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国家利益》:美国需要新的亚洲叙事

作者:理查德·方丹 丹尼尔·克里曼

 
  特朗普主政一年后,美国对亚洲政策仍未成型,其何去何从备受国际社会关注。2018年1月13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刊载了美国新安全中心主席理查德·方丹(Richard Fontaine)和美国新安全中心亚太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丹尼尔·克里曼(Daniel Kliman)的文章,深入分析了特朗普政府对亚洲政策的未来走向。
 

WDCM上传图片

 
  在特朗普就任总统一年之后,特朗普政府开始着手构建针对亚洲的战略叙事。这是不同寻常的:奥巴马用了近3年时间才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尽管小布什成功地提升了美国与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但他从未清晰地表述过他的亚洲战略。特朗普政府的政治直觉是正确的。鉴于亚洲国家对美国在亚太的地位、美政府的经济哲学以及美国发挥领导作用的意愿抱有疑虑,这将有助于美国阐明它如何看待亚洲,以及美国在亚洲角色的总体构想。
 
  然而,构建新的亚洲叙事仍是正在进行中的工作。特朗普政府对军事实力的强调是较为清楚的,但在新的亚洲叙事中,经济因素仍然不足。虽然它对中美竞争的关注值得称道,但仍然存在很多不足。美国与亚洲的接触应该建立在超越零和竞争以及经济民族主义的基础之上。
 
  回溯过去,虽然奥巴马政府的亚洲政策交织着成功与失败,但它成功地推出了有关美国致力于接触亚洲的总体愿景。奥巴马政府的亚洲叙事涵盖了一系列外交、政治与军事倡议,这使得美国高层领导人可以清晰地传达美国对这个世界上最具活力地区的持久承诺。奥巴马的亚洲叙事表明了美国接触亚洲的长期意愿,成功地安抚了其亚洲盟友。
 
  特朗普2017年11月出访亚洲及12月发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提供了关于特朗普政府亚洲政策的最清晰线索。新亚洲叙事中最有前景的元素当属对“自由开放印太”的言辞强调。这一概念传达了美国对亚政策所需的地缘扩张,并可以与美国捍卫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愿景相衔接。然而在经济层面,无论在特朗普的亚洲之行中,还是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特朗普政府一直坚决反对广泛的贸易自由化。这难以与横跨两洋之“开放”区域愿景相协调。
 
  但表述令人信服的亚洲叙事的机会仍然存在。它应当始于基于规则且拒绝强权即公理的地区秩序,避免排他性的贸易集团,并允许亚洲民主国家的繁荣。特朗普政府应将这一动议与在关键多边论坛中设定议程的外交工作结合起来。在经济上,退出TPP、重新谈判美韩自由贸易协定及反对区域协定等,已大大限制了其贸易政策选择。假使特朗普政府的贸易哲学近期不发生变化,它应多加关注亚洲经济议程的其他元素,比如互联互通、投资与创新。
 
  这些举措符合美国致力于促进亚洲稳定、繁荣与民主的叙事。它们将表明美国对其领导能力的信心,以及致力于与其伙伴国建设一个自由开放印太地区的愿望。 (刘丽坤/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4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