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国家利益》:发展全球卫生事业对美国来说是好事

作者:乔治敦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资深特聘学者 马克·勒冈

WDCM上传图片

 
◤多年来,美国以其对全球卫生的关注树立起了超级大国的慷慨形象。但自2010年以来,美国在这方面的投资就停滞不前。而在2018财年预算中,特朗普政府更是大幅削减了国际援助及外交开支预算,其中“全球卫生拨款削减22亿美元”,引发热议。实际上,美国的全球卫生援助不仅极大促进了全球卫生事业,而且对美国的国家利益也至关重要。美国《国家利益》杂志2018年1/2月刊登载了美国“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之友”组织首席政策官、乔治敦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资深特聘学者马克·勒冈(Mark P.Lagon)就此的评论文章,对美国全球卫生事业的积极意义给予了高度肯定,并对现有政策进行了详细分析。
 
 
 
●全球卫生计划利人利己
 
  美国政府是全球疟疾救援的最大捐助者,也是抗结核病和艾滋病项目的最大捐助者之一,其中包括颇见成效的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总统防治疟疾项目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结核病防治项目。此外,由美国推动的多边合作也催化和补充了这些双边项目,如全球基金(the Global Fund)。美国的支持和努力成效明显。如今,全球新增艾滋病毒感染人数下降了34%,与艾滋病相关的死亡人数下降了27%;结核病死亡率下降了50%以上,每年下降1.5%。2000年以来,通过推广经杀虫剂处理过的安全蚊帐,疟疾导致的死亡人数也减少了一半。
 
  华盛顿一直以来都是捍卫全球卫生的领导者。除全球基金外,美国还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来对抗世界范围内的流行性疾病。2002-2016年间,全球基金支持的项目拯救了2200万人的生命,测试和治疗了1740万例结核病,提供了7.95亿经杀虫剂处理过的蚊帐,保护人们免受疟疾的伤害。
 
  美国处在控制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这三种疾病的最前线。这向全球传达了善意,也为美国自身带来了益处。疾病无国界,在一个旅行和迁徙不断加速的世界里,国际卫生安全已成为关乎美国自身繁荣和安全的头等大事。此外,鉴于经济活力与人口健康之间存在很强的相关性,投资抑制这三种疾病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利益,同时也利于改善美国的对外关系。
 
  如今,消除这些流行性疾病成功在望,在此时削减资金将会产生灾难性的影响,因为耐药性疟疾和结核菌株正变得越来越普遍,许多国家因为有更多的青年人口进入青春期而面临艾滋病毒暴发的风险。为了美国公民的安全,为了维护国际社会的稳定,美国的最大利益是继续而不是放弃对抗这三种疾病。
 
●疾控是国家安全问题
 
  当提到什么最可能威胁国家安全时,许多美国人会想当然地认为是核攻击或恐怖主义行为。然而,传染病的全球传播却是最可能发生的灾难,或将导致全球超过上千万人的死亡。
 
  1918年的流感感染了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导致大约5000万人死亡,其在历史上造成的死亡人数比其他任何传染病都多,比20世纪所有战争导致的死亡人数总和都多。这一危险并不只是遥远历史,恰恰相反,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和个人跨国行为的增加,全球卫生无可争议地成为一个令人瞩目的国家安全问题。每年有8000万人访问美国,2016年有7700万美国人出国旅行。此外,全球卫生安全不仅关乎美国国内人口,对生活在境外的美国公民来说也是一个问题,这包括30万军事人员,还有100万在其他公共和私人部门工作的人员。
 
  国家安全不再仅仅是针对重大军事威胁或敌对政治议程的问题。2000年,联合国安理会正式将“艾滋病毒/艾滋病”列为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而不仅仅是对公共卫生的威胁。已故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认为,艾滋病毒不受控制地蔓延,可能摧毁经济增长,并压制政府能力。
 
  美国有先进的卫生系统和可靠的疾病监测项目。然而,境外流行性疾病会对美国的安全造成直接威胁。与一、二十年前相比,世界范围内的旅行和移民已大大增加,疾病传播加速,病原体可能被武器化,严重的疾病负担会削弱国家的社会、政治、经济和军事基础,甚至破坏整个地区的稳定。许多国家不能单方面地保护其人民免受疾病传播的危害。这些都会威胁美国个人、企业和民间团体数十年的对外投资。这也是不能把全球流行性疾病仅仅看作是人道主义问题,而是国家安全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削减抗击国际传染病的战略投资,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未来的财政损失:由于疾病的快速传播以及病菌耐药性的发展,以后将会需要更多资金来控制其死灰复燃,而最初支付的数十亿美元投资就打水漂了。
 
  如果没有美国的投入,传染病的威胁只会增加,并将进一步拖累全球卫生系统和经济。帮助控制国际传染性疾病的传播是符合美国自身利益的。
 
●投资卫生加强美国软实力
 
  全球卫生投资加强了美国作为世界秩序保护者的角色,美国因此获益匪浅。例如,由于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小布什在总统任期内面临诸多批评,但通过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受援国对美国的支持率达到了68%,这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表现得尤为明显。
 
  非洲国家经济增长的潜力巨大,农业、自然资源、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都有待发展。非洲仅海洋区域就有1300万平方公里,限于基础设施和资源勘探条件,基本没有被开发。最重要的是,非洲大陆的潜在经济发展将对非洲人民大有裨益。这也意味着将给世界其他地区提供机遇:劳动力、资源与销售带来的经济红利。这对美国和中国都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中国已在非洲采取了积极措施。2003年,中国对非洲的投资援助总额为7000万美元。之后,北京承诺向所有非洲国家提供600亿美元贷款援助。随着援助增加,经济互动更为频繁:非洲对中国出口额在1998-2010年间增加了6倍,而对美出口额增长了5倍。若华盛顿继续推进卫生投资,特别是加强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艾滋病毒、结核病和疟疾流行病防治,它将会在非洲大陆上保持一种重要的影响力。但是,一旦美国放缓其在卫生方面的投资,其在非洲的经济、外交和战略影响优势也将失去。
 
  特朗普政府和众议院共和党人已经提出,要重视硬实力建设。然而,重要的是要使美国的“工具箱”多样化,以提高美国的海外影响力,而这并不是以牺牲其他有价值的手段为代价的。美国要加强使用软实力的能力,并更好地将其与硬实力相结合。尤其是,不能过多地依赖军事力量和投资,而闲置软力量。支持全球卫生安全和发展可以促进美国的利益和影响,应该给予优先考虑。
 
  投资全球卫生不仅仅是加强美国国家道德认同的途径,而且会产生实实在在的积极回报。这种回报包括美国公民在国内外的安全——避免动态的传染性疾病侵害。通过这样的投资,美国可以加强其经济和外交实力,改善与战略伙伴的关系,同时为这些国家,包括美国自身在内,提供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和人力动力。
 
  管理传染病需要美国维持有效的双边项目,并支持如全球基金这样的多边机构。全球基金负责支持47%的艾滋病毒治疗、65%的疟疾治疗和84%的结核病检测与治疗。它的目的、影响和模式正是美国应该努力的目标和方向。
 
  在传染性疾病方面,全球繁荣和安全是由其最薄弱的一环决定的。如果没有适当的监测、预防措施和治疗方案,疾病爆发将跨越国际边界。如果美国失去了全球卫生的领导地位,那么美国的前期投资就是浪费。而投资全球卫生已经通过实实在在的数字证明了其巨大的经济价值,并在过去20年里获得了单一领域最成功的软实力影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吴学丽/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8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