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政府顶层设计与百姓创造对接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习近平在十九大开幕式上所作的报告中指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对一个国家来说,只有提高社会整体的文化素养,文化自信才具备坚实的支撑。因此,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为人民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成为夯实文化自信的重要举措。

 

  Q: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一提起文化建设,就自然想到与政府有关,是不是这就意味着政府在公共文化建设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王小明(上海市文广局原副局长):总体上可以作这样的理解,但上海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过程中有自己的经验,实际上政府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起到了主导作用。政府主导意味着一定的立场,如我们曾经讲“两为”方针,现在更加强调“以人民为中心”,就是倡导公共文化服务要与老百姓的需求对接,这就是一种主导。政府主导就体现为培育土壤、建立机制、搭好平台、提供保障。

 

  文化机构和各类文化社会组织是公共文化建设的主体,它们应该充分利用政府提供的环境,生产、提供公共文化产品,服务于市民。而市民则是公共文化建设的主角。一方面,市民作为主角,要在参与公共文化中享受文化,创造文化,服务文化。另一方面,市民作为主角,应该监督政府和各种主体,通过监督,行使评价权。以项目评估为例,过去一个项目结束后,政府往往自己总结,自我评价,现在我们让市民、让社会进行评价。即使是有第三方评估,也要进行市民的满意度测评。

 

  政府、社会和市民共同构成了公共文化建设的角色关系,这也就是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参与主体多元化。我们在实践探索中越来越发现,参与主体的多元化不仅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现实出路,也是未来必须坚持的发展方向。

 

  Q:公共文化服务要与老百姓的需求对接,而市民文化节的举办实际上是要鼓励市民享受文化、创造文化、服务文化,那老百姓的这种自我创造是如何与政府的顶层设计相结合的?

 

  王小明:总体而言,上海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至今,使市民参与公共文化的热情逐步提升。这一方面不仅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是各个层面的市民参与文化生活的内在要求。现在无论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都需要广泛的人际交往,实际上,这种对于社交的需求是井喷式的。因此,老百姓参与文化是有内在需求动力的。以市民文化节为例,过去市民的角色定位不够清晰,还是倾向于以政府和相关文化单位为主角,群众是被动参与的方式,政府提供什么样的文化产品和服务,相应地决定了市民享受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现在,我们采取“政府主导、社会支持、各方参与、群众受益”的方式:群众是市民文化节的主角——提出需求;各种公共文化单位是主体——设计和提供产品和服务;政府是主导——负责政策的顶层设计并提供保障,搭平台、建机制、提供服务。

 

  鼓励群众参与、创造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要鼓励群众实现自身的文化价值和艺术梦想,我们利用现有的公共文化设施为群众提供展现自身的舞台,群众可以自拉自弹自唱。当然,在此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不少困难,既包括客观的条件限制,也有主观的惰性,还有制度设计的缺陷,需要未来进一步创新。

 

   Q:“东方配送”是上海一个重要的文化创新机制,您对公共文化配送的未来发展有什么建议?

 

  王小明:我认为要继续坚持公共文化配送建设。首先,我们要建立需求对接机制。需求要对接到人,现在还存在着以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层面为主,选择产品和服务的问题,而不是由老百姓根据需求进行自主选择,希望今后能通过技术手段,真正与老百姓的文化需求对接起来。其次,要继续坚持和完善社会举手机制。让更多的合格社会主体举手,提供产品和服务。再次,继续坚持和完善购买服务机制。如何实现购买的产品和服务的全流程监督是一个急需要解决的问题。目前我们有验收评价机制,比如节目、演员、阵容是否符合采购要求,采取基层点评、分步付款的方式进行有效监管。最后,继续坚持和完善绩效评估机制,这主要是依靠第三方评估机构。

 

  此外,我觉得在未来的发展中还需要防止几种倾向。首先,我们不能异化公共文化。公共文化不等于文化产业。不要把公共文化转型成以纯盈利为目的的东西。当然,市场也可以进入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但一定要比外面的价格便宜。在公共文化的公益性上还存在认同偏差,对普惠也有不同观点。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一定是做普惠的。其次,我们不能对公共文化的理解泛化、扩大化、矮化、固化。在建设上海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过程中,始终应该心中有群众,坚持以人民为中心。

 

《社会科学报》总第1580期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