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评论汇编》:进行中的国际合作2.0

作者:牛津大学布拉瓦尼克政治学院院长 恩加拉·伍兹

  美国的国际影响力正在下降。这一方面与美国自身政策和发展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其他主要国家影响力的提升以及各国寻求新的合作模式有关。2018年2月20日,美国《评论汇编》发表了牛津大学布拉瓦尼克政治学院院长恩加拉·伍兹(Nagire Woods)的文章,对国际合作新形式进行了分析。
 

WDCM上传图片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引导国际秩序的中坚力量。如今,这个国家却在向世界推销“美国优先”政策。然而,与此同时,一种新型国际合作模式正在悄然形成。
 
  经济政策上,美国财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2018年达沃斯论坛上提出,美元走弱可以刺激贸易增长。但实际情况却是,美国一直以来都在依赖美元的强势地位。如今美国国内财政赤字还在日益扩大,这时提出美元走弱观点无疑是愚钝的,也背离了美国坚持基于规则的货币体系,以及遏制竞争性货币贬值的承诺和决心。
 
  外交政策上,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赞同复兴门罗主义以压制中国日益强大的影响力。而美国以南国家和其他承认中国影响力的国家对此却并不买账。正如一位墨西哥评论员所说,门罗主义“其实是在为干涉他国找借口”。
 
  针对134个国家的盖洛普民意测验(Gallup Poll)显示,2016年有48%的国家人民承认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但到2018年这一数字却下降到了30%。与此同时,反对美国作为世界领导者的呼声却日益增加,达到了43%。这些行为所造成的必然结果是,其他国家不再视美国为稳定的合作伙伴,更不会赞同由美国来领导世界格局与合作。
 
  当然,不能确定特朗普政府的决定是否会发生变化。正如20世纪80年代早期,里根总统在第一个任期时曾质疑当时的国际货币体系,但到第二个任期时又一反常态开始支持国际合作。虽然如今世界格局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世界范围内的合作无法实现。
 
  美国学者罗伯特·基欧汉(Robert Keohane)在《霸权之后》(After Hegemony)一书中认为,在没有霸权国家的情况下,国际合作仍会持续。他的核心观点是,创建类似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G20峰会等的国际组织需要一个清晰的领导制度。如果一国政府希望从国际体系中获利,那么它就要成为多边合作体系的一份子。
 
  2017年1月,美国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然而一年之后,协定中所包含的11个国家宣布它们将继续向前发展。同样,2017年6月,美国又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然而直到2017年年底,除美国以外的其他各国都纷纷加入这一协定。如今的美国开始被世界边缘化。
 
  当然,这也并不奇怪。许多国家开始依据国际合作开放的新格局调整本国政策,而不再是依据美国的喜好,国际组织也越来越能够包容不同的观点和利益。这样的结果便是产生新的合作组织,并改善以往的组织模式。至于特朗普政府推行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政策,最终也只能成为“美国孤立”(America Alone)。 (陈政予/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8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