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王志东:填补东夷历史文化研究的空白

作者:山东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王志东

 
  ◤中华文化呈现出鲜明的丰富性、多样性和特色性,同时又具有“多元一体,多源同归,多元互补”的重要特征。近年来,国内学术界对中华文明源头的探源研究和地域历史文化的研究方兴未艾,形成了交相辉映的研究队伍和学术成果大观。东夷文化,作为孕育中华古代文明母体的重要代表性地域文化形态,具有极高的学术研究价值,是探源中华民族早期文明工程中的重要学术领域。
 
东夷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
 
  地域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和宝贵精神财富,是中华文化不断融和、升华、发展、创新的重要根基和力量源泉。地域文化既是空间概念,也是时间概念,是指不同地域经过长期孕育演化逐渐形成、为绝大多数民众所共享和认同,由语言文字、风俗习惯、道德品性、价值观念、思维方式、人格特质、生产方式、行为方式、理想信仰、思想观念等组成的持久稳定的历史文化传统。在中国历史上,“东夷”是指东方人的族群,《说文》:“夷,东方之人也。”段玉裁注:“惟东夷从大。大,人也。”《尚书》载有“蛮夷华夏”,夷为独列的族群,“夷”字当时并无贬义。从中国历史文献典籍所载东夷族群活动范围的材料分析,再加上现代考古发掘出土文物资料的相互印证,可以明确看出东夷族群活动的地域范围,以海岱地区为核心,北起幽燕,南至淮水,东抵黄、渤海,西止豫东、豫东南等中国东部的广袤区域。据《后汉书》记载,东夷包括“吠夷、于夷、方夷、黄夷、自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等九夷,长期在此生息繁衍,开拓了我国东部广阔的沿海及内陆地区,是中国上古时代文明程度非常发达的华夏族群之一,更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
 
  山东半岛是东夷文化的重要核心区,自古自然环境优越、生产生活资源丰富,具有典型高台山地的地质构造和地形地貌特征。海岱地区是中国早期最适合人类居住和文明诞生孕育的地区之一,主要是以泰沂山脉为中心,东至黄渤海域的地质构造和地理单元空间。东夷文化就是聚居于海岱地区的东夷族群所创造的几千年从未间断的中国上古地域文化体系。在远古时期,每当遇到大洪水泛滥之时,东夷先民就攀附到半山腰上居住和生产生活,等到洪水退去之后,再回到山谷平地继续居住开荒耕地生产生活,具有人类文明传承延续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优势。因此,东夷文明的诞生和孕育才能历经沧海桑田得以世世代代地传承延续下来,没有任何中断的环节,成为中华史前早期文明的重要源头,也成为东夷文化的鲜明特征和突出贡献。
 
  中国先秦史学会名誉会长李学勤先生指出:“东夷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与齐文化、鲁文化共同构成了山东地区独具特色的区域历史文化,在中国古代文明研究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研究中国古代文明进程,必须给予高度的关注和全面的重视。”山东地区东夷文化的新石器考古学文化形态非常完整,最早可以追溯至后李文化,其后历经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至龙山文化达到繁荣的顶峰,随后的岳石文化进入早期青铜时代,与中原文明的碰撞接触开始加强。至周公东征,齐、鲁分封,东夷文化在本土作为主体文化逐渐与齐鲁文化相融合,从而成为齐鲁文化的重要源头,同时对儒家思想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关于史前东夷族群的文化贡献,至少可以包括:弓箭发明;冶铁技术;文字雏形;陶器制作;玉器加工;城邦建筑;鸟和太阳崇拜;“仁”的思想;“乐”的文化;社会制度形态;等等。诸多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充分证明,东夷文化是东夷族群独立创造、与其他地区不同、具有独立系统与独特风格、文明程度发达的中国地域文化和中华早期文明形式,在某些领域长期居于领先地位。
 
东夷历史文化研究的空白点尚多
 
  东夷族群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所创造的具有独立体系、独特风格、没有断续、文化影响力持久深远的华夏早期文明形式,是孕育中华古代文明母体的重要代表性地域文化形态,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长期以来,我国史学界、考古学界等各界不断给予高度重视,认为丰富深厚的东夷文化遗产具有高度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文化价值、传承价值和重要的开发利用价值。我国诸多先贤哲人、专家学者大量著书立说,已经作出了重要的学术贡献,目前更有大批理论文章和研究著作相继问世,形成了国内东夷历史文化研究的新热潮。代表性的著作有:傅斯年《大东小东说》(1930)、《夷夏东西说》(1933);王献唐《山东古国考》(青岛出版社,2007);张富祥《东夷文化通考》(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李白凤《东夷杂考》(齐鲁书社,1984);何光岳《东夷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1990);王进《东夷文化与淮夷文化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逄振镐《东夷文化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栾丰实《海岱地区考古研究》(山东大学出版社,1997);丁再献《东夷文化与山东》(中国文史出版社,2012);易华《夷夏先后说》(民族出版社出版,2012)等。由中国先秦史学会、山东社会科学院、山东省旅发委联合临沂市人民政府、日照市人民政府、莱芜市人民政府等共同举办了全国六届东夷文化论坛、国际太阳文化论坛、嬴秦文化论坛等学术研讨活动,收集了两百多篇学术文章的论文集正在编辑出版,为推动东夷历史文化的学术研究作出了新贡献。
 
