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专题 > 列表

迈克尔·海因里希:要关注童年及少年的恩格斯

2021-01-04  作者:迈克尔·海因里希

《马克思传》作者 迈克尔·海因里希(Michael Heinrich):
 
  学界对青年恩格斯的研究普遍聚焦于1844年前后恩格斯的生活与著作,但是,早在1844年之前,恩格斯便已参与到“智性活动”中,因此,对其早期思想的研究,甚至还需要关注童年以及少年时期恩格斯的生活与成长。
 
  恩格斯出生于德国巴门的一个传统基督教家庭中。恩格斯的父亲,作为一个虔诚的信仰者,在政治和宗教方面十分保守,甚至试图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恩格斯。因此,宗教在童年恩格斯的生活中举足轻重,而对宗教的思考也成为日后恩格斯思想发展与进步的现实动力。
 
  1838年,恩格斯离开巴门来到了德国沿海港口城市不来梅。在这里,自由阅读与思考使得恩格斯的思想有了初步的发展。此时年仅18岁的恩格斯在不来梅开始了作为记者和作家的职业生涯,为一些著名的期刊和报刊写作。在恩格斯的第一篇文章《乌培河谷的来信》(Letters from Wupper)中,恩格斯详细描绘了乌培河谷工人所处的可怕贫困环境以及在工厂工作的悲惨境况,可见恩格斯对阶级的思考和对工人阶级生活状况的实证研究在此时已经开始。此外,对宗教的思考使得恩格斯走向黑格尔哲学。面对宗教虔诚主义推崇上帝而贬低个人的做法,恩格斯坚决捍卫个人的自主性,并开始怀疑宗教虔诚主义。一方面是自小受家庭影响的宗教信仰,另一方面却是理性思考带来的对教义的怀疑,信仰的矛盾使恩格斯求助于黑格尔哲学。黑格尔哲学中的上帝并非人格化的存在,而是抽象的原则——绝对精神,而绝对精神唯有通过人才能达到对自我的意识,因此在黑格尔哲学中人的自主性与上帝的权威便不再相互排斥,恩格斯的信仰问题便得到了合理的解决。在政治立场上,此时的恩格斯以文学与政治相结合的形式,对普鲁士国家与国王予以了激进的批判。
 
  离开不来梅之后,少年恩格斯来到了柏林,于1841年到1842年在柏林军队中服兵役。在柏林,恩格斯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谢林的讲座,并且撰写批判谢林启示哲学的宗教神秘主义本质的《谢林和启示》(Schelling and Revelation)。在柏林期间,恩格斯结识了青年黑格尔派成员,虽然在参加青年黑格尔派活动期间,恩格斯与马克思擦肩而过,但正是在青年黑格尔派活动中,他们拥有了共同的联系。在某些方面,恩格斯对黑格尔哲学的理解超越了青年黑格尔派;而在政治洞察上,相较于青年黑格尔派对国家和君主的暧昧批判态度,恩格斯更是率先展开对国家和君主的批判,领先青年黑格尔派一大步。
 
  可见,在1842年之前,恩格斯已经初步具备了日后构成其理论思考基础的三要素:哲学洞见(黑格尔哲学)、政治激进以及实证的研究方法。
 
      《社会科学报》总第1737期8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