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构建中国的海洋话语

作者:山东大学东北亚学院副院长 张景全

  海洋话语与国际秩序演变密切相关,对一个国家的发展影响巨大。面对当前国际社会新形势,我们需要构建中国的海洋话语。
 
  目前由海洋军事、海洋科技和海洋商业所构成的海洋硬话语,正在呈现有利于中国的转变:中国海洋商业遍布全球,航母舰艇数量持续增加,海洋进出口也可圈可点;海洋软话语也正在增强,比如“一带一路”倡议和“海洋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等。但是构建丰富的海洋软话语仍然存在着巨大的空间,因此需要构建中国的海洋政治语言或叫中国的海洋软话语。为此我们需要对欧美海洋软话语兼容并蓄并以找到中国海洋软话语的构建方向。
 
  首先,欧美海洋软话语存在着研究主体单一与缺位的特点,研究主体单一是指以海权为核心理念的海洋研究,其特征是以国家为研究单位,是为国家在海上谋权力、争利益,是海权经典的表述。由于西方科学的抽象的传统特点,海洋政治研究主体便具有了抽象与单一的特点。研究主体的缺位随着海洋实践的推进,海洋政治和海洋开发、海洋治理,研究主体不仅仅局限于国家,也将研究主体扩大到人。在海洋治理中不仅仅有国家权力与利益,而且有了人的权力与利益。这提示我们研究主体抽象与单一的传统将研究主体缺位转化为研究主体复位,海洋政治研究和中国海洋话语将获得巨大的学术生长空间。
 
  其次,欧美海洋软话语存在着严重的二维传统的问题,绝大多数海洋政治研究成果基本沿着实践与认知两个纬度进行,即传统国际关系研究先对人性进行假设,然后将其投放于国家,由此展开学术概念与理论的构建。长期以来欧美海洋政治研究便沿着实践与认知两个纬度前行,然而随着海洋政治研究主体单一与研究主体缺位问题的凸显,同时海洋生物以及海洋非生命主体还原为海洋政治研究对象,有别于国家与人的新的研究纬度出现了。这提示我们中国海洋话语构建要突破实践与认知二维传统展开新的探索。
 
  最后,欧美海洋政治研究及政治要义基本锁定权力与利益。文献梳理表明,海权视域的地缘政治学研究走过了海洋控制、海洋开发与海洋治理三个阶段。经过分析我们发现,在海洋政治纠结于权力与利益无法自拔的当下,要求我们在全新的海洋话语构建中,在海洋政治学研究之政治要义兼及权力、利益的同时,将其拓展为兼及权力、利益与伦理,赋予海洋政治学研究以鲜明的时代特色与中国特色。
 
  总之中国海洋话语构建任重道远,我们只有结合当下海洋态势转化的实际情况踏实构建海洋话语,推动实现海洋话语的内涵以及叙事主体的转变,同时兼容并蓄欧美海洋话语,国际秩序转变才有可能实现。
 
《社会科学报》总第1689期3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