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王小鲁:结构失衡是影响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

作者: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王小鲁

    考察对中国经济未来增长趋势的预测非常重要,但是没有结构的再平衡,也难以实现未来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对中国经济增长下行现象的解释众说纷纭,如经济周期因素、国际经济形势的影响、人口老龄化和人口红利的消失、中等收入陷阱等,但以上因素解释力均相对有限。我们认为,结构失衡问题才是影响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因素。
 
当前经济形势好转仍是短期表现
 
  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受到外因、内因多方面的影响。外因主要体现为出口的减速,当然这也与国内产业结构转型不顺利相关。传统上,中国在国际市场上具有比较优势的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但该比较优势在逐渐下降,同时依靠资本、技术、人力资本密集支撑的高新技术产业尚未形成出口主导产业,即未能实现产业结构的顺利转型。内因则体现在多方面:
 
  一是过去十几年投资超高速增长导致的产能过剩日趋严重,资本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急剧下降,其中资本产出比从2000年以前的0.5下降到当前的0.14左右。二是投资迅猛增长的同时,消费率下降,消费不足以拉动经济增长,即没有足够的消费需求以消化投资急剧扩大带来的产能扩张,导致产能持续过剩,生产率持续下降。三是货币超发、信贷过度投放、高杠杆导致股市房市泡沫,反过来挤压了实体经济,即房地产投资的高回报率导致实体经济投资不足。四是过去十几年间政府对企业的干预和对资源配置的干预不断上升,影响经济运行效率。
 
  今年以来,经济数据的改善主要是短期因素的体现。一季度以来,经济增长率达到6.9%,较去年的6.7%略有加速,同时出口由负转正,但出口结构没有显著改善;1月至5月投资增长率保持在8.6%,增长最快的主要工业产品仍以投资品为主,其中国有控股增长12.6%,民间投资仅增长6.8%;由于房价上涨的带动,房地产投资有所加快,且其在民间投资中占绝大部分,因此民间投资中民间制造业投资增长速度更低。综合判断,当前面临的短期经济形势好转只是短期波动,并不能视为经济增长的拐点,今年全年可能是前高后低。
 
  近二十年来产能利用率和资本生产率迅速下降,全要素生产率由正转负,其症结在于投资过度与消费不足。首先,各级政府过度热衷于投资扩张,大量借债投资,过度鼓励房地产投资,无效投资越来越多;其次,货币政策持续刺激投资,财政政策偏重投资、产业政策鼓励特定行业投资,地方发展政策以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投资,其中M2增长幅度长时间高于GDP增长,特别是2008-2009年期间的大规模宽松货币政策,当然今年5月份M2增长率首次降到10%以下可以作为积极调整的信号,但是否具有持久性还有待观察。
 
  此外,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相对不足,同时收入分配严重不均也影响了居民消费,其中国有控股单位的投资与GDP之间的比例从90年代的15%逐步上升到2015年的26%,但政府在公共教育和公共医疗卫生方面的支出在GDP中的占比仅3.8%,低于世界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4.1%。最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受到干扰,使得企业提高效率和科技创新的动力不足。以上因素综合作用,导致消费与储蓄、消费与投资之间的失衡,成为过去十几年关键性结构失衡的主要表现。其中消费率从2000年到2010年下降了14个百分点,储蓄率和投资上升了13-14个百分点,消费占比从80-90年代的60%多变为现在的50%。
 
通过改革和政策调整实现结构再平衡
 
  关于未来的经济增长形式,目前来看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严重依赖于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的进程。计量模型分析发现有三个主要因素对增长和全要素生产率有显著负影响,包括杠杆率的快速攀升,投资率过高和消费率过低,政府膨胀和过度干预,且66%的消费率是最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消费率,低于或高于66%都不利于经济增长。
 
  在计量模型分析的基础上,我们对未来经济增长做了三种情景的预测。第一,常规情景,即基本保持当前增长走势,但控制杠杆率,此时预测2016-2030年均增长率为5.4%,2030年人均GDP为1.58万美元,仍低于高收入国家下限;第二,危机情景,继续高杠杆趋势极可能在未来几年引发资产泡沫破灭,导致经济危机,并对后危机时期增长有长期影响,此时预测2016-2030年均增长率为3.0%,2030年人均GDP为1.11万美元,即2030年仍为中等收入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第三,改革和结构再平衡情景,通过去杠杆和改革促进投资和消费的再平衡,同时以改革降低政府成本,实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总体来看,要保持未来经济可持续增长,必须通过改革和政策调整实现结构再平衡。具体包含以下三个关键环节:第一,用几年时间从加杠杆切实转向去杠杆;第二,从过高投资转向合理投资,从过大的收入差距转向合理的收入差距,改善收入分配,改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促进居民消费;第三,推进政府改革,减少对市场的干预,缩小政府规模,降低行政成本。如果能够实现这些调整和改革,中国经济增长将有一个光明的前景。
 
《社会科学报》总第1574期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