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古白话:把握汉语史发展的动力

作者:徐时仪

  编者按:“年度推介论文”是上海市社联2013年起组织发起的学术活动,旨在反映本市社科界学术发展水平,起到对学科建设的引领导向作用。2017年度推介的9篇论文,是本市学者年度内(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发表于国内中文学术期刊,引起学界高度关注的原创性学术成果。现将本年度推介论文择要刊登,因版面限制,敬请读者参照首发期刊信息查阅全文。
 

WDCM上传图片

 
徐时仪 (《古白话的形成与发展考探》,《陕西师范大学学报》2017年第1期)
 
古白话:把握汉语史发展的动力
 
  文白转型是上世纪初汉语的重大变动,不仅是一种语言现象,也是一种文化现象,涉及社会的发展和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以及价值观念的更新等诸多方面,促成了中国文化的现代性转化,成为中国文化由古典形态走向现代形态的转折点。
 
  秦汉后产生的口语成分不断影响书面语,逐步形成与文言文相抗衡而并峙的反映实际口语发展的古白话。汉语的文白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经历了文白古今演变与南北方言通语交融互补的漫长发展过程。
 
  汉魏晋南北朝是古白话的露头期,白话夹于文言,处于新旧质态的交替和新质要素的孕育状态,但还只不过是在向以口语为主的白话实现质变而进行的量的积累。唐宋元时期,白话有了长足的发展,渐由文白夹杂到白话居多。明清时期,白话发展进入了成熟期,已在民间市井广泛运用。白话小说的兴盛逐渐改变了文言正统的观念。但这一时期文言文还占着统治地位,尤其是在上层社会和知识分子圈内,文言还是社交用语,上层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口语中仍有较多的文言成分。
 
  古白话的发展不仅是文白的历时演变,而且也是不同地域方言差异的共时演变,不同地域的方言变异往往折射出不同时代文白此消彼长的演变状况。魏晋至南北朝,形成南染吴越和北杂夷虏的南北地域差异。古白话的发展还经历了南北通语强势地位的此消彼长。北方方言在南北白话口语的交融中渐占优势,后成为现代普通话的基础方言。
 
  秦汉以来古白话由微而显,吸收了文言、口语和方言中大量有生命的语言成分,经历了从边缘和附庸到中心和主体的位移。清末民初时代的变革则促使文白的此消彼长突破量变而完成了质变,古白话由不登大雅之堂到升堂入室取代文言文,形成了现代白话,即现代汉语。由东周洛邑语演变为现代汉语不是一朝一夕的突变,而是既有文白的古今演变,又有南北方言与通语的相融互补。汉语的文白之分不只是文体的区别,文白的转型与方言通语的相融不仅是汉语自身发展的必然,而且由实录禅儒口语到主动立意以白话直说直解经史典籍和撰述市井小说更蕴含有人们的价值取向。
 
  白话最终取代文言成为当代中国人文化交流和文学创作的基本工具,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作是词汇扩散的连续过程,总倾向是向不同文化和不同阶层的人们共同使用的通语靠拢,体现了精英文化与平民文化以及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雅俗相融互补的价值取向,大致上可以说是言语意义?语言意义、口语?书而语、本土文化?外来文化和社会各阶层间趋雅?趋俗互动共存整合融和的合璧。
 
  推荐理由:古白话由于语言材料比较分散,有些阶段甚至较匮乏,增加了相关研究的困难。该文立足于古白话的过渡形态特点,以通语与方言关系的视角,对于把握古白话的演进,把握汉语史发展的动力,有积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