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新政治家》:马克龙能否改变欧洲?

作者:布伦丹·西姆斯 丹尼尔·谢德

《新政治家》:马克龙如何规划改变欧洲

 

WDCM上传图片

 

  近年来,欧洲危机频频,欧洲究竟路在何方成为国际社会尤为关注的话题。2018年2月19日,英国《新政治家》杂志刊载了剑桥大学国际关系史教授布伦丹·西姆斯(Brendan Simms)和马格德堡大学博士后丹尼尔·谢德(Daniel Schade)的文章,深入分析了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转型欧洲远景规划。
 
  过去的18个月中,在一系列的书籍、文章和演讲中,马克龙无情地揭露了欧盟的弱点。他表示,问题在于成员国自身难以在财政、经济、外交和国防等领域享有有效的主权。而以欧盟目前的形式,它无法弥补这些缺陷。欧元并不是建立在共同议会和经济政策之上的,因此,它难以保持稳定。成员国的税收制度不协调,引发欧盟国家之间的竞争加剧,导致欧洲福利制度的基础受到威胁。
 
  虽然,欧盟制定了应对气候变化雄心勃勃的目标,但其成员国并未能履行承诺。欧洲缺少由共同政府指挥的,由成员国共同资助的一体化军队,因此,欧洲的防卫条款是不适当的。它实际上是由北约的一个军事联盟来保卫的,这个联盟的大部分战斗力来自美国与英国。欧洲的大部分区域共享同一个旅游区即申根地区,但却没有统一的边防和移民政策。
 
  马克龙提议,通过建立更大的“欧洲主权”,将主权归还给成员国的公民。他改革欧洲的具体政策建议包括:建立统一的欧洲军事干预部队,成立欧洲边防警察和支援办公室等。这些政策所涉及的范围与它们的泛欧洲性质使马克龙意识到,它们需要由欧洲财政部长监督并由欧洲议会严格控制的共同预算。鉴于提案涵盖的政策领域以及为实现这些政策所建议设立的机制,这相当于把现在的欧洲联盟整合为统一的欧洲合众国。
 
  在马克龙的远景规划中,建设新欧洲的共同路线图将在愿意参与这一进程的国家人民中进行讨论,并在2019年欧洲议会大选时把这些讨论考虑进去。最终,这个愿景表明,如果一些成员国不愿意参与这一进程,它们将不必参加新联盟,但仍是欧盟成员国。
 
  但是,马克龙的愿景面临着国内、欧洲以及全球层面的障碍。在国内,他的计划是对法国民族主义的根本挑战。严肃的反对往往集中在他的国内政策,一旦人们意识到这些想法的核心,便会有激烈的争议。
 
  在欧洲,马克龙的计划与欧盟及其成员国面临的现实和政策倾向有着根本的不一致。“多速欧洲”这一概念引起了东欧国家的不安,鉴于东欧自由民主国家的缺陷,它们无疑将会被留弃在欧洲一体化的慢速轨道上。而且,马克龙的计划也可能会影响欧盟与英国脱欧协议的达成。
 
  在全球层面,马克龙的欧洲主权观念也面临着一个不确定的未来。美国与英国的支持不能被视为理所当然。二战后第一次,美国政府不再被想当然地视为值得依赖的保卫欧洲的力量。
 
  欧洲的共同命运感仍然很弱,共同的观念也往往遗失在语言的转译之中。马克龙将不得不与积极分子和其他领导人一起钩织一个新的共同叙事。为获成功,马克龙总统将不得不既要激励欧洲人,也要“恐吓”欧洲人,在给他们一个“希望计划”的同时,也给他们一个 “恐惧计划”。  (刘丽坤/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598期7版