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陈晶莹:规制地下钱庄,防范金融风险

作者:陈晶莹

陈晶莹(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副院长):
 
  地下钱庄作为国家经济领域客观存在的问题,直接冲击和干扰国家金融和社会秩序。如何有效惩治地下钱庄市场,提高打击地下钱庄的成效,特别是打击涉及洗钱的地下钱庄的成效,与对应规制的法律制度有很大关系,完善相关立法及其适用,可以极大地提高打击地下钱庄的实效和成果。因此,我们建议:
 
  一、修改《刑法》第191条。明确“洗钱罪”的量刑,完善“洗钱罪”的认定标准和主观构成要件,将该条的“明知”改成“推定”,并采用举证倒置原则。在检察机关举证证明被告实施了洗钱行为时,由被告举证证明自己不知其所洗的钱来自于该条所列的七种上游犯罪中的资金。以此加重犯罪者责任,提高适用该条规定的可行性和威慑力,更加大对洗钱罪犯的打击力度。
 
  二、近年来,以“洗钱罪”为名判处的地下钱庄案鲜见,大量案件只能以量刑很轻的“非法经营罪”处理。这种以“洗钱罪”立案率不高的现象不仅与立法不完善有关,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个适法问题、证据问题、认定问题。而根据我国《立法法》第104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经全国人大常委核准备案公示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据此,我们就《刑法》第191条和第225条的适用执行提两点建议:
 
  1.建议最高院出台在打击地下钱庄中采取单方取证的司法解释。对外汇储蓄账户上巨额频繁的外币资金往来无法说明资金来源及用途的,且外汇非法交易分子口供笔录上承认其外币账户上资金是用于外汇非法买卖的,实行单方举证,认定其外汇非法买卖行为成立,通过制度建设突破当前在打击地下钱庄取证、举证和认证方面的法律瓶颈。
 
  2.建议最高院就《刑法》第225条的“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作出司法解释。明确“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的数额标准,同时,不能仅以犯罪数额作为唯一的量刑标准,还要充分考虑非法经营、尤其是非法买卖外汇行为对市场经济秩序造成的实质性侵害程度,行为人实施的非法经营行为是否引起市场秩序严重混乱,是否造成严重后果和社会影响是否恶劣等因素,即合理采用“数额+情节”的方法。鉴于非法买卖外汇行为起点刑的标准较高,且实践中非法买卖外汇犯罪的涉案金额普遍较高,建议将非法买卖外汇“情节特别严重”的数额标准适当提高。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9期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