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勇于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

  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要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基础上,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来思考和把握我国未来发展面临的一系列重大战略问题,在理论上不断拓展新视野、作出新概括。
 
  2017年9月21日-22日,由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主办、上海市社会科学联合会协办的“纪念《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研讨会”在上海社会科学院举行。会议邀请国内政治经济学著名学者共同讨论交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颜鹏飞(武汉大学经济思想史研究所所长、教授):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到调节经济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产生有其历史进步性,现阶段应该与时俱进地转向以构筑社会主义调节经济体制为标志的“术语革命”和话语创新阶段。这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话语基础之上的深化、升华和发展。
 
  马克思在人类思想史上第一次提出比较系统的社会经济调节理论:调节经济的一级本质是社会总劳动时间的分配和调节 。调节经济的二级本质是,社会总劳动时间的分配和调节规律,在各个具体的社会经济形态中具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世纪之交,信息成为生产要素乃至于一种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调节的技术基础已日趋成熟,正在破除“哈耶克全面计算不可能之迷”。
 
  一言以蔽之,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调节经济,其特征是多元化(诸多调节因素)和一体化(社会主义调节经济体制作为总体),尤其是把市场机制和政府作用作为其内生变量纳入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调节经济总体之中,就是在有效调节生产力-生产关系的客观辩证法运动过程中,精确寻找市场机制和政府作用的合理边界,既能克服市场失灵又能克服政府失灵,在诸种纷繁复杂的调节要素交叉作用过程中,寻找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合力。
 
  张晖明(复旦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以“问题”为导向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
 
  从中国自身实际出发,以“问题”为导向,探寻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与中国实践相结合,不断续写政治经济学新篇章。我们需要回答的问题是,前面三十年为什么会选择“传统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模式?选择中央政府集中控制资源的“传统的计划经济模式”对于中国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提供了什么经验启示?以至于今天在实践着的“走出”传统模式,以“改革、开放”方针驱动引领,推进经济体制的转轨,变革“计划”与“市场”、政府与企业、中央与地方等方面的经济关系,探索在新全球化背景下,加快工业化和经济发展步伐的路径,开辟符合中国自身实际的社会主义道路,丰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陈承明(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发展和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要充分认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两重性特征。在生产力上,存在社会化大生产和个体化小生产并存的生产体系。在所有制关系上,表现为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主体性和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并存性。在收入分配上,表现为按劳分配的主体性和多种分配方式的并存性。在调节机制上,既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又要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因此,深入研究和探索多种所有制经济、多种分配方式和多种调节机制有机结合的途径和方法,建立和健全多种经济规律有机结合的机制和体制,是发展和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关键所在。
 
  葛扬(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政治经济学的主要任务是要回应当前面临的重大经济发展问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要任务是要回应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重大经济发展问题。通过回应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重大经济发展问题,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的构建。要把如何实现共同富裕作为重大经济发展问题来研究。在社会主义中国进入中等收入发展阶段后,要关注民生问题,这是实现共同富裕的现实体现。要把寻求新时期经济发展的动力作为重大经济发展问题来研究。一方面,要在生产关系层面上通过改革寻求发展动力,使解放、发展和保护生产力的力量越来越大;另一方面,要在生产力层面上寻求发展的新动力。要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人的全面发展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根本目的,离开了人的全面发展,经济社会发展就失去了目标和动力。
 
  陈承明(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发展和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要充分认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两重性特征。在生产力上,存在社会化大生产和个体化小生产并存的生产体系。在所有制关系上,表现为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主体性和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并存性。在收入分配上,表现为按劳分配的主体性和多种分配方式的并存性。在调节机制上,既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又要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因此,深入研究和探索多种所有制经济、多种分配方式和多种调节机制有机结合的途径和方法,建立和健全多种经济规律有机结合的机制和体制,是发展和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关键所在。
 
  陈建华(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经济新常态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建设的新特征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呈现出新常态,经济增长速度从高速转为中高速,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居民收入占比上升,服务业和消费需求逐步成为主体,经济增长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中国经济增速虽然放缓,实际增量依然可观;中国经济增长更趋平稳,增长动力更为多元;中国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发展前景更加稳定;中国政府大力简政放权,市场活力进一步释放。当然,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新常态也伴随着新问题、新矛盾,一些潜在风险渐渐浮出水面。能不能适应新常态,关键在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力度。经济新常态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建设的新特征,也是我们面临的新形势。
 
  《社会科学报》总第1576期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