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评论汇编》:经济复苏难以扭转民粹主义

作者:智利前财政部长、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教授 安德烈斯·贝拉斯科

WDCM上传图片

 
  近年来,民粹主义的崛起使世界各国颇受震动。民粹主义的根源究竟是什么?众说纷纭,见仁见智。2018年1月25日,美国《评论汇编》杂志刊载了智利前财政部长、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教授安德烈斯·贝拉斯科(Andrés Velasco)的文章,深入分析了经济复苏与民粹主义之间的关系。
 
  正如2018年达沃斯论坛上专家所预期的那样,市场上充满着希望:世界经济正在走向平衡且可能持续的复苏之路。随着经济的好转,政治风向也会好转吗?对于把全球民粹主义激增看作是全球金融危机余震的人来说,答案是肯定的。随着失业率下降和中产阶级收入增加,民粹主义的诱惑将会消亡。
 
  但如果问题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当政的民粹主义政治家和主张脱欧的保守党将会把复苏归功于自身,从而增强其政治实力。但这只是一个短暂的现象。
 
  在过去的几年中,从经济角度解释民粹主义的人与从政治和社会角度解释民粹主义的人展开了激烈辩论。经济解释强调,在经济不平等加剧和中产阶级收入停滞不前的世界里,如果愤怒的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选民转向支持那些承诺扭转这一趋势的政治家,没有人会感到惊讶。
 
  这个问题远远还未解决。但即使经济解释是正确的,那也并不意味着目前的全球经济复苏将带来很大的政治效应。即便最近的资产价格上涨预示着任何趋势,这也只是昭示着增长可能会再次不成比例地增加前1%收入人群的财富。
 
  即使在收入分配好转的最好情势下,所有经济学家也一致同意一点,即变化将积极却缓慢。正如较保守的经济学家所说的,即使经济复苏能带来水涨船高的效应,它也难以使所有船只摆脱民粹主义风暴。
 
  这是因为助推民粹主义的许多因素是非经济的。第一个证据是,民粹主义政党在经济表现相对强劲的国家也获得了大众支持。在诸如德国和瑞典这样的发达国家,与诸如菲律宾和土耳其这样的新兴市场国家,都是如此。
 
  有两个因素促成了近期民粹主义的回潮:加速的文化和社会变革,以及民众对政治精英腐败的感知。社会学大师,如格奥尔格·齐美尔和埃米尔·涂尔干,早就担心由传统向现代社会的过渡会破坏传统的支持结构,使个体感到孤独和悲伤。异化是现代化的结果,而不是其缺失的症状。
 
  早期的教训是,民粹主义在身份来源(阶级或国家)被削弱的环境中蓬勃发展。在富裕国家,这种削弱是由于文化全球化和大规模移民而发生的;在新兴国家,传统角色和价值观正在屈从于快速的工业化和崛起的中产阶级。
 
  在过去几十年间经济快速发展的拉美国家中,人们告诉民意测验者,他们比父母生活得更好,他们希望子女还能更好。然而他们同样说,他们感到孤独和不公,声称对民主政治感到幻灭。这使我们认识到支撑民粹主义的关键因素:政治精英合法性的下降。如果不诉诸美国公众的感知,即政客依赖于银行家的“献金”,那就难以理解特朗普的崛起。
 
  这一切都不会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而改变。我们需要的是政治领导力,即帮助人们理解他们正在经历的变化,以及在金钱和政治之间建立隔离墙,并利用技术来增强民主问责制,促进公民参与。     (刘丽坤/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7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