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重新生发“个体”的极大生命力

作者:孙向晨

  编者按:“年度推介论文”是上海市社联2013年起组织发起的学术活动,旨在反映本市社科界学术发展水平,起到对学科建设的引领导向作用。2017年度推介的9篇论文,是本市学者年度内(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发表于国内中文学术期刊,引起学界高度关注的原创性学术成果。现将本年度推介论文择要刊登,因版面限制,敬请读者参照首发期刊信息查阅全文。
 

WDCM上传图片

 
孙向晨 (《现代个体权利与儒家传统中的“个体”》,《文史哲》2017年第3期)
 
重新生发“个体”的极大生命力
 
 
  个体之于现代社会具有根基性意义。个体自由概念在历史上发展出了个体权利和个体自律双重意义。个体权利的扩张会延伸出个体本位的消极后果,在西方社会,这需要西方文化传统的制衡,并辅以道德性的个体自律思想的建立。儒家传统缺少作为现代社会之基础的非道德性的个体权利观念,中国文化传统与现代社会的结合点不在于重视个体权利,而在于儒家传统心性之学中的个体自律思想。在近代中国社会,后者虽然反复使知识分子从重视个体滑向集体主义,但是,重视个体权利的现代社会大前提一旦在现代中国确立,则儒家传统中的个体自律意识反而可以成为抵御个体主义消极后果的利器。
 
  必须承认,在个体的自由与权利的伸张方面儒家传统是薄弱的,正因此才会有“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蓬勃兴起。现代性的成果,应该作为全人类的共同成就来分享。然而,作为现代社会基石的“个体”,在中国一直未能得到有效正视,其所携带的积极信息仍然没有被这个社会充分体认。因此,儒家的现代“转型”也一直处于彷徨之中。这根转型的“基轴”一直没有被清晰地定位出来,现代文明的基本价值观念也一直得不到理直气壮的伸张。形塑现代中国的价值形态不能回避现代社会的价值诉求,更不能用儒家传统的某种要素去取代现代社会的价值要求。真正要做的不是如何从儒家传统中去“开发”出现代的价值形态,而是如何利用传统的价值资源去消解“个体权利”所带来的消极影响,这才是儒家传统之于“个体”的现代意义。
 
  儒家传统下的价值形态在现代“个体自由”思想的观照下,会重新生发出极大的生命力,儒家传统的“修齐治平”既要因应现代性的当下要求,在个体权利的基础上调试好现代社会的各种要素,同时又要保持住超越现代个体的多重维度。在这样的处境下,我们既要汲取传统的智慧,又要熟悉现代性世界,同时拥有面向未来的气度。“传统”在这里并不是一种过去式,而是一种动态传承的“统”,是有别于现代文明的另一种“统”,是几千年文明积累下来的生存智慧。这种智慧使一种文明源远流长、生生不息、欣欣向荣。现代个体只有在这样的智慧传统中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
 
  推荐语:该文主要对现代个体权利与儒家传统中的“个体”问题进行了全面阐述,认为个体之于现代社会具有根基性意义。该文的亮点在于,在现代“个体自由”的前提下,为儒家传统的“修齐治平”注入新的内涵,重新生发出极大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