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评论汇编》:欧洲真正的威胁来自内部

作者: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联合创始人和理事 马克·莱昂纳德

 
  近年来,欧洲危机愈演愈烈,欧洲何去何从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2017年12月4日,美国《评论汇编》杂志刊载了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联合创始人和理事马克·莱昂纳德(Mark Leonard)的文章,深入分析了欧盟内部的社会裂痕及其解决方案。
 

WDCM上传图片

 
  欧洲内部深刻的分歧日益威胁到欧盟所赖以维系的价值纽带。2015年难民危机期间,许多评论家看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欢迎文化”与匈牙利总理维克托·奥尔班的“种族纯洁”之间的差异:西欧的桥梁相对于东欧的隔离墙。
 
  但欧洲统一的另一个威胁来自于个别成员国内部。在德国,默克尔旨在组建三方执政联盟的谈判以破裂告终。在荷兰,总理马克·鲁特在三月份的选举之后,耗费了208天才组阁成功。在波兰,白人民族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在华沙街头进行了大规模游行。
 
  哪一个鸿沟更大,是成员国之间的抑或成员国内部的?这个答案很重要。如果欧洲最大的问题是成员国之间的分歧,那么具有自由主义倾向的国家,如法国与德国,可以尝试影响非自由国家内部的权力平衡。
 
  每一个欧盟成员国在入盟时都同意接受一套自由民主标准。但随着时间推移,匈牙利政府和波兰政府决定不再遵守规则。解决方案之一可能是创建一个能带来更大收益的“小俱乐部”。加入这个俱乐部的国家将同意一套新的规则;违反规则的国家将被排除在外。
 
  但是,只有当成员国之间的分歧成为最大问题时,这一解决方案才能起作用。而关于成员国内部的分歧解决可以参看德国。在2017年9月的联邦大选之后,默克尔开始尝试联合中右翼基督教民主联盟、基督教社会联盟、自民党以及左翼的绿党。但她能否弥合国内的分歧,还有待观察。
 
  以英国为例,52%的选民选择离开欧盟。现在英国正滑向孤立主义与排外主义,但是它的领导人不断向公众宣称,英国靠自己会更好。对于那些相信这一观点的人来说,英国丧失对欧盟决策的影响力似乎并不重要。而实际上,这一决策会影响英国的经济环境。
 
  另一方面,法国拥有一个新的亲欧总统马克龙。然而法国并不比英国更国际化。在2017年第一轮法国总统选举中,玛丽娜-勒庞等掀起的本土化运动为他们赢得了46%的选票,堪比英国脱欧。
 
  欧盟既是一个国家联盟,也是一个公民社会。这意味着国内裂痕与国家间外交分歧一样重要。
 
  打造一个灵活、多层的欧洲可以解决短期问题,但也会带来新的危险。毕竟,大多数欧洲国家,无论处在哪一层次,都可以通过一次大选或公投,选择参加或退出更深层次的一体化。今后,不能排除勒庞被选为法国总统,或持疑欧立场的五星运动党在意大利上台的可能性。同样的道理,相对更温和的公民纲领党也可能会在波兰重新掌权。
 
  应对成员国内部社会分裂的挑战并不容易。这是一个涉及到民族身份、历史与地理因素的深层次代际问题。没有快速的体制性解决方案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刘丽坤/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0期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