断文学期刊的真实具体“身份”提供了可信的依据:例如《小说月报(1910·上海·前期)》《新月(1928·上海、北京)》。如果文学期刊的刊名有所变化或附带重要特刊,或者编辑、出版、发行地址有所更换,则采取如下表述模式:《文艺阵地·文阵丛刊·文阵新辑(1938·湖北武汉、香港、广东广州、上海)》。有的刊物封面与版权页、内封、书脊所署不同,则尽可能并列注出,如《甲寅·甲寅杂志》,也就一举解决了同一刊物不同表述时往往容易产生的疑义。由此,这家刊物在文学期刊总体格局中的位置也就当即锁定,不会误判。
 
《社会科学报》总第1545期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