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经济学家》:数据经济与新的反垄断法规

作者:英国 《经济学家》杂志

  5月6日,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刊发题为《世界上最宝贵的资源不再是石油,而是数据》的文章,指出蓬勃发展的数据经济要求对反垄断法规采取新方法。
 
  一种新商品催生了一个盈利丰厚、发展迅速的行业,促使反垄断监管机构介入,以便约束那些掌控这种商品流动的企业。一个世纪之前,所谈论的这种资源是石油,现在,经营数据——数字时代的石油——的一些互联网巨头正在引发类似的担忧。这些巨头是Alphabet(谷歌的母公司)、亚马逊、苹果、脸书和微软,它们看来势不可挡,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五家上市公司。
 
  这种统治地位已引发了要求拆分这些科技巨头的呼声,就像20世纪初标准石油公司所面临的情况一样。规模本身并不是罪过,这些科技巨头的成功已令消费者受益。若对它们进行标准的反垄断测试,这些公司也未发出警报。它们还免费向消费者提供很多服务,其市场份额看来也不是那么令人担忧。不过人们仍有理由担心。互联网巨头对数据的控制给了它们非常大的权力。在所谓的数字经济时代里,形成于石油时代的有关竞争的旧思维方式已不合时宜。当下需要一种新方法。
 
  智能手机和互联网使得数据变得极为丰富、无处不在,而且价值飙升。几乎每项人类活动都产生数字痕迹,这给数据提炼厂提供了更多原料。与此同时,像机器学习这样的人工智能技术从数据中提取了更多价值。丰富充足的数据改变了竞争的本质。科技巨头总是得益于网络效应:脸书注册用户越多,就会吸引更多人加入。有了数据之后,还会带来更大的网络效应。
 
  数据的本性使得过去的反垄断良方妙策变得不是那么有用。将一家像谷歌这样的公司拆分成五家小公司并不能阻止网络效应的恢复:假以时日,它们当中的某一家会再次确立霸主地位。现在需要彻底反思,而两种想法已经脱颖而出。
 
  其一是反垄断机构需要从工业时代跨入21世纪。当考虑并购时,它们一向根据规模确定何时介入。现在,在评估交易的影响时,它们需要考虑到公司数据资产的范围。收购价格也可能是一家现有公司旨在消除一个新出现的威胁的信号。按照这些衡量标准,脸书愿意出高价收购毫无收入可言的WhatsApp,这已亮起了红灯。反垄断机构在分析市场动态时也必须变得更加擅长于利用数据。
 
  第二条原则是减少在线服务供应商对数据的掌控力,并且给予提供数据一方更大的控制权。更高的透明度会有助益:可迫使公司向消费者们展示自身所掌握的信息以及从中获利多少。各国政府可通过开放自身更多的数据库或将数据经济的关键部分当作公共基础设施加以管理的方式鼓励新增服务项目,它们还规定在获得用户同意情况下,分享某些类型的数据。
 
  对信息时代重启反垄断将绝非易事,它将意味着新风险:例如,信息分享的增加可能威胁到隐私权。但是如果各国政府不希望由几个互联网巨头主宰数据经济,那么它们就需要尽快行动。(晓舟/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560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