  但是,目前东夷历史文化的研究仍然存在着大量空白点和诸多难以定论的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强多学科的联合攻关和开创性研究,如:东夷族群的史前来源、生存环境、生产条件、生活方式;东夷族群的首领谱系、通婚姓氏、传承脉络、辐射影响以及与周边地区部落的关系;东夷族群的代表性人物、重大事件的典籍记载与传说的真相及被后世篡改的考证;东夷族群的图腾、文字、习俗、乐舞、工艺、历法、医学、军事等领域的新考证;东夷文化的主要源头、历史演进、丰厚内涵与历史贡献的新考证;东夷文化与中华文明起源及其相互辩证关系的最新文献与考古考证;东夷考古文化类型系列与国内其他考古文化类型系列的比较研究;全国诸多地区东夷文化遗址的不同类型、代表特征、文献与考古文物的比较研究;东夷文化与印第安文化、玛雅文化的国际考察比较研究;东夷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开发利用的策划创意、项目建设、规划研究等,都需要国内外学术界进行艰苦的探索攻关研究。
 
加快推进“东夷学”的建设
 
  东夷文化经过八千多年的风雨历程和传承变迁,遗留下了丰富宝贵、辉煌灿烂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一直作为中华民族文明的重要源头共同撑起了中华民族的共有精神家园。构建“东夷学”的设想,就是以东夷族群活动的时间与空间为主要坐标系,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延续到先秦时期中华早期文明诞生孕育发展的时间历程,空间范围上包括山东全境、安徽北部、河南东部、江苏北部、辽东半岛、朝鲜半岛等地区,以东夷族群的历史、文化、艺术、民俗、自然、地理、制造、建筑、生产、生活、思想、制度等为主要研究内容的东夷学研究体系。全面促进“东夷学”在我国人类学、历史学、考古学、文献学、文字学、民族学、文化学、艺术学、建筑学、军事学、地质学、环境学等学科领域占有一席之地,集聚团结更多的专家学者参与东夷文化研究,让东夷文化的历史发展脉络和重大文化贡献为更多的人所了解,让东夷文化潜在的丰厚深邃价值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推动多学科联合攻关加快学术发展,推动中国历史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发挥重要作用。
 
  一是加强东夷历史文化资源的普查梳理工作。以文物、考古、学术研究机构为主体,全面普查摸清东夷历史文化资源的数量及分布,绘制东夷历史文化资源谱系。征集、整理、编印《东夷文化研究资料汇编》,包括东夷历史文化的文献古籍资料、现代考古资料、地方民间传说资料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等。二是创建“东夷学”研究体系。针对当前国内外的东夷学研究滞后,研究力量分散薄弱的问题,建议制定《东夷学建设中长期规划》,明确建设目标、阶段任务和保障措施。推动高等院校、社科研究机构设立东夷文化重点学科,不断丰富东夷文化研究的理论体系,对“东夷学”创立建设亟需的机构、人才、资金、设施等予以充分保障。三是举办全国乃至国际性的东夷文化学术论坛,其领域涵盖人类学、地质学、气象学、环境学、历史学、文献学、考古学、文字学、民族学、遗产保护、文化创意等多学科体系。通过举办高规格、多学科的研讨会议,促进东夷历史文化的学术研究和交流沟通,扩大东夷历史文化的社会影响力。四是随着东夷历史文化遗址遗迹大量出土文物材料的层见迭出,为进一步多领域多学科的研究提供了坚实支撑。积极创造条件组织有关专家学者,结合新的考古发现和社会发展需求,进行创新性深入研究,加快出版东夷文化系列研究丛书和高质量研究论文,形成新时期东夷历史文化研究的新高潮。五是以文化创意产业、文化旅游产业为依托,引导社会资本广泛开展东夷文化项目建设,打造一批东夷历史文化主题公园、特色景区、大型东夷史诗歌舞剧、文学影视作品等,不断推出丰富多彩的系列东夷文化产品,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作出积极的学术贡献。六是加强对东夷文化圈的东北亚各国历史文化的迁播辐射,以及南北美洲的印第安文化、玛雅文化、印加文化的历史探源和变迁发展的国际交流合作研究。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与世界各国文化交流对话,共同促进人类文明的繁荣进步和创新发展。在某种程度上而言,这既是一项重要的国家历史文化研究工程,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性课题,当代文化学者理应作出应有的学术贡献。
 
  《社会科学报》总第1640期5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