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政府部门须加强履行公共服务职责意识

作者: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研究室原主任 王锦萍

  上海从1997-1998年提出建设“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城市”,到世博会前提出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 30年来,上海公共文化设施建设的三个阶段与上海不断深化的文化发展定位息息相关。在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在各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凭借历史禀赋、丰富的文化资源和独特的区位优势,上海经历了一轮又一轮公共文化设施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果。在公共文化设施规划与建设的过程中,既有可资借鉴的经验,也存在一些尚待解决的问题。
 
文化设施规划采取功能集聚方式
 
  重大文化设施的选择首先要考虑经济社会发展定位和水平比较好的地区,具体地点需要慎重选择。从现实来看,上海博物馆、世博演艺中心、东方明珠的选址都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能将东方艺术中心的最终选址定在陆家嘴地区,那么将与东方明珠、世博演艺中心,以及即将建成的梦工厂一起,成为可以与悉尼歌剧院地区相媲美的世界级文化艺术演出集聚中心。如果当时将上海图书馆选在上海大剧院西侧民生银行地区,即威海路黄陂北路附近,那么就能与上海大剧院、城市规划展示馆,以及上海博物馆等设施一起组合形成市政文化中心。今天我们都意识到,重大公共文化设施建设规划采用“摊大饼”的思路是不可行的,还是要采用功能集聚的方式。
 
社区文化中心建设要调动基层积极性
 
  在重大公共文化设施建设过程中,基本上是举全市之力,市文广局、市委宣传部等部门都参与建设。但是在社区公共文化设施的建设过程中,一些社区不愿意参与建设,最后市委宣传部与市文明办共同推动建设,明确,没有社区文化设施的街镇,就不能参与评选文明单位,这才把基层建设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的积极性调动了起来。基层社区之所以不愿意参与基层公共文化设施的建设,直接原因在于当时的风气是建设项目就要赚钱,而基层公共文化设施建设项目是需要社区贴钱的,所以一些基层社区积极性不高,其根本原因在于社区政府部门还没有认识到自身必须履行的公共服务职责。
 
提升设施规划与承载内容匹配度
 
  软件内容建设与硬件设施建设是一对突出的矛盾。设施建设落后于内容建设时,设施建设的问题比较突出;可一旦设施建成后,是否真的有比较好的,并与之相匹配的软件内容,又成为公共文化设施运行的另外一个突出问题。所以在规划硬件设施建设的同时,离不开软件和内容建设问题的考量。文化硬件设施作为建筑,是城市经济发展和规划、设计理念的具体承载,是以物理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建筑本身用3-5年的时间就可以建造出来。而软件和内容建设问题就比较复杂,好的作品和内容既有可能很快冒出来,也极有可能需要长时间的酝酿和培育,其中存在着许多偶然性。而且,后来者总是要对之前的作品和内容加以创新优化,推动硬件设施的功能不断加以完善,提出新的需求。总体上,硬件设施和软件建设之间既有矛盾,也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整合与利用城市空间资源
 
    经过30多年的努力,上海的公共文化设施布局基本实现街镇乡全覆盖。“十二五”期间,上海推出了“上海地铁音乐角”、“上海地铁文化列车”和“城市景观交响音乐会”等文化项目。但是,在如何利用和整合城市空间资源为文化信息的广而告之和文化活动搭建平台等方面,还需要很大的改进。以人民广场地铁站通往来福士商场的通道为例,非常长的通道两边几乎全部是服装、化妆品等商业广告。而在英国伦敦,以伦敦重要的火车和地铁枢纽Euston站为例,电梯以及通道的两旁则布满了有关戏剧、电影、书籍的灯箱海报和多媒体广告。此外,上海在社区空间建设中,重视室内空间的建设,对室外公共空间关注不够。面对新媒体时代,空间的流动性也需要我们高度注意,未来要采取物理空间和流动空间相结合的方式,用流动空间来弥补物理空间的不足,并用流动空间来提升物理空间的内涵。(节选自《上海公共文化设施建设——历史进程与空间布局》)
 
《社会科学报》总第1580期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