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埃伯哈特·伊尔纳:马恩的解读路径不相同

2021-01-04  作者:埃伯哈特·伊尔纳

恩格斯故居博物馆前馆长 埃伯哈特·伊尔纳(Eberhard Illner) 
 
  在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分析和对未来社会主义的阐释中,“工业革命”和机械化占据了理论的核心。
 
  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The Condi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 in England)中,恩格斯指出,正是由于蒸汽机等机器的使用,工人成为资本的一部分,英国工人阶级才出现。英国工人阶级创造了伟大成就,却无法分有他们应得的利益。作为一名企业家,恩格斯对纺织使用的特殊机器技术非常熟悉,他感兴趣的是扩大机器使用对于工资的影响以及技术进步对于劳动力需求差异化的影响。青年恩格斯的结论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正确、不完整的。但是基于独特的实证数据,恩格斯首先解释了技术创新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影响,尤其是在私人资本竞争和加剧社会不平等方面。恩格斯指出,技术进步本身并不会导致社会动荡,因而对于技术进步,我们要持欢迎的态度。
 
  对于恩格斯来说,科学发展进程在现实上与具体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结构相关联。但是,为了打破技术进步带来生产力增长的不公平分配所导致的社会分层问题,杠杆应当施加在何处?马克思自19世纪50年代后就一直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并且相对恩格斯而言,马克思的解读路径并不与之相同。
 
  起初,马克思对工业中的具体科学并不十分感兴趣。由于历史与环境等原因,马克思直到1845年才在恩格斯的鼓动之下第一次踏进工厂。对于此时的马克思来说,工厂是一个只能采取“外部”视野观察的陌生世界,他完全无法理解技术的功能。马克思只是在1800-1810年代机器技术发展水平的基础之上研究工厂的经济社会影响的。直到1861年马克思才意识到工业发展的自我再生产中机器的核心作用。在之前,对于展示科技力量的世界博览会,马克思只是持嘲笑态度。
 
  马克思是从哲学,而非工艺学的角度理解机器的。马克思认为工作异化的原因一部分在于机器工艺的内在逻辑,机器成为了主体,而工人则成为了客体,人被迫屈从于机器逻辑。马克思并没有在机器技术的语境下研究工作。此外,马克思还缺乏对自动化操作概念的技术化解释。通过将自动化及其对人的影响相联系,马克思用人来定义对象、自动化。然而在论证的关键处,马克思却突然转向了黑格尔式的隐喻的概念世界。马克思用“机器怪物”代指资本主义的机器体系,认为疯狂且病态的机器怪物如同魔鬼一般支配着人。工人的工作被机器取代,工人失去了生计,机器最终消灭了人。但是正是通过将技术哲学的核心问题转为虚构的反乌托邦,再加上异化的普遍假设,马克思中断了对正在迅速发展的工业技术的可能性分析。
 
  恩格斯从人类学的角度对技术发展进行了思考,将工具的制造视为工作的基础。值得一提的是在1880年代恩格斯对电气工程的特殊兴趣。恩格斯高度评价了电在工业上的开发利用,认为电气化具有革命意义,将带来生产力进步。恩格斯对生产力发展将造成资本主义的倾覆这一预言似乎是谨慎的。恩格斯指出,资本主义生产的潜能被低估了。在一个全面发展的技术体系中,创新可以化解社会对立和矛盾,激进的政治革命将变得不再必要。恩格斯看到了工业生产转变的可能性,技术发展而导致的资本主义的末日变得越来越不可能。
 
        《社会科学报》总第1737期8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