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评论汇编》:没有工业化的经济增长难以长久

作者: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全球化问题资深学者 丹尼·罗德里克

  近期,世界上许多较贫穷的经济体表现良好,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增长。然而,这种增长却是在制造业发展停滞不前的情况下取得的,这与中国等国家的发展模式截然不同。这种经济增长模式前景如何?美国《评论汇编》网站2017年10月10日刊发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全球化问题资深学者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的文章,对此进行了分析。
 
  尽管目前世界上的大宗商品价格较低,但许多较贫穷的经济体却一直表现良好。自2015年以来,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经济增长急剧放缓,但这只是反映了其中三个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安哥拉和南非的具体问题。埃塞俄比亚、科特迪瓦、坦桑尼亚、塞内加尔、布基纳法索和卢旺达今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将达到6%或更高。在亚洲,印度、缅甸、孟加拉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也是如此。
 
  这听上去是个好消息,但却令人费解。在不依赖自然资源繁荣的情况下,如果能够持续快速增长达十年之久,发展中经济体通常是通过出口导向型工业化来实现的。但这些国家几乎没有经历过多少工业化。低收入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制造业发展普遍停滞不前,有些甚至还在下降。尽管印度总理莫迪的口头禅“印度制造”(Made in India)已经引发了很多议论,但该国也几乎没有显示出快速工业化的迹象。
 
  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最近世界上一些较贫穷国家的繁荣呢?这些国家是否发现了新的增长模式?研究发现,近期这些国家的高增长是由国内需求驱动的,而不是由出口导向型的工业化所驱动。例如,在埃塞俄比亚,对灌溉、运输和电力的公共投资产生了显著的农业生产力和收入增长。这导致了促进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变化,因为需求增加溢出到了非农部门。但由此带来的连带反应是,非农业劳动生产率却下降了,因为资本回报率降低,而生产效率较高的公司很难被吸引进来。
 
  这并不是要淡化农业快速增长的重要性。研究表明,农业不仅在非洲发挥了关键作用,而且还推动了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变化。多样化的非传统产品和新生产技术的使用可以将农业活动转变为准现代生产。但这一过程能在多大程度上提振经济?答案还是有限度的。在一定程度上,由于农产品需求的低弹性,农业劳动力的外流是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结果。释放的劳动力必须被现代活动所吸收。如果这些现代部门的生产率没有增长,那么经济增长最终将停滞不前。
 
  在人力资本和治理稳步改善的背景下,低收入的非洲国家可以在未来保持适度的生产率增长。与富裕国家收入水平的持续趋同似乎是可以实现的。但有证据表明,最近快速的结构性变化带来的增长率是异常的,而且可能不会持续。(熊一舟/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581期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