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詹姆斯·佩克:从中美分歧走向新时代之路

作者:美国纽约大学客座教授 詹姆斯·佩克

 
  中国有着非常好的独立性,同时他也希望能够很好地保障主权发展。独立性的发展为其他国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也是全球化包容性的体现。中国在其整个文明进程中,曾以很多不同的方式试图变革。尽管其中很多方式是不成功的,但在这过程之中,中国一直希望寻求公平。中国希望找到一种方法,以合理的方式来做到国家的振兴。
 
  全球治理与中国独立发展的道路并不是相互对立的,而是彼此促进的。联合国希望国际治理必须在尊重国家主权的前提之下实现,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模式,我们需要接纳不同国家发展的路径。在美国有一个说法,多年以来,对于中国和俄罗斯,美国都以一种不够平和的态度来对待,而这种态度并不是鼓励美国人民去接纳多样化的发展路径,也并没有在国际秩序中将彼此看成互相平等的国家。因为美国的目标是希望其他国家成为像美国一样的民族整体,除此之外,美国不会将任何国家看成是与其平等的。但实际上,美国需要寻找一种可能性,去尝试艰难但是有序的变革途径。
 
  事实上,在人类的价值观中,并没有哪个价值观高于其他的价值观,我们要在同一个世界中寻求多元化的存在。中国的国情和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中华文化价值观中的身份认同,以及团结和凝聚力,在一个社会群体之中相当重要。这对于美国以物质消费主义为驱动的模式来说,是一种很好的替代。中国在整个全球化过程中,需要更明确自身的身份和地位,而不是去寻求在以美国价值观为主导的全球体系中占据一席之地。美国过去曾经批判过中国的一些做法,包括审查制度、环保政策等,但这些指责更多的是一种标签性的指责,而不是将其看成一种社会问题。在全球化进程中,人权和自由主义已经成为日渐突出的问题。我们希望看到中国软实力的崛起,希望有国家能以一种良好的国家自主性,以一种传统的身份来保持其独立性,更好地做出与公共友善的相关决策,做出最造福人类的选择。
 
  我们希望能够以开放的心态来接纳不同的文明,能够更好地使整个世界的权力转换得以平衡,既能保证中国国内的平衡,又能确保世界政治和经济的稳定性。我们也希望在迎接整个世界新格局时,一个国家不需要靠打仗才能成为世界领袖,而是能够在自己的模范作用之下,引领他国追随和效仿。在中美关系之间,存在着一些曲折。美国把中国看成是令人恐惧的崛起大国,这是对中国的扭曲。实际上,在军事或者安保方面插手和涉足的行为,并不是中国所一贯遵循的路径。
 
  为什么现在美国拒绝接受,或者是拒绝公开地接受一个多极化的世界?华盛顿在数十年以前就希望美国能够成为一个主权大国,因此他以一种防卫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1945年,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现在很多东西都改变了,除了我们的思维模式。如果人类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打造一种新的思维模式,理解并平等地接受和接纳各种不同文化。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的文明对世界起到了杰出的贡献。(本内容根据速记整理而成,未经作者审阅)
 
《社会科学报》总第1588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