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外交事务》:外交政策如何分化美国

作者:康奈尔大学法学院 莎拉-克里普斯(Sarah Kreps)

    作为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外交政策具有全球影响力。但美国外交政策和一般国家在本质上没有很大区别,都深刻反映国内的政治现实。2017年6月14日,美国《外交事务》刊发康奈尔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莎拉·克里普斯(Sarah Kreps)的文章,分析了美国外交政策与国内政治的关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不愿再次确认北约的集体防御条款、公开指责德国的贸易政策等行为似乎证实了欧美对外政策的裂痕变得不可避免。对此,华盛顿和伦敦的外交精英们认为,自由国际秩序是美国在二战后帮助建立的一套以开放市场、集体安全和民主为内容的规则体制,从长远来看,这是一种有利于美国权力保持持续影响力的秩序。
 
  但恰在这点上,美国普通大众表达了不同于欧美外交精英阶层的感受和认识。由于种种原因,美国人现在的流动性不如1948年之后的那么大。一个人生活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他成功的机会和他的收入状况。这些因素导致对“另类”观念的接触机会逐渐丧失,给美国社会带来巨大差异,也不可避免地带来政治观念分化。2016年,调查显示,支持特朗普的农村选民和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大城市选民在自由国际秩序问题上的观点完全不同。
 
  和民主党政府热衷外交关系不同,共和党选民支持的政府对外交关系没兴趣,甚至会推动放弃美国承担的对外责任。因此,当前美国的外交政策变化冲击美欧关系并不奇怪。同样应该注意的是,美国与欧洲关系复杂,现在还不能过分夸大两者之间的差异。在国家层面上,美国对国际秩序的影响力反而更加突出。比如,没有美国联邦政府参与,就不能兑现对北约的集体防御承诺,因为美国拥有强大的军队,北约的其他国家只有民兵组织。
 
  在其他跨国问题上,美国地方政府仍然享有某些权力。比如,匹兹堡市长比尔·佩杜托(Bill Peduto)在推特上说,他所在的城市,超过75%的选民在总统选举中支持希拉里,他们会继续朝着巴黎气候目标迈进。虽然特朗普提出将削减美国对外援助的预算计划,但美国个人和基金会仍然会继续承担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责任。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2015年直接向受援国提供了42亿美元援助。在美国联邦政府退出的情况下,非政府实体如脸谱和谷歌在弥合全球数字鸿沟方面发挥了带头作用。
 
  有点自相矛盾的是美国内部地理分布上的不平等、政治上的两极分化以及极端的外交政策差异也可能有助于国际治理的分层,使得国际治理超越任何特定的行政管理层面。没有什么能阻止美国大城市、个人、基金会和企业在维持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方面发挥影响力。事实上,美国主导的国际自由主义秩序的延续可能正取决于此。(李秀金/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566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