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鉴传今:回到经济事实探讨观念

作者: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编审 鉴传今

  编者按:中国改革开放40年了。这一巨大社会历史变革力量,不仅极大改变了中国大地的物质形态和社会结构,也深刻塑造了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和思想观念。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变革时代,其鲜活经验和宏大实践所映射出的时代精神状况,值得我们进行深刻的哲学反思。
 
    近日,由全国经济哲学研究会和上海市哲学学会联合主办,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承办的“全国经济哲学2018年年会”在沪举行。本报择其发言精要刊发,以飧读者。
 
  鉴传今(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编审):改革开放这40年的历程可以从三个阶段去考虑,从开放之初到90年代为第一个阶段,从这个阶段整体看,经济不是最重要的,社会这个概念也还没有建立起来,在它的前期阶段还是带有明显的思想和政治特征。
 
  第二阶段是从90年代开始的20年历程,这是中国社会转型的阶段。市场、经济等概念,正在从无到有建立起来。在20年的历程当中,我们建起了一个以前没有的、以经济和政治为主要特征的社会,而社会概念仍然没有被建立起来。
 
  在第二阶段,我们首先遇到了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系问题。这个社会的发展超越了以往二元对立的思维框架,超越了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政治选择敞开了我们的视野,可以理智地看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系。在我看来,这个阶段中国的社会概念仍然还没有被建立起来。
 
  最后一个阶段,即最后的10年。社会这个概念被建立起来了,经济和政治的关系发生了一个变化,这就是社会和国家的关系。在这样一个状况下,可能就产生了这样一些问题,比如,如何看待“资本、劳动”:劳动的观念与价值的关系,对资本的理解及其与财富的关系,尤其是劳资关系等。
 
  对社会主义国家而言,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这个时代的当然主题。劳资关系的改变对于中国的社会结构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对于提升社会形态的积极性该如何认识?这些研究都有待深入。为什么说“思想无愧于时代”是个令人沮丧的题目,因为,我觉得我们的思想还没有进入到这样一个语境。从马基亚维利开始,再经由尼采、福科、休谟,还有卢梭等,这些理论可能已为西方提供了另外一种思想方式。在这样一个状况下,我们应当像恩格斯和马克思当年那样,重新回到社会的经济事实当中,来探讨被这些事实所主导产生的观念,以及这些观念所引导的行动和行为,寻找我们的思想方式,这尤为重要。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4期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