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恩格斯哲学再审视

2021-01-04 

  当前,恩格斯哲学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科技哲学、政治经济学等领域新的研究焦点。近日,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系列学术活动在南京大学举办,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围绕“恩格斯与马克思”“恩格斯的经济学和哲学研究”“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与科学技术问题”展开探讨。
 
  恩格斯与马克思的关系 
 
  马克思与恩格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不同贡献、两者思想的差异与联系等问题,一直是学界争论的焦点。事实上,恩格斯曾将自己比作“第二提琴手”,谦虚定位他在马克思主义形成和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总编辑方军教授为这位“提琴手”增加了三个定语。第一,恩格斯是极其出色的“第二提琴手”。无论是在哲学、经济学,还是自然科学、人类学上,恩格斯都展现出极高的学习天赋,为马克思提供了极大助力。第二,恩格斯是志同道合的“第二提琴手”。恩格斯与马克思在共产主义伟大理想和全人类解放方面志同道合,共同创立了历史唯物主义。第三,恩格斯是坚实可靠的“第二提琴手”。马克思去世后,恩格斯坚持整理和传播马克思的重要思想。
 
  其实,恩格斯对马克思本人的思想影响极大。南京大学张一兵教授认为,恩格斯对马克思思想架构产生了重要影响。马克思的笔记和手稿为二者的思想关系提供了重要佐证。一方面,《巴黎笔记》《布鲁塞尔笔记》《曼彻斯特笔记》是在历史唯物主义创立之前马克思独立写作的研究笔记,其中不仅有马克思对恩格斯《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的直接摘录与评论,也有恩格斯在唯物主义、经济学等方面对马克思的隐性思想支持;另一方面,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手稿中,对恩格斯的誊抄、恩格斯与马克思共同修改的字迹进行文本研究,可以构建起两者思想互动的场域,恩格斯对马克思的启发与影响无疑是根本性的。
 
  “马恩对立论”为什么是错误的?武汉大学李佃来教授表示,虽然马克思在认识论和存在论两个方面对黑格尔的辩证法进行了批判性继承,而恩格斯严格来说并没有存在论意义上的辩证法思想,但两者是和而不同的:马克思的历史辩证法与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具有相通性和一致性。
 
  恩格斯与马克思的关系不仅体现在其共同创立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央民族大学王海锋教授看来还体现在,晚年恩格斯面对众多理论诘难,对马克思哲学思想作出了“系统化”的阐释和“体系化”的表达,使其能够首次以“科学的形式”呈现在世人面前。
 
  恩格斯的经济学和哲学研究 
 
  恩格斯处于资本主义社会生活的前线,因此他对于经济学和哲学的研究是现实性的。重新审视恩格斯的经济学和哲学研究,会为我们当下研究与运用马克思主义带来新的启示。
 
  相较于马克思,恩格斯更早接触到了工业大生产和工人的现实状况,因此他在经济学和哲学视域中对工人运动的解读要比马克思早一步。南京大学唐正东教授明确指出,青年恩格斯对英国工人运动的研究不仅是经济学上的分析,也不只是在政治维度上描述工人运动史,还揭示了工人运动史的社会历史观基础,即工业革命与英国市民社会关系的内在矛盾运动如何决定着工人运动的前提条件、发展进程及一般结果。
 
  青年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曾为青年马克思提供了重要的经济学启发。吉林大学白刚教授将这一文本视为《资本论》的经济学“底本”,奠定了《资本论》最初的经济学基础、理论规划和基本概念框架。其依据有:一是青年恩格斯对“基督教经济学”的否定开启了《资本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二是其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批判为《资本论》提供了“研究对象”;三是其对“资本和劳动的关系”的揭示捕捉到了《资本论》关注的“轴心”;四是其关于消灭私有制的论断提出了《资本论》的“根本任务”。
 
  青年恩格斯曾经是柏林大学的旁听生,系统学习了哲学、文学与宗教学的知识,但是学界对这一阶段讨论较少。复旦大学吴猛教授在恩格斯的“谢林三书”中发现,青年恩格斯对谢林的反批评的着眼点其实并不是谢林与实际的黑格尔哲学之间的差异,而是谢林与被他人本学化了的黑格尔哲学之间的差异。青年恩格斯从黑格尔《历史哲学》中获得并期望借助费尔巴哈的人本学加以“证明”的现实历史之理性化问题,就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这一困难成为恩格斯最终走向历史唯物主义的推动力。
 
  恩格斯所主张的自然辩证法 
 
  《自然辩证法》和科学技术问题的研究是恩格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对当时自然科学最新成果的概括,这一讨论不仅涉及马克思恩格斯自然观的内在统一性,而且能为当下自然科学、人工智能前沿研究提供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
 
  如何理解自然辩证法,涉及一些极为根本的哲学问题。南开大学王南湜教授认为,在关于自然辩证法的讨论中,论者们往往将自然辩证法放置在一种类似于十八世纪法国唯物主义自然观的基础上去理解,忽略了马克思恩格斯所创立的新唯物主义中人的对象性活动之意义。因此要真正理解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感性的对象性活动之意蕴,避免陷入旧唯物主义自然观和唯心主义单纯能动性之窠臼。可见,恩格斯所主张的自然辩证法也就是关于人化自然的辩证法。
 
  恩格斯常常与“科学”一词同时出现,这种“科学”的内涵却鲜有学者深入讨论。南京大学胡大平教授从德语和英语的角度区分了广义的知识体系和近代自然科学,作为一名“科学家”的恩格斯不仅对最新的科学发展有着高度的自觉,而且是基于马克思和他实现了思想史上的革命来谈论一种全新的理论实践的。所以,必须从马克思主义视域中的历史科学出发强调恩格斯评价的科学社会主义视域,理解其客观要求以及恩格斯本人对其的认同和历史作用。现在,重要的不仅仅是为恩格斯的重要意义和伟大贡献辩护,而是像他那样去思考和实践。(南京大学哲学系孔伟宇博士/文)
 
      《社会科学报》总第1737期5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