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新时代海洋命运共同体研讨会专家观点

  栾建章(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研究室主任):
  
  当前讨论新时代的“海洋”问题应该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联系在一起。一是中国的发展空间不仅包括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还包括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面积,中国发展空间的扩大是与对海洋的开发利用分不开的。二是中国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题中之义是有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而良好的生态环境自然包括良好的海洋环境。三是我们发展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海洋,中华民族要实现崛起复兴,首先要解决海洋的问题。因为美国代表着一种海洋文明,中国是大陆文明,也可以说是非海洋文明,这两种文明能否彼此接纳、相互尊重,做到合作共赢、融合共进事关中美关系的未来,也事关中国与世界的未来。
  
  张军社(海军研究院研究员):
  
  当前海洋安全问题,海上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因素相互交织。从非传统安全威胁角度来看,当前中国面临的海洋威胁首先是海盗,在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2008年以来,索马里海盗升级,发生多起海盗袭击。从传统安全角度来看,当前中国面临的海上威胁还是比较复杂的:第一,中国与其它国家在黄海、东海、南海存在海洋争端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第二,台湾问题目前没有解决;第三,东北亚地区的安全,由于朝鲜半岛问题没有得到最终解决,朝美、朝日、朝韩矛盾仍然会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继续存在;第四,美国等国家针对中国的海上遏制和围堵。
  
  中国希望能够通过对话和平解决海洋争端,维护海洋秩序,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让海洋发展成果惠及世界各国。
  
  张烨(海军研究院建设发展所研究员):
  
  海洋命运共同体既是整体安全理念,也是需要长期努力的奋斗目标,同时还是需要艰苦奋斗的现实任务,必然会受到不同阶段时代条件的影响,其中既有有利的现实条件,也存在困难与挑战。
  
  海军是国家海上力量主体,在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中担负着重要责任,应发挥重要作用。一是发挥海军在国家外交中的行动优势、力量优势,通过舰艇出访、军事合作、学术交流等具体活动,丰富和宣传“海洋命运共同体”理念。二是根据海洋命运共同体的战略要求,建设一支结构均衡、慑战兼备的海上军事力量,有效塑造态势、管控危机、遏制战争、打赢战争,为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提供强大力量保证。三是提高海军战略运用的主动性和前瞻性,加强危机管控,遏制热点升级,努力营造海洋命运共同体必需的持久稳定战略环境。四是积极开展海上安全合作,扩大与各国的共同利益,推进“海洋命运共同体”发展进程。五是主动参与国际海洋治理,扩大我国在国际海上规则和秩序发展进程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如利用南海岛礁建设成果,在海上救援减灾、海难事故应急响应等方面提出机制建设倡议、探讨制定行动指南、建立完善协调机制,针对海上装备无人化、智能化的现实,讨论、制定和完善海上无人平台使用规则等,发展完善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的规则秩序。
  
  胡志勇(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海洋政治是主权国家和地区围绕着特定的海洋利益,通过合作或者运用海洋权力来维护和实现本国或本地区的海洋利益、处理和协调与特定海洋利益相关的社会活动。其重要性也有几点:第一,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第二,海洋对当代国际关系具有无法替代的历史性作用;第三,构建和谐海洋,维护中国的国家海洋利益,积极构建务实、互利共赢的蓝色伙伴关系,从而实现蓝色伙伴关系、蓝色利益共同体、蓝色命运共同体、人和海洋和谐发展终极目标。
  
  积极推进海洋治理建设是中国海洋强国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对全球海洋政治现代化的补充与完善,中国由陆权国家向海权国家转型,着力推动海洋维权向统筹兼顾型转变,为全球海洋政治发展提出中国的方案,积极构建人类蓝色命运共同体。
  
  庞中英(中国海洋大学教授):
  
  全球海洋治理不是现在才有的。1945年《联合国宪章》和1982年通过、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全球海洋治理的国际宪章。除主权管辖海域(领海),海洋是全人类共同继承财产。最大的海洋问题是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减少,导致海洋领域的可持续发展成为大问题。全球海洋治理不可能靠把公海进一步划分给一个个的国家,只能通过全球海洋治理来解决。全球海洋治理就是通过国际规则、国际规范和国际制度而不是通过强权等来解决海洋领域的共同问题。
  
  《社会科学报》总第1689期3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